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点文】Index Finger(上)

 

 

 

一.

 

 

 

 

下午的阳光灿亮明媚。

 

 

“葵尼夫人,那位大人走了吗?”黑白制服的女佣端着一对烫金瓷杯,问倚在藤椅上的主人。

 

“利威尔吗?”金发蓝眸的中年贵妇体态丰腴,眉眼风流,“他哪里是我留得住的……”她朝客厅后门口抬了抬下巴,“头也不回地出去了。脚步沓沓响,像我要抢他的小宠物一样。”

 

女佣眨了眨眼睛,懂了她的意思。安抚般慢慢放一只杯子,“夫人别急,以他的速度,过两天就有新的玩意儿了。”

 

那女人满不在乎地捏起杯耳,“嗯。”思索着一顿,“你也别急……他的戒指还戴在食指上。”她看着自己的女佣慢慢涨红了脸,露出深深的笑容。

 

真是有趣。

 

全城最知名的猎人利威尔,脾气孤僻乖戾的男人,倒是很多人心中不可取代的传奇人物,甚至……梦中情人?她浅浅地呷了一口茶,眼神扫过还在遐想的女佣,玩味地想着。

 

但是他不喜欢女人。所有一夜情的对象、付钱陪夜的床伴都是男人,只是鲜为人知。

 

葵尼玫红的唇瓣离开了杯沿,她一言不发地把滚着釉的杯底轻轻敲在了桌上。

 

 

 

 

 

二.

 

 

 

 

利威尔站在地下室粗钢筋的铁笼前,盯着笼子的大型食肉动物,嘴角的弧度相当节制。“今天又有人来向我要你了,‘圈养了近一个月的、漂亮的小豹子’。”脸上有一丝刻薄又微妙的笑意,“报出的价格相当可观。”

 

 

笼子里卧着一只目光炯炯的金钱豹,体量不大,金棕色的玫瑰形斑纹覆在质感细致的皮毛上,虽然仍带着未成熟的天真,但是姿态中已经流露出了优雅的野性。它盯着利威尔,无法开口说话。

 

 

利威尔抱着手臂,黑靴子的鞋尖发亮,“我没有答应。”他眯起眼,“反正被葵尼玩一阵之后就变成她身上的衣服了,这种无聊的事情……用不着暴殄天物。”他对别人话并不多,对着冰冷的铁笼和不通人言的小兽却可以流畅地开口。

 

 

这只似乎还不足岁的小豹子,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利威尔。金色的瞳孔幽深发亮,它直起上半身,松动了一下背部,神情既不温顺也不凶狠。这样的感觉总让利威尔着迷。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只被他取名“艾伦”的小豹子,确认了腰间的匕首和鞭子。像往常一样,俯身开锁,拉开了铁笼的门。

 

沉重的哗啦声音之后,金斑的豹子四肢立起,出笼跟上了利威尔。行进中的黑衣男人步子安稳潇洒,左腿却隐隐作痛,几天前艾伦留下的抓痕现在仍是血痕。

 

它仍然是野兽,也一直只是野兽。利威尔告诫自己,瞥过低低的一眼。安静着深藏力量的肉食动物正平视前方,尾巴随着转完动作改变了方向。

 

 

真漂亮……也危险。利威尔的唇线一抿,他曾经养过不少犬类和蛇。只是从来没有那么强烈的欲望想亲近一个动物。

 

 

 

利威尔的房子没有花园,只在阳面留了一块大大的草坪。

 

虽然只是两只灰兔子,利威尔还是很享受看艾伦扑食的动作,迅捷利落,前肢后肢协调非常。没有追逐的猴急感觉,动作还带着试探和新奇。

 

利威尔盯着它的腰背,优美有力的曲线带着实实在在的天然惑力。不过……小心,不要跑得太远。他扫了一眼没有粗壮铁栏的绿地边沿,如果它突然奔跑起来,那样巨大的冲撞力一定可以破开现在的围栏。

 

那时候就没办法了……艾伦。走廊横扶手上的利威尔两脚交叉一勾,双腿展开,安稳地坐在那里,眼神带着冷淡和锐利。

 

不远处的金钱豹尾巴一蜷,蹲身坐了下来,然后在利威尔看似平淡的注视中卧倒身体。金色的兽瞳耷成懒散一条线,却依旧直勾勾地正对“饲主”。利威尔有一种被注目的错觉。

 

 

 

 

 

三.

