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吻我,宝贝 (童话架空,完结篇

 

 

8.

 

 

 

 

 

 

婚礼之前的几天,一时有短暂的阴雨,一时风和日丽。

 


 

“利威尔懂的好多。”艾伦坐在红绿格子的垫毯上,扬着头看向利威尔,“树木、精灵这样的东西,我从来没有在意过。”黑发男子盘腿坐在不远处的草地上,面对着花园里修剪整齐的灌木,说:“……你要是没有满脑子想着谈恋爱和换衣服,就会懂了。”

 

艾伦笑起来,开口讲述自己从小到大被管束和教育的经历。利威尔听着听着就皱起了眉,他斜着眼睛盯着远处。身下绿亮的草坪质感良好,身后艾伦王子的视线大概也差不多,细细绵绵薄薄一层,柔软却带着力量。

 

 


 

之后,他们去了一趟郊外,身边的侍卫很少,也没有仆从。在林间路上淋了一场凉凉的雨,艾伦解下披风想给利威尔挡雨。他扯下一次又一次,“不要。”甩在艾伦的马背上。

 


艾伦抬手兜过来,利威尔就伸手扔回去。来回几次之后艾伦就不尝试了,他因为这个别扭的相处模式笑了起来。利威尔侧目看了看他。回去的路上,他的衣服像上下洒了一盆水,艾伦也一样。

 

 

 


 

有一天夜里,平和安静,天色深沉。音乐厅里聚着贵族国戚,艾伦却和利威尔坐在走廊尽头的书藏室里,一个托着下巴坐在椅子上发呆,一个低着头盯着书页沉默。


 

“不早点休息吗?”艾伦的指尖敲着桌面,隔着宽长的木板看着利威尔。

“不去听音乐会吗?”利威尔没有抬头。

 


断断续续的对话持续到深夜,王子几乎趴在桌上睡着。

 

 

 


 

 

那样的夜就像今天的夜,站在树下的利威尔动了动眼神。

 


“什么时候开始?”德洛尔尖锐的声音一惊一乍。

 


利威尔认真地仰脸问他,“婚礼并不能接触诅咒……对吗?”

 


德洛尔晃晃尖耳朵,金色的圆眼珠转了两下,“对……”带着故弄玄虚的色彩,“即便是真爱也不行,老国王一直一直都想错了。”

 

以为纵容王子去寻找一份爱情,就能摆脱噩运。当王子陷入昏睡之后,又否定了利威尔,希望寻找最初那个让艾伦殿下一见钟情的紫裙姑娘。

 


 

 

“只有……吻可以吗?”利威尔在面对堪忧的前路时,心生犹豫。

 


德洛尔似乎迫不及待地想施展魔法,他不停地探来探去,眼神紧紧抓着利威尔不放。“我全部都告诉你了……真爱之吻……”

 

 



真爱之吻。

 



 

 

 

 

 

 

 

9.

 

 

 

 

 

 

线条流畅有型的白色裙摆,缀着细细的精致滚边,紧贴腰身和胸背的礼服在袖口松开褶皱,领口层叠有致的花边和散在肩头前胸的黑色长发很好地掩盖了身材。细细的高跟鞋闪着水晶的光亮,华美动人。

 


她努力地踩稳了步子,迎着清晨的阳光走在王宫外墙边。宫中不停地派出人马,向四面奔走,带着“寻找水晶鞋主人”的旨意。

 

她的目光扫过一辆辆飞驰而过的马车,马车上马背上的人,目光也扫过她。这么早就梳妆整齐,穿着礼服的姑娘?

 


 

白裙的姑娘走走停停,被高跟鞋折磨得不清。她看了看前路,又动了两步,扶着墙面露疲惫。脚塞在坚硬封闭的鞋尖里有一股火辣的摩擦感。

 


马车的声音由远及近,带着清脆的铃响。白裙姑娘没有回头,蹙着眉松动着脚尖。伴随着行进声音戛然而止,略显熟悉的人声在她身侧想起,“姑娘你……需要我的帮助吗?”柔和中带着英气的声音。

 


她侧过脸,对方漂亮的金发在晨光里分外耀眼,正伸着一只友好的右手。

 


阿明·阿诺德。本该贴身跟着艾伦王子的贵族少年。她一下子别过脸没有去看,迟疑了片刻又仔细打量了他的神色,不觉得有异。没有接过那只手,有些艰难地自己踩上了车。

 


金发少年看了看她,平和地问,“你要进宫吗?”她点头。

 


顿了一会儿,又问,“……是因为艾伦王子的事吗?”她也点了头。

 


阿明·阿诺德上下看了一眼,没有露出奇怪的表情,只是微笑。“那你赶得很早,大概今天下午这里就会排起长队了,无数人等着吻醒王子。”

 


在白裙姑娘沉默的时间里,他继续说了下去,“本来应该去找原来那只水晶鞋,王子殿下曾经将他赐予了一家人,但是据说已经不见了踪影。这样的话……不就什么凭证也没有了吗?”有着恰到好处的担忧。

 


