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赔偿义务人 (已完结)

R18短篇

谨以此文,献给:KK,诹刈,阿串。

 

 

 



 

 

 

 

黑咖啡,干涩带香。

 

利威尔坐在酒店里看着渐暗的天色,百无聊赖地发着呆。他手里的骨瓷杯还冒着水热汽,黑棕色的稀薄液体散发着美式咖啡特有的味道,这个味道总是让他想到刷锅水。天知道为什么那个小鬼这么喜欢。利威尔淡淡地尝了一口,啧啧两声。

 

案子已经结束,这一趟半月有余的出差总算进入尾声。利威尔换了一个姿势架起腿,背脊和肩膀的隐隐酸疼昭示着身体的疲惫。

 

“利威尔,这是要过劳死的征兆。”艾伦总是这么跟他说表情认真,毫不容怀疑。利威尔的垂着眼睛盯着那杯并不可口的咖啡,眼神溶进了寡淡酸涩的液体里。不工作想干什么?吃喝玩乐?过劳死,是拿来吓CEO和记者的吧?他尖锐地顶撞着遥远的恋人,无声地抗议。脑中高速运作的各种念头,在工作结束之后仍然打着旋,转个不停。

 

艾伦还在事务所里,而自己,正在距离他们的家数百公里外的沿海城市。

 

 

在利威尔出差之前,他承诺“每天一个电话”,的确做到了。

 

 

前几天利威尔忙得根本不睡觉,一边揉着眉心一边抱怨委托人说话逻辑不清,右手一支铅笔,右手边又摆一支钢笔,身前是一堆密密麻麻五号字文件。艾伦在事务所的档案室里,一边珍惜地听他的声音,一边手脚并用地查资料。

 

 

“什么时候能跟利威尔一起接case呢,就可以一起出差了。”艾伦用肩膀夹着手机,两手快速地翻动着书页,口气很是期待。利威尔没有鼓励,甩开一本文案,又打开另一本。开口冷淡地回应,“现在就可以。倒退回去当 Paralegal,然后飞过来给我端茶送水。”铅笔在A4纸上划下一个重重的“CAUTION”标记。艾伦闻言,解释着,“我的意思不是助理,是……真正合作办案。”这一直是青年的憧憬,是他为之努力的目标。

 

利威尔心里一笑,合作办案早就不是他的风格了。他的眼睛很专注,笔速也没有慢下来,“等你拿到真正的partner的资格再说吧。努力啊……”忍无可忍地打了个哈欠,“……小鬼。”熬夜的晕眩让他口气平淡,带着倦怠。

 

 

事务所里最为年轻的实习律师笑了,连连“嗯”了几声。“……利威尔要找的东西,我翻到了。”用最快的速度传真了资料。利威尔背对着传真机,听到FAX的声音哗哗地响起,顿了片刻,“速度真快。”一支铅笔敲在桌上,发出轻轻的脆响。

 

“不用谢。”电话那头的声音相当愉快,并没有在意对方根本没出口道谢。然后电话被利威尔掐断了。

 

面无表情的男人站起来,按照页码收起了所有的纸页,拢成一叠敲在桌上,理得整整齐齐。却在转身之前又听到了传真的声音,电流波动之后,最后一张A4纸滑了出来。

 

这个笔迹他很熟悉,笔试阅卷的时候就被所有partners告知“有个男孩子的字真的很漂亮”,在之后的所以文件、信件、家里的便利贴上也总是看见。

 

“利威尔一定要注意休息。我很想你。来自:艾伦。”

 

规规矩矩,“来自”而不是“from”。利威尔盯了很久,没有去拿那张纸,仿佛会被烫伤。他平静地回到桌子前坐下,小口小口地喝了半杯咖啡。

 

 

 

 

案子结束之后,手上拿的依然是咖啡。利威尔很是无趣地放下了杯子,闭目养神。明天晚上的班机……真是厌烦晚上的班机。穿行在深夜的高空总有一种不真实的虚幻,窗外是一片苍茫的深黑,城市的灯火在远处,舱内却满是人气,睁眼的闭眼的人。这让利威尔很不舒服。

