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遥真】简单哲学

一.

 

 

 

 

遥一直喜欢夏天。

 

从地面一路闹起来的颜色,花花草草,灌木高树,蒸腾着暖湿的热气。路阶上的缝隙里挤出一小排一小排无名的杂草,夜晚的蝉噪声方向不明、轻而清晰,像是各个角落都争相冒出一些生的气息。空气发闷,却带着轻快。

 

水似乎是最为缺少的东西。汗淋淋的颊背、湿漉漉的冰淇淋盒子,干渴的触感到处可见。可是对于遥来说,夏天最不可取代的意义就在于水。

 

凉薄通透的东西,似乎无力绵软,却带着自己的脾气。接触到水的那刻,似乎身体某个部分就与水相通了,从身心深处流泻出一股满足感。无法驾驭……却可以融在其中,无偿地享受。

 

水……

 

遥一个人发着呆,舔了舔嘴唇。他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沉默地听着隐隐约约的浴室水声。真琴还在洗吗?他瞥了一眼对方带来的书包,装衣服的袋子被带进了浴室,剩下的东西寥寥无几,整个包扁塌着,却很平安地立在地上。

 

遥盯了一会儿,又转回头。电视剧黑着屏幕安静得很,四周一切都没有人气。他垂着眼睛盘起腿,脑海里闪着莫名的念头。这几天……一直想着这些事。

 

 

 

 

 

几天之前,只是一个一同回家的傍晚,两个人背着书包并排走在一起。

 

“旅行?”遥看了看真琴,“去哪里?”

 

“还不清楚,应该是要全家人一起去。”真琴笑着答,“只是想问问遥酱愿意一起去吗?”

 

“不去。”这样的事情太麻烦了吧,遥很平静地拒绝了。

 

真琴转头看着前方,“好吧。遥酱假期会干些什么呢?除了游泳。”

 

遥认真地想了想,似乎没有别的答案。他微斜着眼看着真琴的侧脸,“还不知道……可是你为什么要问我一遍遍问我旅行的事情呢?”他们隔了一段沉默,不紧不慢地走上台阶。

 

“大概是因为……喜欢遥。”那时候的真琴站在台阶低处,比遥矮了一截。他微微扬着脸,眼神却不在遥身上,“……很喜欢。”声音清澈和润,孩子气的明朗和略显成熟的温柔掺杂在一起,让人不忍心拒绝。

 

遥原地怔了好久,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喜欢?……

 

他想了一会儿,总觉得说不出“喜欢”这个词。或许真琴指的喜欢,也不是他想的那种喜欢……那样的“喜欢”,无论如何也不会这么轻巧地挂在嘴边。

 

不懂。

 

遥看了看对方,沉默地背过了身。身后的真琴没有流露受伤的神色,看他离去反而笑起来,“要走了吗?那我也回家了,遥酱。”

 

早就说过了,不要叫“遥酱”。遥放缓脚步,顿了片刻,低声答了一句,“明天见。”就这样把一句“喜欢”扔在了黄昏的风里。

 

 

 

 

昨天中午的午休。

 

“不吃午饭吗?”真琴盯着坐在原处不动的遥,好奇地侧过脸问。

 

“不吃。”遥压着胃里隐隐的恶心,平淡地回答。他从前一天晚上就开始胃疼,饿了一顿之后更加不安难耐。

 

“为什么呢?”真琴盯着他,看起来很担心,“生病?”

 

“……你去吃吧,别管了。”热伤风,还是单纯吃坏了东西,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遥不想开口说这些,沉默着撇开了眼神。

 

真琴眨着眼睛停了好久,想开口的动作缺被人打断了,同班一个女生小心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橘真琴君,外面有人找。”真琴和遥一起转头看去,后门口站着一个瘦瘦小小却面容精致的女孩子,穿着校服拿着一小包东西,神色紧张而期待。

 

……表白。

 

遥一眼就看出了来人的意图,但是真琴还有些不明所以。

 

遥盯着真琴快步走出去,礼貌地打了招呼,然后两个人一起离开了视线。楼梯拐角,还是天台?哪个人少的角落都可以吧。

 

遥撇过脸,对着窗外望了片刻。一个人独处,脑子里空荡荡,空腹翻腾作呕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他站了起来,镇定地迈步走出教室,想透透气。

 

午休的时间人来人往,遥还是一眼就看到了走廊尽头的真琴。有些羞怯地笑着,表情却有些尴尬。遥觉得他摸着头的动作有点傻。

 

果然是表白。  遥放慢了脚步打量了一下。一高一矮一男一女的场景其实很和谐。他从小看到大的橘真琴依旧是那样,修长协调,清清秀秀,眼神里可以捏出一把暖暖的水。

 

她说了什么?“我喜欢你”吗?

