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卡夫卡和词典(短篇,已完结)

真的超蠢。

超蠢。

超蠢。QAQ。


中学生艾伦X书中的小精灵利威尔

 




 

 

 

 

 

 

一.

 

 

 

 

 

周末在家,和作业相看两厌,相当无趣。

 

 

如果人也可以像网路小说一样加上标签的话,今天的艾伦,只打这三个TAG。

 

 

棕发少年坐在桌子前怔怔地盯着空白的纸页,手上翻来覆去灵活地转着细细的黑色水笔。他心不在焉地滑动着眼神,先是思索可以涂画个什么东西,然后开始纠结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做作业。

 

自从在学校里跟人磕磕碰碰打了一架之后,艾伦就属于半禁足的状态。一放学就百无聊赖,周末更加空空荡荡。

 

三笠在做什么呢?他顿了顿,抬头从窗口望向街道对面的房子。二楼那个熟悉的小格子正拉着窗帘,让人无法探视。

 

艾伦远远地盯着那一片花纹熟悉的帘子,看了一会儿,然后烦闷地把笔敲在桌上,伸手拿过昨天刚借的硬皮本小说。不厚的旧书歪斜着摆在面前。先写这个吧……读书笔记。他撇了撇嘴。

 

 

这是图书馆鲜有问津的高架上,书脊最漂亮特别的一本书。那时候的艾伦正毫无目的地闲逛,想找一本不寡淡无味的世界名著。

 

黑色的皮质底,烫着金色的花体“F·K”,这是什么书?……艾伦仰着脸注目许久,踮着脚摸索着把它拽下来,摊在手里一看,封面黑漆漆一片。扉页小小地留着一行字“卡夫卡荒诞小说”。

 

怪不得是F·K……艾伦掂了掂重量,觉得比一般的书轻。然后没有过多犹豫,把它带回了家。

 

 

 

当时觉得自己有耐性读完,现在看来还是只能随意看几页来敷衍。艾伦捏起书封一角翻了开来,带着莫名郁卒的心情看了一行,“这所房子的底层是个又深又低的洞窟似的房间,四壁和天花板都给烟熏得乌黑……”没头没尾的段落却画面感十足,他目光迅速地移了下去。

 

“他向它走近,后面跟着两个伙伴,穿过了门前街上的空桌子……”

 

 

在艾伦微微定下神来想要继续看的时候,纸页突然动了。原本静止的奶白色纸张无端抖了一下,又左右一晃,像是要自己换页。

 

艾伦一阵莫名其妙,伸手抚平了它。可是他的手掌一离开,它又动起来。还在为作业苦恼的少年突然僵在了那里,这是……真的有问题。

 

艾伦把椅子往后退了一些,慢慢地探出两根手指,夹住那页纸,迅速一翻。展开新的书页那刻,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冒了出来。

 

似乎是困在两张纸之间很久了,突然被展开的空间释放出来,迫不及待地伸开了身体。艾伦几乎惊叫出来,“啊”地一声差点仰面摔倒。

 

他的椅子前后一晃,然后椅腿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发出嘣的闷响。“你是什么?”少年惊讶地对着桌上拳头高的小人喊出来。

 

从书里爬出来的黑发男人艰难地站了起来,因为身量太小,手脚都细得可怕。他大口呼吸着久违的人世空气,眼神中带着困惑和不满。他身上裹了一身精巧的黑,艾伦只觉得那不像现代的衣服,却说不出属于什么时空,他被这个凭空出现的异物吸引住了。

 

 

书上的人皱着眉瞥了艾伦一眼,打断了他认真的注目。“……这么盯着我干嘛?”声线不高,比艾伦想象的成熟很多。

 

艾伦愣了一下,“你还会说话?”

 

黑发男子微微侧过脸,用斜视的角度递过一个凉凉的眼神,“……当然会说话,而且比你们这种蠢货聪明得多。”

 

聪明、从书里出来、只有大约十公分高的……人吗?不可能是人啊。

 

艾伦他心里攥着一把莫名的欣喜和激动,声音都变了。“你是个精灵吗?”对方蹙眉盯了他一眼,“……在你们的语言里……已经没有更确切的说法了。”

 

艾伦好好地消化了这句话,然后点了点头。他没头没脑的肯定让对方很是不屑,露出了兴趣缺缺的表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书这么不受欢迎。我原来都是从诗集或者课本里出来的。”

 

“不被人翻开你就出不来吗?”艾伦好像没有捕捉到重点。

 

站在密密麻麻的小字上抱臂的人扫了他一眼,“……嗯。”态度冷淡,“要翻特定的页数我才能出现。”

 

艾伦眨了眨眼睛,又点点头。“那幸好我翻到了这页……请问,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那个姿态甚高的小人抬着下巴,“利威尔,LEVI。”把字母清清楚楚地咬了出来,像是怕艾伦不会拼写。“在你读完这本书之前,我走不了。”

 

 

 

十五岁、满脑子胡思乱想的中学生,在一个烦恼的周六下午,意外收获了一个书里的精灵。

 

 

 

 

 

二.

