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段子】【艾利】无法表白 (性转,上下两段)

【献给亲爱的阿五,生日快乐。】

【蠢,烦,没得聊,求轻点拍。】

 



  • 我就站在你门外,不是风

 

 

 

对于很多中学生来说,放学后晚餐前的时间,藏着秘密。

 

 

 

艾伦躺在床上,手臂上伸垫在脑后,高高地架着腿。他舔了舔嘴唇,尝到了干涩的甜腥。干裂了吗?他把湿润的舌尖抵在那道小小的口子上,按出一阵轻微的刺痛。

 

这是冬天的味道。他不着边际地想着。

 

室内暖融融的温度完全不同刚刚回家时的严寒,白汽让窗户朦胧得不辨色彩。这样的感觉莫名有些闷,艾伦伸手碰了碰自己的脸。手掌和侧颊同样干燥温热,甚至发着烫。

 

“啊……”他一手拍在自己脸上,闭眼皱起了眉,要笑不笑、又懊悔又尴尬。手机在桌上突然震动起来,不停闪着光。

 

艾伦瞥过一眼,没打算接。大概就是……知道他要去表白的人。你到底了说了什么?她是什么表情?怎么回答的?有没有很惊讶?她是不是谈过恋爱啊?好多人的声音叠在一起嗡嗡响。

 

这样一想,绕在脑子里隐隐希冀又烦躁不安的感情就更难耐了。艾伦用力地用手掌掩着脸,觉得心跳得很快。“……天哪。”

 

校服外套在椅子上乱糟糟地堆着,绒线背心扔在床头,只剩下衬衫和长裤贴着艾伦的身体。白色的衣角被压在身下,皱成一团。

 

 

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艾伦你到底有什么事?”衣着单薄的黑发女生踩在高处的台阶上,细细的腿裹在长袜里。她挑着眉,眼神像看儿子一样又烦心又耐心。

 

艾伦站在低处,手捏住着扶栏,明亮的眸子里映着她的身影。

 

 

 

 

同校的高中部的学姐,从小认识的姐姐。成绩好、成绩好、成绩特别好。是像童年偶像一样的人物。

 

更小一点的时候,艾伦一度不及她肩膀高。偶尔见面还掀过她的校服裙子,抢过她的书,但是恶作剧之后没跑几步就会被抓住。

 

“天知道利威尔怎么能跑那么快!”小小的艾伦卷着裤脚坐在草地上,递给三笠一朵捏折了的小花。身边的女孩皱起一张稚嫩的脸,扁嘴的表情一瞬即逝。“再过两年,我一定比她快。”

 

再过两年,艾伦还是不知道三笠和利威尔谁更快。但他不再喜欢草坪,也不敢再掀裙子。男孩子的羞耻心似乎在某一刻突然成长起来,从无知活泼变得懵懂收敛。

 

然后又有什么微妙柔软的力量,让某些东西变了质。且这力量不知来处,像是时间所做的透明丝线的刺绣。

 

 

 

 

楼梯上的对峙,看起来只是艾伦一个人的斗争。特地闯入高中部的初中生VS初中生喜欢的高中学姐。

 

 

利威尔动了动眼神,细眸子相当冷淡。“说话啊!”声音不高却很有力量。

 

艾伦觉得自己像只披着厚皮的动物,被这一句话惊得背上毛发直立,不知道怎么接话。“哎?”他眨了眨眼睛,挠了一下额角。长长的手指做这个动作倒挺好看。

 

阿明知道,三笠知道,几乎全班都要知道了:艾伦·耶格尔今天要表白。如果现在退缩……似乎说不过去。棕发少年浅浅地咬了咬牙。

 

“我……”第一个音就抖了一下,怎么样也接不出“喜欢”这个词。独处的时候那份不可抑制的兴奋心情此刻在心里抽动。莫名地对这个姐姐般的人物有了一丝愧疚。

 

利威尔抿起了唇线,像无数次说“笨死了”“脏死了”之前一样,“闯什么祸了?”一句话冰冰凉,她觉得自己戳中了对方的要害。

 

 

艾伦又“哎”了一声,眨了眨好看的眼睛。他发誓时光倒流自己绝不会这么说,但是他急于否认之下随口扯出一句,“不是!不是……”顿了一顿,“我只是想找你陪我看电影。”为了巩固自己的说法,他补上:“呃……就明天,明天下午怎么样?XX影院……”

 

 

利威尔对这个说法有些质疑,微微抬起下巴看着他。但她没有再说话。

 

“该回家了。”利威尔正了正背包的肩带,迈开步子与艾伦擦肩。踏踏的脚步声一直顺到了楼下。

 

 

艾伦的心跟着脚步声一路低沉,对着空白的台阶耷下了眉毛。不知道自己该为没说出口庆幸还是烦心,眉间笼着单纯却真实的苦恼。

 

 

 

 

 

空气安静地摩挲着卧室的天花板。乱糟糟的心情一下子难以理清。

 

 

“艾伦!吃饭了!”母亲的声音突然从楼下传来。

 

 

