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10 Crackfics (HP paro十题,已完)

谨以此文,献给阿里,生日快乐。





1.Adventure(冒险)

 

 

 

三个格兰芬多的五年级学生提着灯,深一脚浅一脚地并列走着。三点橘黄的火焰被夜色完美地吞没在禁林深处。

 

“被抓到了会怎么样?”阿明紧张地压低了声音,尽管谈话声音并不会被人发现。

 

“关禁闭,起码一个星期。”三笠冷静地回答了他,紧紧跟在艾伦身后。她的袖口几次被树杈扯住,钩开了几条口子,但脚步很坚定。只有攥紧魔杖的右手暴露了她的紧张。

 

“嘘……”艾伦在最前方突然停住了脚步,身后两人一齐凝在原地。不远处的黑暗里传出奇怪的声音,让三个十五岁的学生绷紧了神经。

 

“那就是巨人吗?”艾伦咽了咽口水,眼神里有紧张的兴奋。三笠站到了他身前,“是的。”她已经隐约看到了那个巨人,“坐在地上,大约十六英尺高,不是成年巨人的个头。”

 

阿明提醒她,“不要贸然地用咒语,巨人很难被击昏。如果反弹的话……”“知道了。”三笠打断了他,回头递过一个令人安心的眼神。

 

在他们对视的片刻,艾伦已经兀自往前走了过去。他小心地踏着枯枝,慢慢接近了那个粗糙的生物。

 

“艾伦!”黑发少女喊了起来,但禁林深处的神奇生物并不凶狠,喉咙里咕噜噜地发出一串声音之后,开口说了话,“……你们……是谁?”语气带着孩子般的童真。

 

艾伦借着灯盏的光打量起了这只来自西面森林的巨人,看着看着就咧着嘴角笑起来,“果然跟传言中很像。”那个大怪物用一种几乎能拍死人的力道,一掌拍在地上,艾伦敏捷地躲开了。

 

“我们学过什么能打败巨人的咒语吗?”艾伦转头问阿明,金发少年报出了几个复杂的咒语。艾伦挥着魔杖试了几次,绿莹莹的光打在巨人身上都毫无反应。

 

眼看着那怪物就要站起来,三笠一把扯住了艾伦,咬着牙狠狠甩去一道咒语,它呜咽一声又坐了下来。

 

 

 

他们给那个巨人取了名字,吉尔。艾伦无数次从夜禁中逃出来,钻进禁林冒着生命危险跟它对话,终于让它读对了自己的名字。

 

“吉尔终于不管你叫‘艾琳’了?”某天早餐的时候阿明端着杯子问艾伦。棕发少年大口地嚼着黄油面包,“是的……但是你还是‘阿门’。”

 

 

 

 


2.Angst(焦虑)

 

 

 

最近湖边的高山桦边总是聚着人,坐在草坪上看书和围在树边讨论的学生都压着心事。O.W.Ls考试(普通巫师等级考试)将近了,如果成绩不理想,毕业后想找好出路就会很困难。

 

“每年只有这种时候才觉得这帮学生有点出息。”韩吉拢着斗篷,在走廊上脚步飞快。身边的黑发男人沉着脸,“平时努力点就好了。”

 

韩吉笑起来,两人并排经过一队学生,收到了不少问好。“你照顾的那个孩子怎么样?”她面带关心。利威尔受人所托,一直有个需要关照的学生。

 

“能拿差不多四五个O(优秀),我猜。”利威尔面无表情地回答道。对方“哎”了一声,“你这个当年拿九个O的怪物怎么不指导指导,还是说除了任教的魔咒课,其他都忘光了?”她假笑。

 

“闭嘴。”开口回敬。

 

“要打一架吗!”束着头发的女人露出一排牙,作势要从袖子里掏魔杖。十一寸的柳木,相当绵厚的魔力。

 

“你打得过我吗。”利威尔干巴巴地说。

 

韩吉没趣地收回了动作,“好吧。”她吸了吸鼻子,“但是话说回来,利威尔你还是挺焦虑的吧。我看你的桌子上堆着几本改过的学生的笔记本。”密密麻麻挤着利威尔的批注和修改痕迹。