白裙姑娘依旧没有开口,她看着前方表情让人捉摸不透。在进宫之后,她努力迈开速度合理的步子,紧紧地跟着对方。那一条路很长,没有画廊和音乐厅,都是冰冷的黄金地砖白玉墙面。

 


第一扇门没有人阻拦,宫卫见到阿明·阿诺德,目视前方直直地拉开了门。第二扇门在穿过花园之后,在说明来意之后也被放行。

 


最后一扇门是艾伦王子的卧室,三间开的宽度,两扇大而厚重的门。侍卫表情冰冷严肃,带着皇家的庄重。金发少年开口,“请让我们进去。”

 


在确定身份之后,他们平稳缓和地拉开了门,在两人进去之后又无声地合上。在阿明和白裙姑娘面前的是一群神色各异的贵族,国王殿下不在场。在卧室深处的床上,躺着仍在睡梦中的艾伦·耶格尔。

 



贵族们围在这个陌生面孔周围,质疑阿明“哪里找来的?”“明明还没有散开消息,外人还不知情。”跟随王子殿下的金发少年收起了一贯的温和优柔,“我觉得值得一试。”他们便开始打量白裙姑娘。

 


并不惊艳,如何俘获殿下的心?

 


在尖锐的指责和疑问中,白裙姑娘有些艰难地走去角落。她的肩膀靠着墙,一手提起裙摆,一手捏住了细细的鞋跟,从疼痛的脚上剥下一只鞋子。

 


众人在她露出脚的那刻就发出了惊叹声音,在她脱下鞋子那刻更是讶异非常。

 


那只熟悉的、据说已经不见踪影的鞋子。王子曾说“穿得上这只鞋的就是心上人”。

 


小小的、灿亮的水晶鞋,被这个白裙姑娘托在手里,似乎闪着光。

 


 

 

 

脱了一只鞋子的白裙姑娘似乎解脱不少,踮起一只脚,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半间屋子。路过投满鲜花身影的阳台,一路走到了床边。

 


 “看起来就是她?”“的确……很像那个人啊。”她一直没有开口,站在床边看着熟睡的艾伦·耶格尔殿下。平静安详,眉目俊秀,丝毫没有诅咒留下的阴影。她看了一会儿,松开了拎鞋的手。

 


一个人跪在地上一个人平躺,大概是所有人期待的样子。但是她没有这么做,只是曲起膝盖隔着裙摆跪在床沿,俯下身轻轻吻上了王子的唇。

 


黑发随着动作落在艾伦殿下的脸颊边,打着蜷曲的卷,挡住了侧面投来的视线。也许这一吻会散着金灿灿的光,王子在光芒中醒来;也许这一吻很短,但是殿下却过了很久才能恢复;也许亲吻结束,什么事也不会发生;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同的幻想,复杂的心情扯成一片无言的沉默,谁也不敢说结果如何。

 


但是咒语给出了最美的答案:在双唇相接那刻,沉睡的人气息就变了,他在这一吻中慢慢睁开了眼睛,那双紧闭多时的星辰般的眸子,在苏醒那刻印上了心上人的眼神。

 

 

 

 

 

 

10.

 

 

 

 

那是一个长长的梦境,美好却虚幻。如茵的绿草柔软得像宫中的地毯,看不分明周围都是什么花,只觉得温暖潮湿的空气里融着甜香。

 

 


艾伦醒来那刻还觉得耳边柔柔地环绕着微风。他眼前那双眼睛似乎久时未见,却熟悉到他心口一滞。一瞬间话都说不出来。

 

 


清醒之后才被告知了所有真相,惊惧又庆幸的艾伦殿下希望传话给所有人,“我没事了。”那些信使都被召集快马加鞭赶回宫里,刚要开始的谣言和灾难终止在那个跌宕的早晨。

 

 

 

国王在金殿上得到了仙女们善意的指引,“这个恶咒的的确确停在了今天,艾伦王子前途光明。只不过陛下还是要学着接受真实的爱,让艾伦殿下自由地追求自己的幸福。”

 


 

老国王对最后一句话不明所以,只能报着万分感恩的态度照单全收。后来他问了身边的人,仙女的话作何解,有一个年纪轻轻却颇有想法的金发少年告诉他:“就是说,艾伦殿下和这位吻醒王子的所谓‘真正心上人’……并不需要另一场新的婚礼。”

 

 

 

 

 

 

 

 

 

11.

 

 

 

 

 

 

“因为担心吗?”艾伦靠着床背,眼神很亮,看起来你精神不错。这样的昏迷就像睡了一觉,时间和深度都刚刚好。

 

终于……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人,有神的眼睛、有力度的手,比晚宴上和早晨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艾伦美好太多。但是利威尔没有接话,披着那头自认为古怪的长发,一身礼服,光着一只脚,坐在床沿。

 


在这个华美繁复的卧室里利威尔被这身衣服勒得浑身不自在,腰太紧,肩太窄,裙摆太拖沓,好像哪里都不合身,穿在自己身上怎么都不合适。

 


艾伦看到他那只磨得发红的脚,俯身过去伸手想握,被利威尔躲开了。“很疼吧?”艾伦看着利威尔的眼睛,依旧那么平平静静、黑得很深,收着八分淡漠两分懒散,被疲惫磨光了刻薄和尖锐。他扯开一个勉强的微笑,连自己都不知道的诅咒,最终还要利威尔这样牺牲才能解开。

 


牺牲……他并不想换一个平和适中一点的词。

 


“他们刁难你吗?”

