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吻我,宝贝 (童话架空,R18短篇 ⑦

6.5

 


 

—艾伦,你是否愿意与利威尔成为爱人,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利威尔,你是否愿意与艾伦成为爱人,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我愿意。

 

 

 

 

假使是梦,一生也不愿醒。

 

 

 

 

 

 

 

7.

 

 

 

 

 

 


明朗的天气,微风里带着隐约花香。

 

 

 



今天是个什么日子?“利威尔……利威尔。”德洛尔手撑着地面,像蜥蜴一样来回爬了两圈。他低低地叫着这个名字,像念着古旧的咒语。

 


花园里一片寂静,利威尔母亲的坟墓安宁地陷在角落里,笼着几丛白花,她的儿子却不在这间房子里。德罗巴的尖耳朵动了一动,他转着大而圆的眼睛考虑着什么。

 


“利威尔,利威尔!”他的声音更低了,却变得相当尖锐凄厉。利威尔的命运已经改变了……利威尔去了艾伦·耶格尔身边。……那个受了诅咒的艾伦·耶格尔。德洛尔盯着远处虚无的一点眨起了眼睛。

 


利威尔的父亲,继母,三个妹妹的声音在他的脑中灵活地滑来滑去,清晰非常。“舞鞋”“王子带走了他”“竟然还要办婚礼”“真不想去”“可是不去也不行,出发吧”。德洛尔仔仔细细地听了一遍,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样子十分可笑。

 


仍然深陷诅咒的艾伦王子、还不被人民全部接受的男王妃、抱着真爱信仰固执己见的国王、爱戴王子不愿干涉的民众、嫉妒记恨心有不甘的女人。德洛尔咯咯地笑起来,身边没有冷嘲热讽的利威尔他越笑越夸张,最后嗝地抽起气来,像哭了一样。

 


人类就是这样,人类……他揉了揉眼睛,啧啧啧啧地摇着头。认识利威尔的时候他就说自己一千岁了,其实今年刚刚满第一千年。整整一千个春秋冬夏,人世间的生生死死竟然还是那么有趣。

 

这一棵小小的树比不得原来深幽的森林,他却躲在这里快一百年了,用一双无人能见的眼睛见证了不少恩恩怨怨嬉笑怒骂。直到遇见利威尔,这个聪明却孤僻的怪人。

 


“你是什么东西?”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利威尔的轮廓还没那么利落分明,语气平静而尖锐。

 

德洛尔瞪大了眼睛朝他看了许久,终于明白这个孩子的确看得到自己,他咧开嘴像是微笑。“啊……神奇的人,神奇的人。”从此变成了利威尔的人生中唯一可以交谈的生物。

 



德洛尔从不遗忘,他精准地调用了这段记忆,印象中的利威尔仍是那样鲜亮的稚嫩模样。他现在即将变成王子的爱人?艾伦·耶格尔王子……德洛尔闭上眼仔仔细细地搜索了艾伦·耶格尔这个人,然后他用力挣开眼睛,思维终于步入了正规。

 



艾伦·耶格尔……受无数人尊敬并喜爱的王子,今天已经举办了婚礼。他站起来,鼓足劲吸一口气,然后呼出来。王子的诅咒还没结束。国王曾经设想的“找到真爱”并不能结束可怕的预言。

 


酒会……德洛尔原地踏踏地跺了几下脚,猛地抬起头。就是今晚……马上到来的夜晚……十八年的咒语将用第一杯酒把王子灌醉。王子进入昏睡,需要真爱之人的吻才能醒来。精灵敏锐的灵力一瞬间通悉了一切。

 


想想就很有趣不是吗?

 


德洛尔呆了片刻,然后动着嘴唇默念“王宫”,一瞬间消失在了树下。婚礼散场后各自回家的人们路经此地,却无人发现。他们看去,那原不过是一片普通的草坪。

 

 

 

 



王宫里的气氛依旧相当热烈,跟精灵预计的一样,还在王子大婚的气氛里不能自拔。毫不自知的人们来来往往端着盘子,满脸喜色地向金殿走去。

 


德洛尔无声无形地跟在他们身后,迈着小而快的步子灵巧地蹿动着。“利威尔在哪里?……”他自言自语着钻入了厅内,环顾一圈,看到了正坐在皇家私人宴会正席的利威尔。艾伦·耶格尔依旧穿着白礼服,细节上看与舞会的装束不同;利威尔的礼服却是黑色的,露着衬衣繁复的领口和袖口,腰身缀着一行银亮的流苏,让笔挺刻板的样式变得优美起来。

 


德洛尔看着一黑一白两个人,微微顿了一下。真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利威尔……他露出感慨又复杂的神情,看起来既天真又老辣。“不要让他发现我……”


 

利威尔紧张吗?他很紧张吧?德洛尔睁着大得可怕的眼睛,两手怪异地曲在胸前,一动不动钉在角落。黑礼服男子所有的表情都被他收在眼里,“你知道那个诅咒的……而且,你也在担心着。”德洛尔说到这里,挑着眉毛露出个滑稽的表情。

 


在国外演讲之后,场面更加欢庆起来。一千岁的精灵,一边担心地注目着利威尔的动向,一边好奇又紧张地看着王子。他跟利威尔交谈,跟别人交谈,走动了一次,又坐了下来。

 


终于……他端起了银酒杯。

 


哦……近了。

 


皱皮尖耳的生物盯了一会儿,突然垂下手,弯着腰站在那里。

全场人都听到了银器落地的“叮——”声。

脆亮明快,还伴随着滚动的碌碌杂响。不轻不重的音响敲断了整场欢宴的乐声、笑声。

 