 

 

 

“你能帮我写作业吗?”

 

“无聊。”

 

“拜托了,利威尔……这些真的太麻烦了。”

 

“……无聊。”

 

被拒绝的少年垂下眼睛,艰涩地做了一会儿作业。窸窸窣窣的写字、翻书声音持续了片刻,他又抬起头来。

 

 

“我要是合上这本书会怎么样?”他指着一边摊开的黑封皮。

 

“不会怎么样,在你真的看完之前,我都走不了。”

 

“那我就不看了……”

 

“……”没有回答。

 

“啊,利威尔还去过哪里呢,在这本书之前?”一顿,“不是说已经活了上百年了吗?”

 

 

“……太多了,我上一次醒来还在中国。”懒散地挑着眉,“这次被困得太久了。”

 

 

没有不通的语言吗?艾伦在台灯的暖光下,崇拜而复杂地看着利威尔。

 

 

利威尔架着腿,坐在他的字典上。尖尖的靴子碰不到桌面。

 

 

 

 

 

三.

 

 

 

 

 

周一的早晨总是带着可怕的昏暗的色彩,漫漫无期的五个整天像走不完的长路。艾伦听到闹钟的时候猛地意识到“今天礼拜一”,眼神绝望地耷着表情坐起身来。

 

他下意思地寻找利威尔,目光扫了一圈,终于在书包上发现了那个小而黑的身影。利威尔正打量着袋口的金属拉链,看过两眼,又用脚拨弄了两下。

 

艾伦觉得有点好笑,他坐在床上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开口说,“利威尔……早上好?”

 

不远处的小人转过身,投来冷淡的目光,“好。”

 

艾伦盯着他看了又看,突然有了奇怪的念头。他忐忑地凑近了一些,“……别人看得到你吗?”

 

利威尔上下打量一眼,“看不到。现在这本书的主人是你。”答得很利落。

 

得到了令人心满意足的答案,艾伦咧开嘴露出笑容,“那你今天……能陪我上学吗?”

 

利威尔皱着眉头,“……你上学需要这本《卡夫卡》吗?”他的命运似乎永远连着书,“我不能离它太远。”

 

“需要。”艾伦肯定地点着头,一刻也没有犹豫。

 

 

 

背着书包走向学校的路,是一整个星期“磨难”的开始。行进的步子时快时慢,踢着石子拖延,躲着自行车跑开,低头系鞋带,踩着自己的影子又越走越快。

 

艾伦左肩膀上坐着一个小小的人,双手撑在身侧,有时抱起手臂。细伶伶的腿架得安安稳稳,随着艾伦行走的动作调整重心。

 

“小鬼……你能不能别走得那么兴奋?”利威尔在他耳下不远的地方不满地啧啧两声。

 

艾伦侧低下头看了看利威尔,“哎?……我一直都是这么走的呀。”

 

 

 

 

 

 

四.

 

 

 

 

数学的随堂测验卷来一团暗暗的低气压,原本吵吵闹闹的教室被一叠纸片压得没了声响。

 

艾伦塌着眉毛相当胸闷地收起了桌上的东西,摆出两支笔。他看着坐在桌子上面无表情却透着一股优哉游哉的利威尔,捏起铅笔,用带着橡皮的笔尾点着他。故意摆出一个相当幼稚的挑衅姿势。

 

利威尔换了个坐姿,眼神里的不耐和厌弃让艾伦一下子收回了笔。……不能说话。艾伦在心里提醒自己,然后又心痒又苦闷地坐在原地,勾起了脚。

 

 

在开考之后大家都闷头演算,没有人左顾右盼。艾伦偶尔向利威尔投去一眼两眼,看到他缺乏表情的样子,艾伦突然有了凝重的猜测。利威尔会不会明天就不愿意再来这里了?

 

哦……可以把那本书带着,他就不会走远了。可是……离得很远的话,会发生什么呢?利威尔会消失吗?

 

艾伦一边机械地写着数字,一边飘开了乱七八糟的念头。片刻之后,他在纸上划下了最后的结果。在艾伦要在C上打勾的时候,一个小却坚定的力道阻止了他。

 

利威尔站在他手边,脚尖抵着他的笔,从对着C一直移到直直地对准了D。艾伦觉得自己的笔尖轻轻巧巧就指向了完全正确的答案,毫不犹豫地改到了D。

 

利威尔没有理睬他感激又暗自兴奋的神情,转身又坐回了原处。

 

 

后来艾伦试着呼唤他,再帮自己检查错误。他用眼神暗示,用笔去骚扰,利威尔都没有理睬。

 

少年想了想还是没有介意,按捺着不能与人分享的新奇心情交了卷。他收起笔和草稿纸,然后笑着前前后后晃了几下桌子。

 

利威尔跌了两下,终于还是稳住了身体。

 

 

 

 

 

 

五.