 

现在的天色也已入夜,灿亮的光照亮了都市。从窗口看出去是一片高低起伏的楼,而且众数都在他这个房间的低处。这才是让人舒心的角度。利威尔送了送肩膀,享受着单座沙发的柔软。这样的日子适合一杯酒和一场热烈的性爱,好好解放一下劳顿的身心。

 

 

 

手机铃声又响了,响得似乎正是时候。利威尔捏着手机,接听的动作很是散漫,“艾伦。”艾伦的声音马上从另一头传来,“结束了吗?”

 

“……上午就结束了。”利威尔更深地陷进了沙发里,“现在我在酒店休息。”把“休息”两个字咬得很清晰。“你在做什么?”

 

“开车。”实习律师的隐隐笑意收拢在简单的两个字里。

 

“刚下班?”真是司空见惯的“事务所作息”,利威尔倒并不惊讶。“我猜你又在忙无偿法律援助。”只是随口一说。

 

“的确。”答得却很快,“因为一件误工费的案子。”艾伦那里可以听到车流的声音。

 

利威尔一顿,有些迟疑,“麻烦吗?”

 

“不不,不麻烦。很简单。我今天忙完之后就可以结束了。”艾伦说得相当诚恳,音效似乎是带着耳机。利威尔不知道如何接话,就这么抓着手机静静听了一会儿。

 

“利威尔想我吗?”艾伦总是热衷这样的问题。“你是不是结案之后就洗了澡,饭也不吃。”

 

利威尔淡漠地无视了前一个问题,“这也是过劳死的征兆对吧?只想洗澡,不想吃饭。”把“过劳死”当成笑话一样。

 

艾伦笑了笑,“我只是在想,你穿着什么衣服?是睡衣吗?还是酒店的浴袍?”

 

利威尔吸了吸鼻子,站起身来拉上了窗帘,又坐回沙发上,“没有。还是衬衫西裤,我本来打算晚上出去一趟的。我想去见一个老同事。”

 

“为什么没去?”艾伦问道。

 

“因为他的手下在早上刚刚被我骂得一无是处,输得血本无归。”利威尔平静地开口。

 

艾伦想了片刻,“哦……你今天早上的对手吗?那的确有些尴尬。”

 

“不。”利威尔否认了,“输不输没那么重要。只是我没那个心情而已。”他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艾伦觉察到了抗拒,“没有心情就别去了,休息一下也好。你在酒店?一个人?”

 

这样简洁的两个问题刺中了利威尔,他莫名地有些烦躁。“对……”

 

艾伦又笑起来,“那你为什么不承认你很想我。你一定很想我啊。”口气很坦率。

 

拿着手机的西装男子眼神微妙,艾伦的声音很近,人却相隔太远,这样的差距让人心累。他仍然否认了,“好好办你的无偿。其他的别胡思乱想。”

 

艾伦感慨地笑道,“这是胡思乱想吗?……利威尔穿着衬衫和正装裤子的样子,也很诱人啊。是哪一身?”

 

利威尔有些无奈地撇了撇嘴。

 

艾伦没有得到回应,独自接了下去,“出庭一定是最刻板的那一身。那……接下来的选择还是很多,真是猜不到啊。如果我在的话……”

 

两个人都作了一个停顿。“我会一颗一颗地解开你的扣子。”艾伦的语气跟刚刚略有些不同,“从下到上。然后把手伸进去……”

 

“够了够了。”利威尔有些好笑地阻止了他。

 

“没有够啊。”艾伦并没有停下,利威尔可以想象得到他的表情,“这才刚刚开始吧。”这个轻轻巧巧的尾音勾住了利威尔的神经,像是有一根手指滑过他的背脊。“然后我会摸你的腰和前胸,咬你锁骨。利威尔喜欢这样,不是吗?”

