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从过去到未来(现代paro,师生 ①)

0.

 

 

 

 

一个小时,上千公里。凌在遥遥高空的路途丝毫不显得艰辛,既没有结结实实地碾压泥土和石粒,也不能真真切切地推开水纹和波澜。

 

空气,周围都是稀薄冰冷的空气。

 

利威尔坐在靠近走廊的位置,感受到了一些凉意。他微微调整了姿势,把脖颈更舒适地靠在后座上,在低低的机器鸣声中想象着窗外的世界。空气摩擦机身的轨迹在他脑海里划开长而优美的曲线。

 

 

上午的航班,下午就要继续工作。虽然这对利威尔说是件好事,他觉得自己需要一些精细的问题供思考。

 

这一次的谈话之后他觉得放松不少,像一场舒缓的催眠。一个多月来的重压都从心间慢慢卸去,轻而细腻,像流水从指尖滑过的触感。梦魇和困境都在他闭眼间消失殆尽。

 

 

 

利威尔浅睡了一会儿,又在安宁的空白中醒来,划开黑暗的场景是熟悉的机舱。他看到斜前方有一个空座,原来那个年轻女孩不在座位上。她的缺席敞开了一角新的视野,那里坐着一个年轻男孩。这个男孩在登机抬行李的时候,跟利威尔打过照面。

 

 

不要刻意记住这些……利威尔蹙着眉提醒自己,那个女人中性而有魅力的声音在他耳边盘踞缠绕----不要刻意记住这些。

 

 

利威尔定了定神,搭在扶手上的右手无意识地蜷起了五指。他的视线安静地滑过各色人等的背影,然后落在了一本杂志内页上。捏着页脚的那只手骨感有力,是年轻人的手。

 

 

那张大大的彩图,拍的是目的地城市的一处街景。利威尔在S城工作了三年,对这个地方并不陌生。……有趣的地方,利威尔不动声色地调开了目光。

 

 

窗外的景色相当清爽漂亮。雾般的云层是稠厚的乳白,朦朦胧胧地透着云后的景色;在云的缝隙里散落着山间公路和村落。

 

 

短暂的一眼注目,就收尽了大地和天空。

 

 

 

 

 

1.

 

 

 

 

 

“不是的,今天的建筑力学是代课老师你忘了吗?我听说那个人很严厉的,第一次就迟到一定不太好。艾伦你……”焦虑的声音踏着急促的语速,催得人心发慌。

 

“阿明你不要再担心了!”艾伦气息不稳,还带着笑意,“要不是堵车我早就到了……再等我一下!马上!”

 

穿着球衫运动裤的棕发青年,拽着书包奔在去上课的路上。请假出去玩了几天,盘算得完满:赖到最后一刻再回学校,回来吃个饭,直接上下午第一节课。没想到还是这么匆匆忙忙,把行李仍回住处之后就得立刻去教室。

 

阳光落在艾伦身上,脚下踩着的影子紧紧跟着步伐奔跑。长长的绿荫路上立着整齐的木樟,一棵一棵树随着前进的动作,在他身边擦开一抹绿色。

 

远远就看到了金发的同伴,背着鼓鼓的书包站在路边。“阿明!”艾伦边跑边叫了出来,在对方的注视里一点点接近,然后笑着停在了他身边。

 

“你终于来啦……”阿明的表情近乎欣慰,“马上就要上课了。”从包里捏出厚厚两本书递给艾伦。

 

“不急不急放你这儿。”艾伦把东西重新往他书包里一塞,“先去上课!”拉上拉链的动作差点划到了对方的手。

 

两个人随意地扯了几句旅行的事,又问了问学校里的消息。多天不见积了好多话,却没办法好好说出口。只能推推搡搡地,边笑边走进教学楼,两阶并一阶快步上了楼。走廊上已空无一人。

 

“上课了吗?”阿明开口问。

 

“没有!还有三分钟!”艾伦瞥了一眼左手腕,相当精确地答道。他拉着阿明快速地过了一个转角,径直要进教室的门。

 

