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领巾后的秘密(ABO,怀孕生子梗A TO Z 已完结

→还是希望给不看这部分的菇凉留下无尽想象空间,不默认他们旅行的后续发展就是如此

→ 以A TO Z这种老掉牙的形式写QAQ,更新会一直编辑这篇,不发表新的文章


--------------------------------------------------------------------------------------


关于孕期和孩子的A TO Z


Awash  被淹没


那是一个平常的早晨,海鱼烤得金黄油亮、面包散发着奶香。艾伦整齐地收拾完毕,和乔治安娜互换了“早”。


利威尔没一

【艾利】领巾后的秘密(ABO,R18,中 番外④


四.

艾伦的海

一个礼拜后的艾伦·耶格尔子爵依旧没有亲卫队,没有荣幸拥有一支接受过利威尔阅示的私人军队。但是在多时的游说之下,子爵大人获准得到了一支探险队伍----船员为主,还有一些矿工,二三学者,当然,还有王城驻卫荣誉总领。

这支队伍的目的并不明确,唯一的方向是顺着举国最长的深水河一路向南,希望可以通往海洋。

艾伦和利威尔在阿明的建议下定制了许多不易虫蛀发霉又轻便整洁的衣物,然后给乔治安娜添置了一整套适宜出游的行头。整装之后,带领数十人,从原WALL SINA处出发。

送行那天,半个城的百姓都围在河道边,闹闹哄哄的欢呼响成兴奋的浪潮。春的风掠起一阵轻快,轻薄的衣物和微暖的天色让人心情愉悦。...

【艾利】领巾后的秘密(ABO,R18,中 番外③

番外三


利威尔的花园


乔治安娜一直很喜欢这幢房子的草坪。虽然利威尔总是挑剔这里不平整,那里有落叶,石板缝里杂草太高,但是乔治安娜从来不介意,在她看来一切都好。她可以沿着草坪跑得很远,然后回头看变小了的房子。冬日将逝,草皮仍泛着黄,将秃未秃,但是好像隐隐地攒着小小的绿。


其实在房后还有一快应该用作花园的圃地。搬进来之前已经整整齐齐地翻修整理过,只留了一小片玫瑰。艾伦和利威尔都没有在意过。只有乔治安娜曾经摘过----挑拣冬日里非常难得的半开花苞,随意配上其他地方的野花,凑成...

【艾利】领巾后的秘密(ABO,R18,中 番外②

番外二


一片生菜和一条毛巾


艾伦最近很苦恼。


在王城待了两日,就搬进了新居,整个过程顺利至极。乔治安娜围着房子跑了好多圈,开心地想去草坪上滚两圈,却被利威尔一个眼神盯得放弃了。


这之后,利威尔拒绝了所以宴请和酒会,所有慕名而来的崇拜者都被冷冷清清地拒之门外。艾伦被迫参加了一些社交,都尽量避免了晚餐时间。


这相安无事的一个礼拜看起来和谐得很。乔治安娜天天从花园跑到阁楼,再从阁楼奔去花园。利威尔把大把时间花在了厨房:如何把柜子里的...

【艾利】领巾后的秘密(ABO,R18,中 番外①


番外四部曲,一

一个姑娘和一个姓氏

落地镜子很大,漆木镜框因为明亮的日光泛着亮色。它摆在这样一个小巧精致的房间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镜子前的人已经站了许久,荷叶边衬衫、白鼬衬里背心、绑腿裤、轻薄却相当保暖的大氅,一件一件仔细整理好,然后理了理已然整洁非常的黑发。利威尔一边扣袖口一边盘算。

这是战争结束的第二个月。艾伦一个月前还在WALL MARIA附近驻扎。而他们,已经十七个月没有见过了。

捷报频传,关于艾伦的也不少,他在前线是个人人称赞的战争英雄。但是自己……住在这样千篇一律的公寓里,见千篇一律的人。偶尔可以见埃尔温,但是,利威尔维持着面无表情,埃尔温也...