 

真是……过分。利威尔不安地在沙发上动了动。“开你的车。”

 

“我在开,现在还有点堵。”艾伦的声音仍然很正常,“不止是锁骨,我会咬你嘴唇和下巴,然后把你扒光,在酒店的床上做一次,再去浴室做一次。”语气相当自然流畅,还带着一丝甜蜜。

 

利威尔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有些发热。现在如果艾伦在,就这样被脱下衬衫西裤,在沙发上做一次也不错。两个多礼拜以来紧绷的精神解放了片刻,就开始被这样的念头占据。造孽……利威尔缩在沙发上,曲起了腿。艾伦……应该只是开个荤腔随口一说。他有些窘迫地告诫自己。

 

“怎么不说话?”艾伦那里的嘈杂声音响了一些,“这样想着就越来越想你了。从后面好吗?”利威尔还没理解他的意思,下半句就到了,“扶住腰从后面进去,利威尔会把背绷得很紧,我一直想知道你是不是在床单上蹭自己的乳头。”

 

受不了……“闭嘴。”利威尔打断了他,“两个礼拜而已。”更可恶的是他自己都被刺激得不轻。

 

“事务所难道能喂我吗?是工作餐还是外卖?”艾伦笑出了声,居然还带着些许委屈,“想念利威尔。太想你了。你深夜一条短信就把我叫起来,通宵翻档案。我那时候就在想,你咬着铅笔愁眉苦脸的样子一定特别可爱。”

 


 

“才没有咬着铅笔愁眉苦脸。”利威尔冷冰冰地回击,语气却不如他自己想的那么有气势。

 

“没有吗?那就是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资料,一手勾画一手翻书,满脑子是‘对手都是蠢货’。”这句讲得很精准,“所以我很想把你抱到床上去,做上很久,做到你神志不清,累了就睡觉。”

 

利威尔想到了走之前那晚,就在床上。艾伦要了他三次,都在床上,却淋漓尽致。艾伦仍带着一些青涩,却已经不再无措和紧张。“利威尔……叫出来,给我听。”他一边大力地抽送,把自己顶到深处,一边带着粗重的呼吸微笑。利威尔感受到打桩一般的戳刺和深插,在床上微微晃着腰迎合,青年才俊宽阔有力的怀抱让他沉迷。嘴角泄露的声音有些破碎,“艾……艾伦。”

 

这样一想,现在的处境就变得更为尴尬了。利威尔盯着紧闭的窗帘几乎想叹气。“别说了。好好开车。”翻来覆去也只能说出这些,然后简短地告别,挂了电话。

 

艾伦的“好好休息”话音未落,他就收了线。安静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气息。利威尔仰面靠在椅背上,挥之不去都是难以启齿的念头。

 

艾伦的脸就在眼前,颀长俊朗的身体,合身得体的正装,“利威尔。”就是那样的声音,还带着少年的清脆,却已经有了成熟的韵致……“然后把你扒光,在酒店的床上做一次,再去浴室做一次。”刚刚的话又在脑中响起。利威尔检查了窗帘,然后慢而犹豫地慢慢解开皮带,拉下了裤链。他很久很久没有做这样的事了,仿佛自慰也冒犯了他的自尊心。

 

 

但是……今天,真的太想要了。他伸手直直地探向了双腿间的性器,手掌尽力地包裹住了自己。利威尔扬着脸,有些羞耻地拒绝地低头。掌心和五指带着渴望紧贴住棍物,上上下下动起来。太久没有自行解决,这样陌生又热辣的感觉让他想到了学生时代。就像……艾伦这么大的时候。

 

艾伦……

 

没有另外一双手,也没有带着温度的嘴唇,利威尔有些空虚,只能尽力满足着腿间的器官。他把裤子拉得更开,下体从内裤中暴露出来。无意识地微微闭着眼,一只手用力地来来回回挤压刺激自己,一只手探进了自己的衣服里。拽开衣角,摸向腹部和前胸。学着艾伦的样子,胡乱地抚慰着自己。下体的肿胀越来越大,热液和理智都流向了下半身。利威尔侧过脸,喘息着。手的动作变得很快。