 

 

 

夜色四合的时间,利威尔锁上了地下室。拉上四处的窗帘墙帘,把暖灯和火炉的光热困在外人不可见的厅室里。

 

在等到来人之后,他架着腿坐在沙发上,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身价三十金币的少年。

 

干净漂亮,手臂肌肉匀称,身材适中,重要的是眼神单纯,没有一股子低劣卑微的掩饰感,不像是个被人践踏的货色。

 

利威尔的审视面无表情,眼神尖刻。少年却没有不安,微笑起来,他莹绿色的眼睛湛湛发亮,很惹人怜。“先生您好,我是夏佐。”

 

这个名字……果然是南区来的。利威尔微微勾起唇角,他心里还算满意,开口的命令却依然冰冷:“脱吧,就在这里。”男妓从来不去他的卧室。

 

夏佐闻言,反而像松了一口气,从背后解开了扣子。他早就脱了鞋子,光着脚站在地毯中央,前后的扣子一开,绸衫顺从地滑下,大片大片白皙的皮肤裸露出来,紧身的皮裤勾勒着年轻魅惑的曲线。“先生……还要脱吗?”

 

利威尔看了看他,“不用。你过来。”夏佐垂着头走了过去,脸上始终带着顺从的笑意。

 

 

厚重柔软的地毯几乎铺满了地板,在周围同样质感的挡帘包裹之下,整间屋子在黄亮的光照下像个情色的孤岛。

 

夏佐柔软的棕发埋在利威尔腿间,他浅色的唇瓣紧紧包裹着嘴中的性器。裤子半褪的利威尔张着腿,陷在柔软的皮质沙发里享受着湿热的口腔。夏佐主动前前后后动着头,舌头舔弄着咸湿的表面,娴熟快速地让利威尔的挺立在嘴中抽动。

 

利威尔呼吸粗重地倚着软垫,觉得下体开始濒临崩溃,他扬着脸气息不稳地打断了夏佐,“停下。”身下正在卖力取悦的少年马上没了动作,小心地让利威尔从口中拔出。嘴角连着细细的液线。

 

一阵沉默后,利威尔稳住了声音,刚想开口吩咐,“脱光”,却看到夏佐惊惧害怕的眼神。“至于怕成这样吗?……”他挑着眉毛相当危险地蹙着眉。仔细一看却发现夏佐盯的并不是他。

 

利威尔转过身,眼神也陡然滞在了空气里。

 

艾伦……他刚刚亲手锁在地下室的艾伦。它的肉垫踩在地毯上,无声而缓慢地向他们靠近。野兽的金色眼眸在这样的光线下有一股渗人的寒意。

 

利威尔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他几乎用踹的方式摆脱了夏佐。“快滚。”简短的句子让僵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男孩回过了神,他简直眼神欲泣,手脚并用爬到上衣处,然后头也不回地光着半身、抱着衣服跑了出去。

 

利威尔没有去看夏佐,死死地盯着这只闯进夜生活的豹子,然后形容狼狈地抓起挂在墙壁上的古董剑,直直地对准了艾伦。“……怎么会?”利威尔不相信自己会犯那么低级的错误,居然没有锁好铁笼子,也没有锁好地下室。

 

利威尔剑拔弩张的怒气没有传递给艾伦,这明目张胆不知好歹的动物毫不反抗,也没有任何攻击性的动作,卧在原地缓缓地趴下了头,似乎只是想待在客厅。利威尔盯着它兽瞳里幽幽的光,慢慢垂下了拿剑的手。他完全不明所以,只能转身寻找锁链和麻醉针剂,准备用暴力把这只东西扔回铁笼子。

 

利威尔皱着眉心,被中途打断的性事让他头脑昏沉。在拉开器具储柜那刻,他迅速地抓住了粗重的铁环长链。

 

没来得及做出别的动作,突然小腿边覆上来带着体温的重量。利威尔在惊吓之前就反射性地回身闪避,他熟稔地抬腿反击,但踢出的腿凌在半空又顿住了动作。

 

他几乎没有站稳,堪堪地收回右腿稳住重心。并不是人,是他急于摆脱的小豹子。这只大型猫科动物此刻就像一只温从的大猫,蹲在利威尔脚边,尾巴绕上他的脚踝,用自己的后背贴着利威尔的腿。

 