“好安静……”阿明有些迟疑地拽着艾伦,却没有拽住。“没有上课啦!”艾伦捏着门把手猛地一推,金属配件响亮的吱呀声音让阿明心里一凉。

 

艾伦嘴角微微的笑意僵在那里,对着教室里一百多张熟悉的脸尴尬地保持着礼貌眼神。铃声还没有响,但是里面的人已经坐得整整齐齐,鲜有人声。不少人直勾勾地抬眼盯着艾伦和阿明,有低低的笑声。

 

艾伦悻悻地松开门把手,正了正书包的肩带,和阿明一前一后坐到了第二排。三笠给他们留了座位。

 

埋进安全的人堆里之后,艾伦和阿明相视,送了口气。“玩得开心吗?”三笠平静的声音压得很低,从右侧传来。

 

艾伦笑起来,“待会儿再说啦……这里怎么那么吓人?”黑发女孩没有回答,直直地坐在原处摊开了课本。艾伦眨了眨眼睛,又扫了一圈周围。

 

他这才注意到讲台上的人,一下子顿在那里有些失神。

 

 

以前的建筑力学老师是个年轻女人,戴着眼睛,身材中等,说话声音不高,调子很平却挺温柔。怎么看都是很普通的女老师,没什么人对她有特别印象。艾伦跟她打过不少交道,倒还比别人更喜欢她一点,她休产假去之后还保持着联系。

 

现在这个人就不一样了。艾伦盯着他看了片刻。

 

 

“他刚刚跟我们说了名字,叫利威尔。”三笠微微侧过脸,却没有看艾伦,“原来给我们代课的人真是利威尔。”

 

艾伦愣了一会儿,“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三笠这下盯着艾伦的眼睛,脸上写着“你认识的人这么多居然不知道”。“不是我们系的人,是被系主任拉来代力学课的。水平高,要求也很高。”语气微微一变,“自己本身是流体力学的硕导。”

 

力学系那里的硕导……艾伦沉默着点了点头。

 

力学系在U大地位不错,相当优秀。但是建筑系是整个U大最抢眼的明星院系,姿态甚高,能这样跨院系调配老师也不容易。

 

 

阿明用手肘顶了顶艾伦,示意他别再说话了。棕发青年这才想起来那句“我听说那个人很严厉的”,阿明认真的口气完全不像玩笑。

 

只有我不知道吗?艾伦意识到了这点,觉得有些好笑,挤眉弄眼地对阿明做了个表情。

 

 

 

台上的人没有说话,定定地立在那里,左左右右地打量着教室里的人。黑色的发干净利落,眼神平静而深,表情严肃冷淡,含着一股内敛而尖锐的气质。丝毫没有原来那个女老师的亲和力。

 

艾伦一直对穿职业装的男人挺有好感,大概是受了父亲的影响。他仔仔细细地盯着那人的领口和袖口看了一遍,却在抬眼那刻和利威尔对了一个眼神。

 

陌生人之间的对视充满了尴尬,而且对象还是自己的老师,艾伦像被刺了一下,低下头重拾了安全感。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周围的环境太安静,所以格外刺耳,震得人几乎头皮发麻。

 

长而响的铃声之后,教室里连窃窃私议的声音都收了起来。

 

“我看了你们上一次交的实验报告,封面上资料很全,人脸和名字、学号都能对上。”利威尔的声音不响,“所以……别想着蒙混过关,各种意义的蒙混过关。我记性很好。”最后一句话敲在地上轻轻巧巧,却让学生们一下收起了蠢蠢欲动的小爪子。

 

“谁推门不过脑子,差点就迟到,我一看脸就知道名字。”意有所指地开了个玩笑,冷淡的语气里戳着一根小刺。沉闷压抑的气球漏了一个针尖口,大家找到了释压的缝隙。

 

艾伦一下子被一百多号人低而克制的笑声围绕了。第一节课就被涮……他曲起手肘撑在桌上,大方地也笑起来自我解嘲。

 

利威尔顿了一顿,“但是我本身不是教建筑力学的,所以不了解情况。书都不全。”艾伦在心里叹气,你一个流体力学的硕导……教我们不用那么紧张。

 