 

黑发男人不接话。

 

韩吉毫不介意地哈哈笑着,“哎呀你居然还记得那么多啊,魔法史我早扔得一干二净了,连梅林的名字都能拼错……”她嘴巴突然开始无声地张张合合,表情仍然相当生动,却发不出响。

 

韩吉瞪大了眼睛盯着利威尔,做了个夸张的口型“L-E-V-I”。黑发男人显然心情好多了,带着不着痕迹的傲慢微微扬起了头。

 

这一招利威尔经常在课上用,有人在后排交头接耳,他就不动声色地用唇语施无声咒。调皮的学生会陷入惊慌,试着喊叫和咳嗽,在一阵哑暗的寂静之后咒语骤解,那一刻他突然发出的声音就相当精彩了。

 

利威尔还在有些自满的空气里愉悦,突然又想起了韩吉的话“你也是挺焦虑的吧”。

 

上一次单独对话的时候,艾伦说:“身体非常好,好得可以单挑火龙。”

 

“那考试呢?”利威尔问他,低头翻着书页。

 

艾伦“噢”地一声,双手掩面又松开,“再这么神经质地复习下去,我觉得我连漂浮咒都会忘掉。到时候考试……‘嘿,年轻人,别紧张!把这个蛋杯翻转过来看看!’然后我顺手就一个‘粉身碎骨’把它弄裂了抛尸现场。”

 

魔咒课教授利威尔的视线陡然僵在某一行字上,停了许久。

 

 

 

 

 


3.Crime(背德)

 

 

 

 

艾伦一直记得初遇利威尔的日子。那是个冷得让人发颤的深冬夜晚,飘着大雪。九岁的他被一阵可怕的痉挛控制了身体,半无意识地打着哆嗦。父亲在模模糊糊的视线里只剩下轮廓,像黑色的阴影。“艾伦,坚持一下,那个人马上就到了。”

 

哪个人?……艾伦皱起了眉头。他痛苦地抱着手臂,心口有一股尖锐的力量深深地扎在血肉里反复搅动。这样的怪疾从小就一直陪伴着他,越长大越显得严重,身为医生的父亲也渐渐失力,难以控制。

 

就在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有一只陌生触感手贴上了艾伦的额头,散发着令人安心的凉意。“的确很严重……”声音平静低沉,来自一个成年男人。艾伦发出低低的抗议呻吟,像一种嚎叫。

 

男孩艰难地蜷着身体,依稀辨认出了对方的发音,似乎是种咒语。紧接着,他耳边嗡嗡的杂音就散去了,神智渐渐清明,身体的痛感缓释不少。艾伦喘息着慢慢平复下来,缓缓放松了揪着衣服的双手。房间里只剩下大口呼吸的声音和噼啪的炉火声。

 

“Grisha……我想我应该带他去住院。”

 

“去医院的话会会不会太张扬?”

 

艾伦满头大汗地闭着眼睛,珍惜这片刻安宁。但两个男人的对话一字不差地收进了他耳中。父亲要让这个人带走自己吗?

 

一阵谈论之后,艾伦觉得自己被抱了起来。那是一双有力但细瘦的手臂,隔着衣料都能清晰感受到硬硬的骨头。一个强大稳重的温暖咒包围了艾伦,挡住了室外的严寒。

 

艾伦从未见过这个人,却在他怀里睡了过去。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雪已经停了,圣芒戈单人病房的天花板高得吓人。艾伦在陌生的床上不安地攥着拳头,他看着不远处软呢椅子上的男人问道:“是你带我来这里的?你是谁?”

