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吻我,宝贝 (童话架空,完结篇

8.


婚礼之前的几天,一时有短暂的阴雨,一时风和日丽。


“利威尔懂的好多。”艾伦坐在红绿格子的垫毯上,扬着头看向利威尔,“树木、精灵这样的东西,我从来没有在意过。”黑发男子盘腿坐在不远处的草地上,面对着花园里修剪整齐的灌木,说:“……你要是没有满脑子想着谈恋爱和换衣服,就会懂了。”


艾伦笑起来,开口讲述自己从小到大被管束和教育的经历。利威尔听着听着就皱起了眉,他斜着眼睛盯着远处。身下绿亮的草坪质感良好,身后艾伦王子的视线大概也差不多,细细绵绵薄薄一层,柔软却带着力量。...


【艾利】吻我,宝贝 (童话架空,R18短篇 ⑦

6.5


—艾伦,你是否愿意与利威尔成为爱人,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利威尔,你是否愿意与艾伦成为爱人,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我愿意。


假使是梦,一生也不愿醒。


7....


【遥真】简单哲学

一.


遥一直喜欢夏天。


从地面一路闹起来的颜色,花花草草,灌木高树,蒸腾着暖湿的热气。路阶上的缝隙里挤出一小排一小排无名的杂草,夜晚的蝉噪声方向不明、轻而清晰,像是各个角落都争相冒出一些生的气息。空气发闷,却带着轻快。


水似乎是最为缺少的东西。汗淋淋的颊背、湿漉漉的冰淇淋盒子,干渴的触感到处可见。可是对于遥来说,夏天最不可取代的意义就在于水。


凉薄通透的东西,似乎无力绵软,却带着自己的脾气。接触到水的那刻,似乎身体某个部分就与水相通了,从身心深处流泻出一股满足感。无法驾驭……却可以融在其中,无偿地享受。


水…...

【艾利】赔偿义务人 (已完结)

R18短篇

谨以此文,献给:KK,诹刈,阿串。


黑咖啡,干涩带香。


利威尔坐在酒店里看着渐暗的天色,百无聊赖地发着呆。他手里的骨瓷杯还冒着水热汽,黑棕色的稀薄液体散发着美式咖啡特有的味道,这个味道总是让他想到刷锅水。天知道为什么那个小鬼这么喜欢。利威尔淡淡地尝了一口,啧啧两声。


案子已经结束,这一趟半月有余的出差总算进入尾声。利威尔换了一个姿势架起腿,背脊和肩膀的隐隐酸疼昭示着身体的疲惫。


“利威尔,这是要过劳死的征兆。”艾伦总是这么跟他说表情认真,毫不容怀疑。利威尔的垂着眼睛盯着那杯...

【艾利】吻我,宝贝 (童话架空,R18短篇 ⑥

六.


这是王宫。


利威尔从下马开始就心情莫名。


艾伦王子在他身右,阿明·阿诺德在左边。其余的人在进入室内前一刻就停下了脚步。立在殿外目送剩下的三人走远。


利威尔难得对周遭情景有一些兴趣,却没有时间在任何房间逗留。 从侧厅进入,一路走过画廊和音乐厅,眼神匆匆划过门雕塑像彩壁和玻璃,甚至来不及看清墙上挂着的画。“这是最短的一条路,直通王子位于西翼的房间。”阿明在身边平静地解释。


利威尔扫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身边的艾伦,没有说话,眼神有些出神地盯着...

【艾利】吻我,宝贝 (童话架空,R18短篇 ⑤

 

五.

在站稳那刻,开心得冲昏头脑的艾伦伸出双臂,带着热切想拥抱对方,却被无情地躲开了。“……别。”利威尔的声音不高,认真又别扭。两个人站在玫瑰堆旁,对视一眼。艾伦怔了一怔,“我只是想抱抱你……”被更决绝的目光拒绝。利威尔缺乏表情,低头收下了床单被套,迈步走进了房间。落败的求爱者只能惋惜保持距离,也走了进去。

对自己的房间毫不上心的王子,盯着利威尔的房间仔仔细细看了一圈又一圈,摆放的书和物品都再三打量,边边角角都不放过。目光安静地游走,像是另一种触碰。这里整洁程度完全超出艾伦的预计,甚至带着不能冒犯的拘谨。简单而干净……就像利威尔。王子勾起了嘴角,忍住了翻看书册和拥抱书册主人...