利威尔罕见地露出诧异的表情,那个皮毛贴着人体皮肤的触感简直令人毛骨悚然。但他没有躲开。



 

“艾伦……?”利威尔的声音不高,在无人的厅室里呼唤一只小兽的名字。艾伦半眯着眼睛,细细的瞳线像是闪着光。它紧贴着利威尔的腿伸展开背脊,危险的口齿碰到了猎手的腰。

 

利威尔上半身仍然整齐,下半身却凌乱,他带着没有纾解的欲望僵硬地钉在原地。细腻又似乎带刺的兽皮隔着单薄的衣料传来对方的体温。利威尔盯着艾伦看了一会儿,伸出手托住了它的下巴。随时可以把自己撕碎的大型食肉兽……利威尔的手指交错在棕黄偏白的毛发中,想收起虎口扼住它的喉咙。

 

艾伦感受到了异样的压迫,幅度稍大地晃动了一下头。利威尔猛地缩回手,心里一凉。然后看着艾伦慢慢地松开自己的腿,发出低低的、并不像犬类的喉音,正对着饲主松动了一下口颚。利威尔突然感受到了一丝危险,他捏着铁链后退一步,侧过了身体,把背后留给了更为宽阔无险的空间。

 

在利威尔电光火石急于下手的时候,敏捷的自然捕猎者腰腿一起用力作出了前扑的动作。利威尔陡然感受到肩上重重的压力,却并不是来自尖利的爪子。他在失神中僵直了身体,以非常不易缓冲的姿势倒了下去,脊背撞在软毯上依然疼痛难忍。

 

利威尔的小腿一瞬间被兽爪压在掌下,然后变成了更为可怕的触觉----人的皮肤,一条属于人类的腿压在上面,骨头和骨头相挤。做好所以心理准备和小豹子搏斗一番的猎手,仰面摔得咬住了牙,他眼前的脸与猫科动物截然不同。

 

利威尔没被压制的膝盖曲了起来,他惊愕地瞪着压在身上的……人。

 

棕发的少年露着一口尖尖的白牙,他伸着舌头用力地舔过利威尔的脸颊。舌苔比普通人厚大,暖热粗糙的表面在利威尔侧脸留下湿漉漉的痕迹。利威尔叫了出来,“什么?!”他一脚踢出去,被对方躲开了。少年异常有力的手臂箍着利威尔的身体,在闪躲中翻转了一圈,又紧紧地压在利威尔的身上。

 

背部再一次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利威尔闷哼出声,他终于定神仔细看了看这个凭空出现的异物。“你是什么东西?”口气凶狠。

 

少年发间露出的一角耳朵慢慢收了进去,那个熟悉的斑点图案让利威尔心底一寒。韧亮的棕色短发,蓝翠翕动的漂亮眼睛,赤裸着身体,全身包裹着线条柔和的肌肉,身体比正常这样个头的人类略重一些。他又低下头舔向利威尔的下巴,在那骨感的尖端撩拨般轻轻一下。

 

利威尔几乎打了个冷战,“停下!”喊了出来。双手按在他肩膀上的少年微直起身体,一双灿灿发亮的眸子盯着他,发出的声音就像人类一样,“……利……威尔。”像是初能开口的婴儿,咬字模模糊糊,声音带着嘶哑。

 

利威尔额上已经渗出了汗,他嘴唇动了动才清晰地开口,“……你是艾伦?”他艰难地做出了判断。

 

棕发少年咧开嘴一笑,露出仍显兽性的虎牙尖,“对。我不是每天都在你身边吗?”利威尔伸手揪住了身下的地毯,他看到艾伦身后柔柔慢慢地晃着一条危险的尾巴,棕黄色的皮毛,玫瑰型斑纹……是利威尔近一个月来,一直想触摸的豹尾。

 

在对方惊疑不定的目光中,艾伦慢慢把它收了起来,这样看起来的的确确就是一个正常的人类少年。但那个眨着眼睛一动不动的样子,让利威尔觉得莫名地熟悉。

 

暖热的室温在复杂的沉默里发酵,艾伦深深地注目着利威尔的眼睛,“我打断了利威尔的晚餐……”嘶鸣般不成熟的发音,“不想向我讨回来吗?”