 

黑色斗篷下的男人有一双细长的黑眼睛,冷漠而锐利。“你父亲托我照顾你,直到病好为止。”艾伦看着他沐着阳光的身影,安静地点了点头。

 

他连名字都没有说,站起身一挥魔杖,软呢椅子收进了紫杉木的尖端,恢复成一把摇摇晃晃的木椅。

 

那时候艾伦以为他是医生,但圣芒戈的护工告诉他,“利威尔不是这里的人,他是老师。”

 

 

从那之后,偶尔在医院,更多时候在家里,艾伦时常见到这个黑发的矮小男人。他叫他先生,后来变成利威尔。他一直觉得利威尔的斗篷里藏着秘密,偶尔露出的手甚至一截手指都充满了不可测性。他来自Hogwarts。

 

 

自此艾伦便一直沉浸在对Hogwarts的幻想里----比普通巫师家庭的孩子更为向往----而这样的幻想在他十一岁的时候终于变成了现实:宽敞的餐厅里摆着四条长桌,金盘和高脚酒杯熠熠闪闪,天鹅绒般漆黑的顶棚上星光点点;餐厅上首的台子上另摆着一张长桌,那是教师的席位,中间偏左的位置,坐着利威尔。

 

 

艾伦隔着一整个大厅跟他交换了眼神,稚嫩的新生和老师之间的眼神。之后他们经历了无数次对视,在走廊擦肩而过的时候,在魔咒课的对战演示中……

 

 

艾伦面孔和身体的轮廓和眼神一同变化着,由好奇和敬仰微妙地酝酿成了某种爱慕。他坐在格兰芬多的长桌上,抬头正好能看到教室席上的利威尔。天知道怎么会这样,但是艾伦的目光越过吵闹的人群和油腻的食物落在了魔咒课教授的侧脸,他尖尖的下巴和薄唇让他想到了吻。

 

 

 

 

4.Horror(惊悚)/ Fluff(轻松)

 

 

在O.W.Ls的魔咒学考试之后,艾伦听说了利威尔在N.E.W.Ts考试(终极巫师等级考试)时的事迹,原考官是这么说的:“他简简单单就……做出了我不敢想象的事情。”

 

 

 

 

 

5.Crackfic(片段)

 

 

 

圣诞假期留校的滋味并不好,所以利威尔思来想去,还是回了家。

 

 

他作好了准备像往年一样,自己过节、过生日,间断地收到一些猫头鹰送来的包裹。其中一个包裹会有些特别,非常准时,非常丰富,上面还大大地写着“艾伦·耶格尔”。

 

但是这一年情节有一些变化。平安夜的晚餐中,利威尔的炉火突然变了颜色,卷着一团绿色火焰。然后一个棕发少年跌跌撞撞地扑出炉火,摔在了他的客厅里,头发凌乱。

 

“见鬼……再也不用飞路粉这破……”后面几个字被吞回口中。艾伦在利威尔惊讶的目光中整理衣服站了起来,“……我只是想来给你过生日,利威尔……”

 

“教授。”利威尔纠正他。

 

“我还不是……”艾伦厚着脸皮装听不懂。

 

 

 


6.Crossover(混合同人)

 

 

利威尔并不喜欢一年级的魔咒课,连魔杖哪头朝外都分不清的小鬼们闹哄哄地挤在大教室里,神色兴奋。

 

在上课那刻他施了一个简单的漂浮咒,把一个漂亮的高脚杯稳稳悬在半空。学生们发出憧憬的感叹声。“连羽毛都控制不了的话,距离这个程度还很远。”利威尔冷冷地戳破了他们的幻想,“好好练。”

 

在大家的唏嘘中,有个声音相当明显,低而好听:“无聊。”

 

利威尔的动作僵在那里,他看到了教室正中间那个略显苍白瘦弱的男孩。“聪明的人不会无聊,可以自己找点乐趣。”利威尔递过平静冷淡的眼神。

 

那个男孩并不畏惧他的气场,顿了一顿,抱着手臂流利地开口说道:“你刚刚进门的时候摘了一条围巾,看花色是属于你的,但是打法很特别,让人想到格兰芬多的魁地奇应援队伍的头巾;我猜是有个格兰芬多的学生给你送来了围巾帮你系上;我在入学那天见过你,肤色算白,但是现在脸色偏黄,再看你拢斗篷的动作,我猜你有点感冒;照理来说你这样的体质,哦,我只是目测,你拥有相当良好的体格,而且作为魔咒课的教授来说身高也算优势,如果真的生病了那的确应该有相当复杂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因为那天魁地奇球场惊险巨蜘蛛,你单人击退它们的事件人尽皆知,这很消耗精神,但是为什么……”

 

悬在半空的高脚杯突然炸了开来,玻璃爆裂的脆响让大家都安静下来。利威尔一下子没能收住。

 

开口说话的一年级男孩似乎被吓住了,但是稳住了表情,依然倔强地梗着脖子。“你看……你说的的确不错。”

 

利威尔立在台上,控制着再炸一个杯子的冲动。“哦?”