 

随着上下套弄的力道慢慢加重,利威尔的呼吸越来越不稳。就快要……到了。顾不得这一身整整齐齐的衣服,他直接就想射在这里。“啊……”无人的空间里,利威尔没有忍住呻吟的声音,头靠在椅背上,性器在自己手中硬得不可思议,他觉得快要进入高潮了。

 

就在这样的时刻,门铃却响了。“叮”声像是刺入快感的利刃,带着可怕的冰冷。利威尔简直喘不过气来,整个人都僵硬了。

 

“叮----”声又响了一遍,带着门外的人的坚持。利威尔停下了动作,有些绝望寻找一下理智,定了定神。能不能装没人?他在原地冻住了,身下的欲望却仍然坚挺,不停消磨着他的耐心。

 

门铃的声音已经响了第三次。

 

 

利威尔平息了一下呼吸,直觉可能有人有事。一边思索着如何快点打发走对方,一边缓慢地拉上了裤子。硬烫的性器被勉强地裹进两层裤子里,然后利威尔整理了一遍衣裤。上上下下扫了一眼,觉得自己看起来还算正常。但是仍然无法抵挡羞赧的感觉。

 

 

利威尔克制着腿软的感觉,站直了身体。这时候门铃响了第四声。……造孽。利威尔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换上淡然的表情,慢慢走去了门边。

 

 

 

艾伦进门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景象:眼神带着水汽和迷茫的利威尔,带着自以为严肃认真的表情,满脸戒备。他熬夜数天,一边帮助利威尔,一边超负荷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就是为了这一天。调用年假,飞来利威尔身边,在这个陌生的海滨城市给他一个惊喜。

 

刚刚电话里的恋人不还好好的吗?“利威尔。”艾伦笑得从里到外都带着幸福,“我特地来找你的。……我以为你会很高兴。”有些呆愣的利威尔怔在那里,眼神失去了锐利和防备,一瞬间有惊喜,然后不可救药地开始变得难堪起来。“……你,不是在开车吗?”刚刚还在天边的人……现在就出现了?

 

艾伦拉着简单的行李箱走了进去,一手带上门,一手就搂住了利威尔。“我刚下飞机就去了车行租车,刚刚的确在开车。”他的愉悦带着小孩心性。

 

怀里的利威尔顿了片刻,堪堪地接过话,“哦……”语气有些无奈。

 

艾伦两手把他圈紧,“你想我吗?”仍然是这个问题,利威尔在他的胸膛感受到稳健而温柔的心跳,似乎很让人安心。但是一想起刚刚的场景他就觉得羞耻难耐……

 

艾伦照例,没有得到利威尔的答案。他并不在意,充满期待地抚摸着利威尔的后背,“我们可以玩两天再回去的吧?我请了假……你的话,去跟事务所说一声?”利威尔听在耳边,却进不去心里,“……知道了。”万分呆板地答应了。艾伦不惜这样的代价来见自己,自己却那么可笑。

 

利威尔闷在这个拥抱里,困窘地不想出声,却又无法克制地感受到了喜悦。……这可如何是好?

 

艾伦感受到了一些异样,轻轻收紧手臂。“一定累坏了。”利威尔低低地答,“还好。”伸出手臂拥住了艾伦。

 

这样的姿势让他们下半身贴在一起,然后艾伦感受到了利威尔裆部的热度。这样的程度,不是普通的勃起……艾伦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身体也不由地有些发烫,心里却还有一丝莫名的心疼。

这两个礼拜来他也一点都不好过。

 

想要。

 

好想要利威尔。

 

“不累的话,你快点说想我,一定要说……”艾伦笑着自言自语,逗弄着加班加点忙了两个多礼拜的恋人。两个人心口都堵着深深的渴望。

 