“你们应该有一个收作业、联系老师、通知实验的负责人吧?”利威尔平静地抛出一个问题,坠在学生中间炸开了更加明显的笑声。

 

艾伦在地动山摇一样的头晕里,慢慢举起一只手,“是我。”他抬了起头。

 

利威尔盯着那只手看了一会儿,“……你把你的书先借我。下次上课之前我就能还你。”他走了下来,皮鞋踏着地板发出低闷的声音。艾伦眼神扫过他的腿,比例正好。只不过让人意外的是……他好矮。

 

离开了高高的讲台,老师的真实身高往往低于学生的预计。但利威尔的确让艾伦有些惊讶,似乎跟原来那个老师所差无几。

 

乱七八糟的念头绕了一圈,艾伦视线里出现了一只伸向自己的手。细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啊……书!”艾伦推了推阿明。

 

金发青年万分紧张,从自己的包里抽出书来,直接递给了利威尔。两本书压在手掌上,利威尔扣起了五指拿稳,并没多说什么。

 

艾伦看了看阿明,阿明看了看艾伦。“推门不过脑子、差点就迟到、还自己不带书……”艾伦喃喃地总结了一下自己的形象,阿明并不敢开口说话,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笑容。

 

 

那一堂课过得很快,利威尔把女老师剩下的作业、实验报告全部讲完了。语速和思路都快而清晰。艾伦在阿明那里撕了一张纸做笔记,字很潦草,但内容相当实在。

 

三笠在中途瞥了瞥他写的东西,“你都听懂了吗?”艾伦笑着抗议,“又不难……”

 

 

旅行的轻快感觉在这间熟悉的教室里戛然而止。身上似乎还带着南边城市湿润的海腥味,笔尖已经自如应付起了转动刚度和内力图。艾伦脑子里搅着一股紊乱的好心情,不知该如何表达。

 

 

下课的时候大家三三两两结伴离开,艾伦在人堆里被利威尔叫住了。“艾伦·耶格尔。”完整而准确的名字。

 

艾伦笑着,有些忐忑地走了过去。一个讲台的落差,让他们互相平视。艾伦微微垂下视线,觉得自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环绕了。气场很不一样的男人……不是吗。

 

黑发男人眼神动了一动,没有多说什么,“我不在你们系的办公室所以……你们找不到我。”他从皮夹里抽出一张名片,递向艾伦,上面列着联系方式。

 

艾伦像所有好奇的学生一样,没有忽略他钱包里其他的东西。

 

 

晚饭的时候,晚饭之后,艾伦都被各种各样攀谈聊天的人围着,说个不停。从旅行一直聊到学习,有人提到了利威尔。

 

艾伦有些感慨,“天哪这老师好厉害……”三笠走在艾伦身边,冷静地接过话,“他本来是要去哪个研究所的,因为身体不好,才来学校教书。”

 

艾伦凑了过去,“身体不好?他看起来特别健康,还有健身的感觉。”身材挺好……最后一个短短的句子被艾伦收在了舌尖。大家都摇头,并不知情。

 

三笠停了一下,“那,艾伦说的厉害是指什么?”

 

棕发青年笑了笑,“我看到他的皮夹里有双语的名片,谁没事会印两种名片?而且……啊我说不出来了。”

 

现金整整齐齐按面值放好,各种各样的卡露出长短相同的薄薄一截,排得相当好看。照片格子里塞着字体漂亮的手写memo。

 

只是个皮夹而已,却让艾伦嗅到了一种他异常向往的感觉。

 

 

 

“那是什么……表情。”阿明看着艾伦,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艾伦没有回答,“你先回去吧。我去打球,马上比赛了!”说着说着就往一旁的小路跑去,那里连着一大片运动场地。

 

 

“刚回来就这么有精神……”阿明有些无奈。三笠没有答话,问道,“你呢?自习去吗?”

 

“去的吧。”

 

 

两个人闲谈着向前走,背影也被包裹进了平凡的黄昏。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5)
热度(112)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