 

 

 

 

 

“……明天还能跟利威尔一起上学吗?”

 

“明明就不需要这本书,小鬼自己去上课吧。”

 

“如果我带着那本书,是不是利威尔也一定要跟来?”

 

“……然后你再晃桌子吗?”声音不高。

 

艾伦想到白天的恶劣行径一下紧张了起来,“……我不是故意的啊。”小孩子惯用的、最没用的道歉办法。

 

 

利威尔懒得多说,坐在巨大的英英词典上,盯着自己手掌大的字母看。

 

艾伦放下手中的笔,“如果我一直都不看那本书……你真的就走不了了吗?”

 

利威尔不耐烦地低声打断,“没有人会做那种事。翻完也好,一页页翻过去。”

 

艾伦的确认真了起来,“哎?可是如果真的不翻呢?”他没有办法停止一些奇奇怪怪的念头,“而且……利威尔也没有催过我看书啊。”并不那么想离开。

 

“……与其被困进去,还不如在这里陪你浪费时间。”利威尔的背影很小,声音不高,调子倒很稀松平常。

 

艾伦“哎”了一声,怔在那里想了一会儿。“你难道是受了什么诅咒吗?要被困在书里……”

 

利威尔突然转过头,眼神显得有些尖锐,“你还是做作业吧。”

 

十五岁的少年完全没被吓住,眼神倒亮了起来,“被我说对了吗?……而且作业我在做啊。”

 

博闻强识无所不能的精灵,淡淡地扫了一眼艾伦的笔迹,说出一句令人生畏的评价:“……第一题就错了。”

 

艾伦闻言马上涨红了脸,低头重新看了一遍。忙不迭地把猜测和质疑抛在脑后,仿佛改对了第一题才有脸继续面对利威尔。

 

 

 

 

 

六.

 

 

 

 

读书笔记已经交了,东拼西凑的一整页,顺带着一篇含含糊糊的作文。艾伦想到了那本用处寥寥的《卡夫卡》,黑漆的封面,烫金的书脊。

 

都快忘了这是本书……他盯着坐在垒叠的课本上的利威尔,觉得一整本荒诞小说的意义只有这神气活现的十厘米。

 

得到与众不同的东西,总会让人觉得幸福。这样的幸福无法与人分享,所以更显得独特而微妙。艾伦有点弄不明白自己的想法,他只是在不停地想……

 

怎么把利威尔留下来?

 

 

 

放学之后,艾伦和三笠、阿明一起走回家。他不能开口跟利威尔说话。

 

他绷着肩膀,却感受不到利威尔的重量。别别扭扭地低眼看了几次,又若无其事地调开目光。

 

 

 

七.

 

 

 

 

 

在礼拜四的晚上,艾伦咬着笔杆坐在房间里。天色渐渐昏沉,他还没有开台灯。

 

利威尔背对着他坐在词典上,盘着腿保持沉默。

 

“明天就该还书了……可是我还没有看。”艾伦措辞良久,语气严峻地讲出了无关紧要的问题。

 

利威尔似乎打了个浅浅的哈欠,没有回答。

 

“利威尔到底会怎么样呢?”艾伦无法克制好奇心,简直想伸手去掰他,“如果我没看书,却把它还掉了,利威尔还会在这里吗?”

 

小小的黑发男子对这个问题毫无兴趣,“你还了不就知道了?”语气冷淡。

 

艾伦急急地反对,“可是……万一你不在了呢?”

 

利威尔盯着他忧虑的眼神,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八.

 

 

 

 

 

书里的精灵,都是被困在纸页里的人。

 

 

无人愿意拯救的精灵,穿梭在时空里,在不同的书中被人解放。然后随着依附的书册失去人的青睐,又重新封入另一本。

 

 

如果要真正拥有这个游荡已久的精灵,需要一本一千页的书。

 

精灵带着祈愿钻进这本书,然后由一个真心喜欢着精灵的人,一页一页翻看这本书,到达某个偶然的页码,就会遇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精灵。

 

被解救的精灵会成人,恢复曾经的模样。

 

但是……要注意的是,付出了祈愿的精灵如果没能被解救,就永远地沉睡在了这本书里。

 

 

 

 

九.

 

 

 

 

 

“利威尔……不能……换一本书吗?我不喜欢英语。”艾伦看着英英词典,声音都抖了。

 

 

“……”

 

 

“好吧。”一顿,“我……我看。”艾伦咬了咬牙。

 

 

“不能半途而废。”

 

 

“……绝不半途而废。”

 

 

艾伦捧着厚厚的书,像捧着一个灵魂。

 

 

 

 

 

 

 

 

 

FI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153)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