利威尔的反应早在意料之中,他撇眼不看对方,“……你真无聊。”心里的火花却慢慢染了开来,无法被冷淡的语气掩盖。思念了许久的身体,不是吗?没有不休的纠缠,只是变化着角度索取片刻亲密。第一记是短暂的唇吻,侧过脸来又是一下深深的吮吸。两个人抱在一起不停地啄吻、勾舌。十多天的思念和渴望直接就变成了行动力。

 

艾伦脑子里隐晦地描画了一下刚刚的场景,胸口涨开一股热辣的快感。刚刚独处的利威尔在想着谁?是自己吗?

 

青年熟练地解开了他们的皮带,然后扯下了利威尔的西装裤子。在利威尔解脱一般的叹息中,重重地捏住了他的性器,隔着最后一层布料给予了致命的挑逗。“这样还无聊吗,利威尔?”

 

不同于自己的抚慰,这样来自他人的刺激实在难以言说。利威尔膝盖发软,却被艾伦搂在怀里,不能倒下。艾伦一手支撑着他的重量,一手握着他的欲望狠狠地套弄,“你明明很想我啊……”真想说出“不说想我就不让射”这样的话,艾伦转了个不太好的念头。

 

利威尔轻轻打着颤,艰难地吞咽着空气,他想滑向床的动作屡屡失败。艾伦没有松开,任由他努力地站起些许,又软下身体。“嗯……”分辨不出是肯定的意思还是单纯的音节。艾伦手上的动作渐快,利威尔无法承受地绵软起来,他的脚还踩在裤管里,性器却被男人包在手中玩弄,“去床上……”清清冷冷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欲望。

 

艾伦的确放开了他,两个人凌乱地倒在床上。利威尔总算摆脱了下半身的衣服,艾伦却不再继续动作。他没有去捧利威尔的扣子,反而一颗一颗地慢慢解开了自己的衬衫,露出漂亮的身材。利威尔的性器高高挺立,顶端已经渗出了液体。他难耐地自己伸手想要触碰,被艾伦阻止了。

 

“还记得我说的误工费吗?”艾伦一手按住利威尔的右手,神色竟很认真。利威尔顿了顿,“是谁的案子?群体诉讼还是……”艾伦一下笑了出来,“是我的案子。我为了你大约有72小时不能工作。”利威尔明白了过来,刚刚在电话里的对话瞬间有了解释。“明明请了假就不要强词夺理,”利威尔没有丧失他的逻辑,“你算哪门子赔偿权利人?”

 

艾伦笑意更深了,“这可不像你说的句子……”利威尔慢慢地蹭着床单,“好话不能当饭吃。”刚认识的时候利威尔就这么教过艾伦,但此刻利威尔下半身空荡荡,无法抚慰的欲望翘得老高,自然听起来是另一番感觉。无法忍耐的被告看见艾伦毫不动容的表情,“……直接受害人,你打算怎么起诉?”他不想再继续纠缠下去。

 

“……只要赔偿义务人以身抵债。”实习律师勾起了嘴角,伸手重重地探向利威尔的性器。重新被触碰的感觉让利威尔叫了出来,“啊……”弓起了背,快感从下身一直爆发到头脑中。没多久利威尔就射了。长久的手淫总算在艾伦掌中结束。衬衫凌乱的执业律师浑身瘫软地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艾伦看着他的胸膛起起伏伏,心口一阵难耐。伸手褪去裤子,重重压了上去。他的舌尖绕着利威尔的樱红,留下一圈湿漉漉的痕迹。

 

艾伦手上还沾着利威尔的射出的精液,他舔弄着前胸,然后手指探入了利威尔的体内。身下的人有些抗拒地曲起了腿。艾伦落下数个亲吻安抚,然后张嘴咬上了乳尖,唇舌并用地欺凌着脆弱的皮肤。利威尔想到了他说的“在床单上蹭乳头”。在床单上,怎么样也不会有这么鲜亮的触感。舌苔的细腻和粗糙都跟这殷红的一点亲密接触,利威尔又疼痒又舒服地微微扭起身体,身后渐渐放松了下来。