【艾利】吻我,宝贝 (童话架空,R18短篇 ④

四.


利威尔没有下楼去吃晚饭,他知道餐桌上的话题他不感兴趣,会充斥着某一个名字。


他仰面躺在床上,架着腿有些出神,慢慢地在自己的眼前伸开一只手掌。五根手指,他天天见到。一,二,三,四,五,拇指,食指……一个一个动过来。


他知道了吧?已经知道了。利威尔在心里自问自答。他敏锐的神经试探到了这个有些难堪的事实,淡淡地露出一丝嘲讽。


纪念……他们肯定会卖了那只鞋子,水晶鞋本身就名贵。不可能收作纪念,利威尔肯定地作了判断。只是他猜德洛尔的戏法维持不了那么久,恐怕他们要失望了。


艾伦·耶格尔转身过...

【艾利】吻我,宝贝 (童话架空,R18短篇 ③

三.

经历了一整个绝望的早晨,艾伦站在了一幢平淡无奇的房子前----看得出财力,但在王子心中并不算什么。阿诺德家族的幼子是他的贴身随从,拖着红缎面的方盘,上面立着一只无人认领的水晶鞋。

他们列着整齐的队伍,踏步走去立在了前厅。王子换下了白色的礼服,穿着米色的正装,金色的勋绶似乎自带亮光。出来迎接的一家人表情虔诚,笑容灿烂。父母,和三个女儿。高高矮矮,形容却相似。

艾伦第一眼看去就知道,这里面没有那个紫裙姑娘。他的眼睛微微黯淡了下来,只能失落地振作起来,礼貌应对。“艾伦·耶格尔。”微笑着叫出自己的名字,然后接受了所有的欢迎礼仪。那三件花哨的礼服都镶着蕾丝边,艾伦目光平静地扫过她们的裙摆,又打量了一下整...

【艾利】吻我,宝贝 (童话架空,R18短篇 ②


二.

从前,有一个富人的妻子得了重病,在临终前,她把自己的独生儿子叫到身边说:“孩子,妈去了以后会在天上守护你、保佑你的。”说完她就闭上眼睛死了,她被葬在了花园里。小男孩是一个沉默少言的人,没有哭泣。冬日至,大雪为他母亲的墓盖上了白色的毯。春意融,太阳又卸去银装素裹。冬去春来,人过境迁,他爸爸又娶了另外一个妻子。

男孩渐渐成熟,他对继母和随她而来的三个妹妹没有一点热情。父亲试图跟他沟通,但是他的心门紧锁。妹妹们对他冷嘲热讽,因为他并不高大英俊,也不能言善道。他不参加舞会和社交,在继母和妹妹们花枝招展地走出家门时,他只是冷淡地把自己锁在房间。

没有心爱的姑娘,没有亲密的家人,他的父亲很担心。但是这个已...

【艾利】吻我,宝贝 (童话架空,R18短篇 ①

一句话简介:


在花丛那边,王宫里面,有一个睡王子,他英俊又温柔,他爱着小矮人。


一.


    曾经有个时代,不是你的时代,也不是我的,但那是一个非常好的时代。


春末近夏,花树满枝灿烂。王宫的高墙下围着厚重而艳丽的花墙。粉团蔷薇层层叠叠,黄蔷薇色淡香浓,栀子花嫩白,刺玫花桃红,织成了一片浓郁的海。阳光投入精致的宫殿,让金碧辉煌的王宫有一种灿然的明亮。


王宫近日并不安宁,大家忙忙碌碌,在厨房...

下一页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