棕发少年从床上猛地坐了起来,衬衫松垮垮地挂在身上,松了两颗扣子。他伸手抓了抓凌乱的头发,踩着拖鞋拉开了门。

 

 

 

 

 

  • 雪为地扣上衣襟,却扯开了天的衣衫

 

 

 

 

星期六的早晨开始下雪,这时候天显得特别高。

 

 

 

利威尔站在影院门外的门厅里,没有暖气,却可以挡雪。她把脖子深深缩在外套里,鼻尖扣着领子。干冷的天气让她的手僵在口袋里,冰冷的触感刻着掌纹。

 

已经在这里站了不少时间,还是没有见到艾伦。“到底搞什么……”她在衣服里呵了一口气,潮湿的热度蔓延开来。僵硬的感觉缚住了神经,但是胡思乱想的念头倒窜得很快。学校,家,功课,鞋……没有意义的琐碎事情会在放空的间隙涌进来,拖慢了时间。

 

 

 

 

看电影……多久没有看过电影了。出发之前,利威尔站在衣柜前抱着手臂,左右瞥了瞥自己那一排整整齐齐的衣服。

 

不要像那帮没脑子的女人一样盯着衣服为难地发呆。她认真地告诫自己,然后“啪”地一声合上了门,眼神定定地盯住了柜门。

 

太正经不合适,太随意不合适……不过反正反反复复也就那么几件,有什么好挑。利威尔的微微挑起了眉,手叉着腰,唾弃起了自己的犹豫。

 

 

 

“明天下午怎么样?”站在低处台阶上的棕发少年眨着眼睛,他迎光,利威尔背光。他的睫毛剪着对方的影子边缘;一手捏着扶栏,一手抓着书包背带,动作带着一丝不自然。

 

 

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利威尔重复了一遍这个念头,一把拉开了柜门。眼神触到了泛光的衣架,又怔在那里。刚刚想到的那件是哪件?

 

她垮下一边肩膀,“啪”地一声又把门摔了回去。

 

 

 

 

 

“所以你没说出口。”平平淡淡的女音。艾伦猜三笠一边写着作业一边听着电话。

 

“没说出口。”棕发少年重复了一遍,声音发闷,手里不安分地转着一支笔。

 

“没说出口……”听不出什么感情,低低地拖着调子。

 

“是啊就是没说出口。”艾伦有些懊恼地停下动作,塑料笔身撞在了桌上。

 

“后来怎么收的场?”抛出一个问题。

 

毫无兴致地接过话:“后来……我随口说明天看电影呀……但是她没什么反应。”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语速快了不少,“那,你约的就是今天呀?”

 

艾伦也愣了一下,“是啊?”他似乎没有正确认识自己说出口的话,神经里扎着一条分岔。

 

三笠停下了手中的笔,盯着前方的桌面认真地开口:“可是……在别人看来……这个邀约并不是什么‘告白失败的随口替代’啊?”她避开了利威尔的名字。

 

这边的人没答上话,手攥成一团,“但她什么都没说啊,没答应我。”

 

黑发少女心烦意乱地发出一声叹息,“难道你指望她说‘好啊好啊,一起玩’吗?”

 

告白未遂的少年一下子紧张起来,坐正了身体。利威尔对艾伦一言不发的时候,大多都是默认。稀松平常的默契,在特殊的心境里遭到了艾伦的忽略。

 

 

 

 

 

利威尔在口袋里抓着手机,掌心的冷潮气紧贴着金属。打电话催人实在太……她吸了吸鼻子,薄唇在衣领后抿成一条线。

 

 

一场电影结束,松松散散的人流带着一身室内的暖意涌了出来。利威尔感受到了口袋里的震动,麻麻的震感摩擦着她的手掌。艾伦的电话……看到来电显示那刻心里突然踏实不少,没有概念的悬空等待落了地。

 

故意隔了片刻才接起来。“艾伦。”平静的声音一如往常,带着一点点鼻音。

 

“……利威尔……”那头的声音犹豫不安,“你在哪儿?”

 

利威尔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用脚尖顶着鞋尖。脚掌是暖的,脚尖却很冷。带着猜测揣摩和一点不能否认的直觉,她似乎明白过来一些。

 

一点莫名和一点恼火抓抓挠挠,最终还是克制住了开口抱怨的冲动。一手捂着手机挡住嘈杂的人声,“在家。”

 

 

艾伦听起来松了口气,“噢……好。”顿了一顿,装模作样地把话题扯到了别处。

 

利威尔无趣地应了几句话,才发现自己不必再等了。松了松微疼的脚踝,迈开了步子。

 

 

门厅的玻璃顶上已积了不薄的雪,白色的晶莹仍在细细碎碎落下来,无声无息地钻进同伴间的碎缝。利威尔的皮鞋踏进了室外的雪里,浅浅地没着一圈白色。

 

 

在艾伦寻常的话题里,她低声接过一句话:“……无聊。”那头传来的声音依然挺有活力,轻轻松松地散着阳光的味道。

 

 

归家的路上,细雪散在风里,带来天边的凉意。让人有种可以触摸高空的错觉。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0)
热度(160)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