 

艾伦慢慢搅动着两根手指,感受得到利威尔努力的配合,并不像平时那么别扭。因为……也很想念,对吧。实习律师心里酸酸胀胀,又甜蜜得不得了。他又探进去两指,一边耐心地扩张,一边在利威尔的腿上摩擦着滚烫的欲望。“想要你快想疯了。”平时工作很忙,也不见得能怎么亲热。但是真正这样分隔两地,对谁都是种煎熬。

 

利威尔体会了这样的胶着,他安慰般用腿侧碰了碰艾伦,然后又不可抑制地仰头进入了喘息。“艾伦……”身后搅弄的手指带着一丝热切,然后利威尔接受了一个短而浅的吻。嘴唇触碰的瞬间,一个炽热的尖端,试探地进入了他的身体。利威尔发出一声闷哼,艰难地寻找着氧气。粗壮的欲望一点一点开拓着他的身体,“啊……”利威尔咬着了下唇。

 

“别咬。”艾伦伸手摩挲着他的唇瓣,身下慢慢地浅浅抽动。滚烫的物体撑开了利威尔的身体,他觉得自己整个人被展开在恋人眼前,从里到外没有秘密。

 

在来回的尝试之后,艾伦的粗长终于大半没入了利威尔的后穴,他闭眼发出了哼声。利威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腰,深呼吸了片刻。没有套子的结合,艾伦的性器所有粗糙的质感都被包裹在他的嫩壁之下。在一阵琐碎的吻中,艾伦动了起来。

 

利威尔感受到腰身被固定了,然后热烫的棍物缓缓地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又缓缓抽出,带着恋人的思念。一开始很慢,艾伦顶入又拔出,一点点撩拨着对方。他的巨大被软肉温暖地包裹着,有说不出的满足感。

 

然后艾伦渐渐加快了抽送,两手支起利威尔的双腿,深深插进那炙热的小穴。粗大的硬物伴随着有力的动作近乎全根进入了利威尔的身体。“哈……啊……”利威尔双腿大开,承受着撞击。腿间的欲望又变得难忍起来,身后的抽插进进出出让他浑身无力无处可逃。

 

艾伦拉高了他的腿,贴在自己的身上,露出两人交合的部位。他的欲望捅进入那狭窄的地方,开发了每一处褶皱,并且随着深插的动作翻出一些嫩肉。腰部丝毫不放松,被精液滋润的性器越发顺畅地戳刺进利威尔体内。

 

利威尔觉得身后吞吐的粗长越来越胀,却被突然抱了起来。艾伦把他锢在怀里,阴茎更深地顶入了利威尔的身体。“啊……”利威尔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吓,伸手勾住了艾伦的脖颈,他被顶得一下一下起落。艾伦的脸变得很清晰,他身下的动作依然用力。隐晦的水声淫靡动听,让气氛情色难耐。

 

两个人的胸膛很近,利威尔在高潮那刻眼前几乎发白,都无法感知到自己是不是叫出了声,抖抖索索射了第二次。然后又被放倒在床上,身后的棍物一阵快速的冲刺之后终于喷出了白浊的精液。一股一股灌入他体内,炽热滚烫。

 

 

在高潮的安静中利威尔仰面躺着,没有开口说话。艾伦没有拔出性器,双手撑在他脸颊边,不规律地呼吸着,“……这次‘累坏了’吗?”

 

利威尔动了动手指,声音有些沙哑,“被告……尚且活着……”不冷不热的玩笑。

 

艾伦笑起来,“你抵债的日子还很长。”咬了咬他的唇角。

 

 

 

 

剩下的半杯咖啡早没了温度,立在孤单的矮柜上,凝着苦香。与它相接过的那双唇却不再寂寞,有了爱人。






FI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
热度(408)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