 

“聪明人……可以自己找点乐趣。”黑发男孩撇开了脸。推理是我的乐趣。

 

 

 

 

7. Tragedy(悲剧) 

 

 

 

“听着,教授,我也不知道那是怎么了!我怎么可能故意这么对他……”艾伦手势很丰富,试图向自己的魔药学老师解释刚刚发生的惨案。

 

韩吉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脸上带着相当奇异的笑意,“但是你现在要怎么办呢,艾伦·耶格尔先生。总该有人为这件事负责。而你,作为投下最后一把缬草根的人,不该是第一顺位吗?”

 

“……梅林……”艾伦坐在椅子上,安静地盯着韩吉手里抱着的孩子。

 

他很小,三四岁的样子,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模样单纯可亲。但是他的发色、瞳色、五官都在提醒艾伦,这个人是他的同届生,让·基尔希斯坦。

 

 

 

 

 

8.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 OOC(Out of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一月的魁地奇比赛,格兰芬多以微弱的分差败给了斯莱特林。退场的时候,整个队伍都笼罩在淡淡的阴影里。艾伦走在最后一个,步子有些沉重。

 

解说员对格兰芬多的队伍依旧赞美有加,不点名地表扬了所有人。艾伦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所以他转身面对球场,抛了一个眼神深深的飞吻。

 

这个吻飘飘忽忽没有方向,不知道落到了哪里。直到二月的情人节才着了地。

 

猫头鹰在早餐的时候带来一封没有署名的咆哮信,红红的开口精确地对准了艾伦,女音洪亮尖锐饱含热情,“我看到你在空中敏捷的身影,就失去了呼吸!还有最后那个有风度的飞吻!……”

 

整个格兰芬多的长桌都陷入了热烈的哄笑中,然后渐渐扩散成了一大片吵闹。连身边阿明都没有控制住表情。艾伦脸涨得通红,尴尬地进行着挣扎,“无声无息!无声无息!”心不在焉的咒语力道软绵绵,对那张不停叫喊的纸嘴没有效力。

 

在三笠试图出手之前,有人抬起了魔杖。“锁舌封喉!”简单的音节干脆利落,一道光决绝有力地击中了咆哮信,女高音霎时失响。整封信像被雷劈一般,从中间撕裂,然后在空中旋转片刻,随风落下。

 

艾伦呆呆地看着它变成一片一片纸屑,然后又有些僵硬地转头看向咒语来的方向。他的魔咒课教授正面无表情地坐在高处,手里平静地捏着一根魔杖。

 

 

 

 

9.Future Fic(未来)

 

 

 

“他早就可以下台了。”利威尔指着《预言家日报》上那张不断变换角度微笑的脸,刻薄地批评道。

 

“现在还不行吧。”艾伦灌了一大口牛奶,也翻动了一页报纸,“反正也没有更好的魔法部部长人选。”

 

“他给你的假期真是少得可怜……”利威尔冷淡地瞥了一眼。

 

艾伦笑起来,“整个司都这样,又不能造反。”

 

利威尔满不在乎,“快去当魔法部部长吧,延长Hogwarts的假期。”

 

艾伦又塞了两口蓝莓果酱面包,“好好好。等我当了魔法部部长,Hogwarts半年公休,随便请假、迟到;学生成绩不和老师业绩挂钩,废除O.W.Ls和N.E.W.Ts考试……你干嘛这么盯着我,这样你就轻松了……”开着玩笑。

 

利威尔并不理睬,魔法部年轻的新人不甘寂寞地贴近了一些,试图讨一个早安吻。

 

 

 

 


10.EpisodeRelated(剧情透露)

 

 

利威尔的余生都在为一个问题困惑:他到底该如何称呼曾经的同事格里沙。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142)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