德洛尔的眼睛闪着无辜却悲悯的光,果然是这样……礼装隆重的艾伦王子,在所有人惊异的目光中,倒在了椅子上,脸平和地侧向一边,合上了眼。

 


骚动瞬间爆发,国王一下站了起来,席上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围着贵族的仆从们也紧张地停住脚步,围向艾伦王子。

 


“他没死!别喊了!你们心爱的王子没有死!”德洛尔走了起来,向周围惧怕的人们无用地喊道。他已经放开了声音,但是没人能够听见。大家都惶惶地猜测着,还有人发出尖声的惊呼。

 


混乱中只有一个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精准地看向人群中的德洛尔,远远盯着他不放。

 


 

利威尔。刚刚宣誓结束,要跟艾伦·耶格尔无论生老病死也要相守的利威尔。

 



德洛尔直视着那双深色的眼睛,突然有些愧疚,一瞬间又变成新奇。把利威尔送去舞会的夜晚清晰展现在眼前。那个穿着礼服、踩着高跟鞋、眼神空洞地向王宫走去的紫裙姑娘。那时候他就在想,利威尔……会有与众不同的收获吗?

 


 “利威尔现在不好过吧?”德洛尔隔着很长的距离,凭空做着口型。“得而复失。”他摊手比了个手势,故意一字一字咬得清晰。

 


精灵眨了眨金眸,也不知道利威尔看清楚了没有,自顾自转过身走了。德洛尔觉得自己的心情并不快活,即便亲眼看到了一切也不快活。大家都在清一色地担忧,拼命往王子身边涌去,这样的场景……一点也没看头。

 


那一夜,德洛尔一直在树上窜来窜去。他紧闭双眼,拼命地搜索着关于王子昏睡不醒的消息。

 


宫中一片慌乱,医生束手无策,国王正在派人邀请能够赐予祝福的仙女。无法封锁的消息传到了宫外,民众们从王子大婚的梦幻中醒来,不断为艾利·耶格尔祈祷。

 


有纯粹的关怀,有少女向往的破碎,有对于婚事的不理解,甚至对利威尔的谴责,形形色色的反应让德洛尔莫名地沉默了很久,又笑了很久。他凭着直觉,在无数场景中摸索到了利威尔。

 


关于利威尔的景象中,语言变得很激烈。周遭事物转动地很快,德洛尔的眼睛突然转个不停,左左右右地闪动着。他皱紧了眉头,然后陡然松开。

 


夜色安静,身似隐形的精灵在黑暗中睁开眼睛,眸子隐隐发着亮。他小心翼翼地从树杈里探出一个头,望向花园的来处。

 

 

轻轻的脚步压着窸窸窣窣的声响,那是德洛尔熟悉的步调。他慢慢舒展伸长脖子,把自己的脸完全暴露在对方的视线中。

 


依旧是白天那身贵气逼人的黑礼服,神情勉强算是镇静,却带着深而不易察觉的情绪。德洛尔一向很懂这个人,而且现在似乎……掌握了他的命运。“利威尔?”尖细的嗓音叫出了这个名字。

 


利威尔仰起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德洛尔,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不如原来那么清润。“你都看到了。”

 


德洛尔露出不知情的迷茫眼神,“哦~利威尔说的是什么?我没看到啊。”他爬到另一条枝上,又看向来人,“不过……利威尔看起来遇到麻烦了。”

 


黑发男子浅浅地咬了咬下唇,“别装了,我明明在王宫里看到你了。大喊大叫不知好歹。”语气倒还是那么尖刻,却缺了些什么。

 


德洛尔看他那个样子,只能咧大了嘴笑,“利威尔生我气了吗?”不止生气吧?但是……无可奈何吧?利威尔很难过吧?他现在很需要帮助?他扯出一串逻辑不明的想法。

 


 

“这一定是不祥的开始!”

“婚礼之前我就有这样不好的预感。”

“说得直接一点,艾伦王子终究还只是小孩子脾气。不懂什么爱不爱。”

“把现在这位……送出宫吧。”

“还是去寻找鞋子真正的主人吧,绝不是个男人。”

“那晚我看到她了,虽然只是个背影。”

 


在贵族的议论声中,国王无奈地公开了十八年未曾开口的秘密。王子一直无法摆脱的诅咒、十八年后应时生效的诅咒。

 


在深夜的皇宫里,大家人心惶惶,不得安宁。一面松下一口气,把希望寄托在了真爱之吻身上。一面又开始变得担忧,如果舞鞋真正的主人也不能够吻醒王子,是不是这个十八岁的英俊少年就将永远沉睡。

 


美好而辉煌的时代,总有色彩亮眼的传说和希冀,似乎只有爱是永恒的解药和钥匙。

 

 

 



而这一份解药、一枚钥匙,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德洛尔望着树下的利威尔,忍住了自己的笑意。

 


利威尔吞咽了一下,接过话说,“我没生气,只不过,我要你帮忙。”德洛尔半个身体都侧在外面,脸上是“愿闻其详”的好奇表情。

 


利威尔撇开了目光,声音不高,“再来一次……”措辞带着讽刺,却可以听出真挚,“那个……把戏。”德洛尔这下真的笑了出来,眼睛睁得很大,嘴也张得很大,这样的面容有些狰狞,不过他的的确确是善意的。

 

 


 

 




TBC


6.5鸣谢lofter@S`T`K  罐子  百度ID@赐我一只白斩鸡 

呜呜QAQ帮我改文的达令☆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8)
热度(101)
  1. レイジー猫🐱水酡颜 转载了此文字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