“没有。”

“一路这样很辛苦吧?”

“没有。”

 


艾伦在这样不耐烦的语气中却忍不住笑起来,眼角嘴角都染着疼惜的味道。黑色长发披肩、包裹在白色礼服里的利威尔……“这是怎么做到的?像魔法。”


 

利威尔盯了他一眼,“……是一个很无聊的精灵,我跟你提过。”

 


艾伦会意地点点头,一身狼狈站在利威尔的阳台下的场景鲜明可见。“精灵的恶作剧”,那是利威尔的解释。他没有解释,他只有忐忑而真挚的玫瑰花。那个晚上不安又甜蜜的同床,第一次站在这个房间里看肖像,固执地牵手,在阳台上映着玫瑰花接吻,在教堂交换戒指。“利威尔?”他轻声地叫他。

 


在对方侧过脸的那刻,清醒过来的王子殿下给了他一个浅而真实的吻,不是回忆,是带着体温的嘴唇和真切的拥抱,唇瓣贴合的触感很熟悉,分开之后双额相抵交换的鼻息也很熟悉。在沉默的呼吸中,利威尔猛地感受到有一双手环住了他的腰,紧而用力。

 


在倒向床的时候,另一只水晶鞋掉了一半,剩下脚尖勾着鞋尖。这个吻热烈得多,带着艾伦殿下惯有的热情。利威尔的唇舌被卷进了热烈的纠缠里,艾伦的手掌捧着他的脸,长长的手指插进了黑色的发丝间。两个人的重量交叠,一起陷入了床的深处。

 


繁琐的礼服整个箍住了利威尔,在这样一阵深吻之后更要喘不过气来。这样的衣服艾伦却很熟悉,他摸索着利威尔身后的绑带,从上到下慢慢松开,解放了背部。利威尔微微松下了身体,但马上又紧绷起来。在他后背抚摸的手掌带着情色的气息,紧贴着皮肤滑向腰臀。

 


“艾伦!”这一声明显带着阻止意味的叫喊起了效果,身上的人停了下来。“……怎么了?”

 


利威尔调整了一下呼吸,“你还问我怎么了?”经过武装的语气依旧不如平时有力。艾伦低眼看着他,明白了过来。

 


“你是否愿意与艾伦成为爱人,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艾伦非常准确地念出了证婚的句子,声音不高,“利威尔对我说的是愿意。”他熟稔地轻轻捏起对方的一只手,像行礼一般轻轻一吻。

 

 


在神面前结为一体……绵长厚重的寄托感。


 

利威尔还在这个句子里出身,颈间的逗弄就让他分了心。温热滑腻的舌头和嘴唇吮吸甚至舔弄着耳下敏感的皮肤,身体的厮磨慢而煽情。鲜有触碰性器的经验,利威尔的下体马上发烫起来,在裙间顶出一块凸起,隔着绸面摩擦着艾伦的身体。

 


艾伦的唇顺着脖颈啃咬而下,在礼服的领口停了下来。贴身的上衣无法拉扯开来,艾伦伸手提起了袖口,引导着对方脱出一只袖子,半侧肩膀带着一小片前胸便露了出来。利威尔扬起了脸。他赤裸的前胸上落下王子的一串碎吻,没有褪去衣服的身体在细致的裙衣里摩擦。长发散在肩头,陌生的微痒感觉带来微妙的羞耻感。

 

 


艾伦的手撩起白色裙摆,顺着腿摸到了裙底。被人抚弄下体的感觉相当刺激,利威尔呼吸粗重地弓起了身体。艾伦模糊地回忆着两个男人做爱的方法,他试着用手指开拓这具遐想已久的身体。

 


利威尔在各种各样青涩的尝试中,烦躁地踢掉了鞋子。最终他们还是勉强却执着地结合了。一个上衣凌乱,跪在对方两腿中间,一个衣衫半褪,裙摆被掀开。

 


 

在床帏中迷醉的感觉让人神智不清,利威尔不知道何时自己已经变回了黑色的短发。他担心着这一切结束之后,会不会继续被人质疑。

 


但是艾伦看起来丝毫没有担忧----一如往常。他们胡乱地搂抱在一起,交换口中的津液,缠绵的唇齿带着依眷。

 


 

在神面前结为一体时,爱从来不该背负任何罪名。

 

 

 

 

 

 

12.

 

 

 

 

 

从前有一个时代,是个美好的时代。

 


王子受了可怕的恶咒,因为一杯酒而在婚宴中昏睡过去。他的爱人因此被质疑,被赶出了宫。但是因为命运的安排,王子的爱人用真爱之吻解开了咒语。

 

从此再也没有人怀疑过他们的爱情。

 


王子和他的爱人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FI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160)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