 

利威尔抓不到任何衣物,只能力道恰好地掐着他的脖子,用力地翻过身来,制住了人形的小豹子。艾伦的皮肤光洁,体温比常人略高。他躺在利威尔身下的神情相当乖巧,就像趴在草地上默默看着饲主的大猫。

 

利威尔慢条斯理地解开上衣扣子,脱出一片匀称的肌肉,他的目光游离在艾伦身上,暗暗地染着一丝情色。“真的要做吗?”

 

艾伦勾起嘴角,笑的表情天真又期待,“不然利威尔跟谁去做呢?那个人被我吓跑了呀。”曾想亲近的凶猛小兽,一下子收起尖牙尖爪,干干净净地躺在了地毯上,说“做”。经验丰富再丰富的猎手也会犹豫。

 

艾伦看着停顿的利威尔,伸手勾下他的脖子,两人的嘴唇撞在一起,都能听到牙齿磕碰的声音。利威尔被艾伦口中的软肉勾住了舌尖,在隐晦的啧啧声中翻搅着津液。热情的少年紧紧搂着对方,不停压向自己的唇。

 

他在吻……金钱豹?

 

利威尔几次三番被打断的性事终于被拖入了诡异的正规,他啃咬着对方柔软的唇瓣,自暴自弃般再一次挺立起来。做就做……反正不吃亏,只要他别中途变了回去不认账了就好。利威尔放肆地欺上了全身的重量。

 

艾伦游刃有余地接受了他粗鲁的动作,双手在他后背胡乱地摸了一气。利威尔前胸裸露的衣服紧贴着艾伦的胸膛,传递着起伏的呼吸。

 

在互相松开之后,利威尔熟练地脱下衣裤扔在一边,伸手抓过矮几上用来润滑的软膏。他回身一手按着艾伦的手腕,露出微妙的神色,“自找的麻烦,待会儿不要后悔。”

 

稚嫩、富有攻击性的美好肉体……而且他一定是第一次,没有跟人做过。利威尔想到这里就硬得不行,他沾满膏状体的手指探向了艾伦身下,但第一根手指刚刚刺入前端,就被艾伦挣脱了。棕发少年用力地抗拒着利威尔的动作,阻止了他的手指。

 

“刚刚我还在想……利威尔会跟他怎么做。”在厮扭中艾伦咬着牙开口,“原来是这样。”这一场角力似乎激发了小豹子天性的斗志,他用不可抗拒的力量优势重新压倒了利威尔,喘着野兽粗重有力的气息坐在了猎人身上。

 

利威尔睁大了眼睛,倏地觉得身下一凉,“……小畜生!”艾伦有模有样地学着利威尔,在手指上抹满了透明软膏,直直地刺进了黑发男人的身体。利威尔克制地“啊”了一声,觉得一个尖锐的物体无情地扎进了他,从未被开拓的身体完全无法适应。

 

不同于皮肤外伤,这样的疼痛深入里面,挑衅着他的脆弱和羞耻。即便在软膏润滑下进出顺畅也无法掩盖真实的痛楚。利威尔被可怕的不适抓住了心扉,他一脚踢在艾伦肩上,力道却远远不足致伤。

 

艾伦还在不停地扩张领域,行动带着无人可比的热切。利威尔难以想象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他扭动了一下腰,想要逃离异样的侵入感。

 

小豹子刚刚脱离了毛发的手指,此刻包裹在利威尔柔软紧涩的甬道内,他没有概念地用力撑开对方的内壁,在他身体里均匀地抹开润滑膏。

 

利威尔体内涂抹开的一层腻滑在收缩的动作下渐渐染上了体温,细细地覆着肉壁烧起了热辣的感觉。利威尔第一次在自己身上试这个,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效果。他被艾伦掰开双腿,一手攥着软毯,一手紧紧捏着艾伦的手臂。

 

艾伦认真地搅动了一下毫无章法的三根手指,思索了一下接下去的步骤。他盯着利威尔高高挺立的性器露出笑意,张口含住了棍物。利威尔被他没有收好的牙齿划得一阵疼,龇牙咧嘴地命令道,“不要咬!”

 

艾伦却没有再试,吞吐几下之后伸出舌头舔了舔咸湿的尖端。“一点也不好玩……”他放开了利威尔,“为什么那个人这么喜欢?”毫不自知却相当真心的问题让利威尔无话可说。他腿间欲望高挺,身后隐隐作痒烫得难耐,这只小畜生还在想“好玩”?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9)
热度(298)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