【艾利】领巾后的秘密(ABO,R18,中 ⑨完结


十三.

从找她的频率来看,韩吉知道最近利威尔不太对劲,生理意义上。但是她已经放弃了进行正常的对话询问----找死吗?她对自己做了一个夸张挑眉嘲讽表情。

作为吃药不需要叮嘱、“病情”自己清楚的“病人”,利威尔不需要韩吉的任何担心。只不过,太好奇了啊,太好奇了太好奇了这可怎么办。韩吉坐在实验室的椅子上,两脚架上木桌,撑着椅子一晃一晃。

是个年轻的Alpha……她无意识地盯着自己的腿投下的阴影。非常年轻,很有力量,荷尔蒙的味道强烈,说不定还没有被抑制剂完全磨去。第一次找上门来的利威尔,有着相当迷人的气息呢。韩吉眨着眼睛笑起来。

埃尔温曾在猜测的范围之中,一个强大的Alpha。可是,这...

【艾利】领巾后的秘密(ABO,R18,中 ⑨


十二.

晚饭之后的休息,艾伦捂着阿明给的毛巾站在室外风口。

秋日已沉,夜色已浓,空气里凉意四渗。艾伦有意地把毛巾摁进伤口,疼地嘶嘶抽气,呼出的热气有些泛白。

是有些冷了啊,艾伦心想。虽然他脸颊上伤口的火热仍在抽痛。

三笠和阿明在灯火通明的大厅里讨论韩吉送来的药,阿明自从那次事故之后比原先更谨慎。艾伦无奈地揉动着自己的脸颊,用舌头一遍一遍舔着疼痛的牙齿。偶尔揭开毛巾,让发烫的地方浸入夜风。静静地发着呆。

“就这么痛吗?”凉凉的声音从他身侧传来。

艾伦惊了片刻,抬眼看到利威尔站在不远处的墙边。

艾伦一下笑了起来,猛地扯动伤口又一阵痛,龇牙咧嘴走向利威尔,颇为滑稽。利威尔没什么表情,看他捧着半边脸要笑不敢笑的样子

【艾利】领巾后的秘密(ABO,R18,中 ⑧

十一.


韩吉上上下下打量着利威尔,用视奸程度的眼神愉悦地检视之后,还抽着鼻子闻了闻他,露出了满意的表情。“一切良好,药肯定都有好好吃。”


利威尔坐在椅子上夹着腿,扫了她一眼,“这个礼拜就该结束了吧。”


韩吉微妙而安静地露出笑的神色,看起来十分诡异,“对~”然后忍不住继续又开始嗅,“真可惜啊。一点都不剩了。我记得你刚来找我的时候身上的味道喔……”她咧着嘴角,“好强大的Alpha。浓郁的、毫不掩饰的强大的Alpha的气息。到底是谁呢?”


利威尔撇过脸懒得接话,他也不知道怎么接。


韩吉看他这副样子,退后了几步,开始翻弄她的药瓶...

【艾利】领巾后的秘密(ABO,R18,中 ⑦


九.

醒来的时候,艾伦像从很深的梦境里走出来,神智难以恢复清醒。他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感觉到自己仍然全身赤裸,但盖着薄被。

熟悉的场景让他知道自己还在兵长的房间里,但是……利威尔呢?

他支起了身体试图张望,然后一下子被正坐在前方的男人吓得一了一跳,脑中一个激灵。艾伦结结巴巴地开口:“埃尔温……团长。”

这个场景让他想到了地牢。埃尔温审视的目光没有丝毫移动,艾伦觉得有些尴尬。但是他深知这种尴尬是对自己和利威尔兵长的侮辱,所以维持着表情。

埃尔温来意明显,但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却出乎艾伦意料,“阿明已经好多了,基本平静下来了。”停顿,“因为淋雨生病的关系,身体无法负荷,所以没有完全进入热潮期。你可以放心。”

艾...

下一页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