 

从那天下午开始遥就一直心不在焉,时不时皱眉,脸色也不好。真琴问了几次没有结果,只能默默地在他杯子里灌满温水,提醒两句“注意休息”。

 

 

 

 

 

 

今天的遥也状态欠佳,对上课兴趣缺缺,只有在社团训练的时候提起了一些精神。准备离校的的时候,真琴看着他整理书包,观望许久,还是开口问,“遥酱……到底怎么了?”

 

遥吸了吸鼻子,抛出一个短短的句子:“病了。”说出口的时候他自己都很惊讶。

 

真琴果然很紧张,那个担心惊惶的表情遥一直不喜欢,总觉得太夸张,现在看起来倒莫名有种和谐感。“哪里不舒服?”

 

这个问题遥又不想回答了,“……你就别管了。”真琴闻言,肩膀微微垮下了一点,带着克制的不满的眼神转过头,“遥总是这样,那你自己要注意身体啊。”

 

遥看着他合上课本也开始收拾,又开口:“我父母这两天都不在家,大概是我自己吃饭太不规律了,不舒服。”不在家是事实,后面的原因像是随口说出来搪塞真琴的。

 

遥知道他会相信。“哎?遥酱不是很擅长做饭吗?”真琴停下动作,递来担忧的眼神,“好好照顾自己吧。”他低头摆好东西,又抬眼看着遥,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需要……我跟你一起住吗?生病的话也要人照顾啊。”

 

生病、照顾、一起住。家中长子的思维浅白而温暖。他似乎随时准备着捋起袖子抱起别人问“今天乖吗”。

 

遥看着真琴真挚的眼神,那里面带着厚厚的、让人想压榨的柔和。不管别人需不需要他的关心,他都一直在。遥的声音不高:“我说不需要的话,你也会坚持来的吧?”

 

真琴露出有些讶异赧意的表情,然后顺理成章地接过话,“我是为你好啊……那我晚一点收拾好再来。”

 

遥没有答话,默默地调开了眼光。

 

 

 

 

 

 

喜欢?

 

 

总觉得喜欢比爱还朦胧,难以琢磨。遥盯着桌子发着呆,木桌板是坚硬刻板的质地却有着敦厚朴实的色泽。

 

夏日的天色还拽着一丝透亮。遥回过神来的时候,浴室里的水声已经停了。隔了没多久门就被拉开,真琴的脚步声慢慢近了。他穿着宽松的衣服擦着头发,表情很放松。

 

“遥酱?在哪里?”话音未落就在房间里看到了遥,真琴呆了一下。

 

“这里。”遥直视着真琴,扔出一句毫无用处的回答。真琴身上纯色的短袖和长裤看起来内敛而亲和。

 

真琴勾起唇角,“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呢?”他一边揉着手上的毛巾,一边坐到了遥身边,“遥酱要不要测个体温或者吃点药呢?”

 

遥瞥了他一眼,“你不要这么夸张。”

 

真琴垂着眼角笑起来,“我很担心遥酱吃不下饭啊。”

 

像哄小孩子一样……遥没有回答,仔细打量了一下刚洗完澡的真琴。似乎整个人都浸在薄薄的热水雾里,眼睫毛有规律地一动一动,从眼角到嘴角都挂着软软的笑意。女孩子很喜欢这样的类型吧?长相好,身材好,脾气好得不得了。

 

遥很少在意这些,很少那么认真地看真琴,这样长长的一个停顿倒显得古怪起来。

 

穿着睡衣、头发微湿、距离自己很近还一直盯着自己看的遥酱……真琴手中的动作慢慢放缓,“遥酱?”

 

“……那个女孩子是来跟你表白的吧?”遥平淡地戳出一句。

 

真琴“哎”了一声,然后反应了过来。“那个……的确是。”说话的表情带着真实的羞赧,“明明是昨天的事情,怎么遥酱今天突然提起?”

 

原因?

 

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他只是一直隐隐地记着那么一件事。“没什么。”

 

真琴端详了一下遥的脸色,觉得并没有生气。“我没有答应,很抱歉地拒绝了。”

 

遥又抬起脸来,无言地盯了一眼真琴,没有接话。真琴又笑了笑,“不能随便挥霍女孩子的心意啊。”遥想起了那个女生带的礼物,真琴肯定不会收的。

 

收着巧克力或者自己做的饼干,精心装成最完美的样子。捧着一份青涩的感情走到橘真琴面前,眉目是自己无数次内心描摹的样子,最终还是没有好的结局。

 

“为什么不答应?”遥漫不经心地问。

 

真琴似乎很惊讶他的问题,他的眼神动了一动,眸子深处闪过什么,“……刚刚说了啊。”一顿,“不是喜欢的人,就不行。”

 

遥侧目看了看他,表情柔和了一些,还带着一丝微妙。……“喜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43)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