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吻我,宝贝 (童话架空,R18短篇 ⑥

 

 

 

六.

 

 

 

 

 

 

这是王宫。

 

利威尔从下马开始就心情莫名。

 

艾伦王子在他身右,阿明·阿诺德在左边。其余的人在进入室内前一刻就停下了脚步。立在殿外目送剩下的三人走远。

 

利威尔难得对周遭情景有一些兴趣,却没有时间在任何房间逗留。 从侧厅进入,一路走过画廊和音乐厅,眼神匆匆划过门雕塑像彩壁和玻璃,甚至来不及看清墙上挂着的画。“这是最短的一条路,直通王子位于西翼的房间。”阿明在身边平静地解释。

 

利威尔扫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身边的艾伦,没有说话,眼神有些出神地盯着前方的地砖。在上楼的拐角,阿明也不能再往前,立在楼梯口道安,“殿下午安。晚餐再见。”艾伦平日里都会回答,今天却没有反应,冲对方笑了笑,就迫不及待地继续前进。走过一长截宽阔的红绒地毯,尽头就是艾伦的房间。两个侍卫立得笔直,面对彻夜不归的主人也没有丝毫异样的神色,一左一右拉开了门。

 

艾伦完全没有投去注目,拉着利威尔的手腕径直走了进去。“终于到了!”把呆滞的心上人牵进了自己的卧室。利威尔的眼前是大厅一般式量的厅室,乍一眼让他有些惊异。从吊灯天花板到滚边红地毯,从雕花桅柱大床到落地玻璃后的敞式阳台,大气华美,是最精工的皇家做派。利威尔默默拉扯着艾伦的手,试图放缓脚步,却没有成功。

 

艾伦捏着利威尔细细的手腕,心里压着甜蜜和期待,想说点什么。但还没开口就被墙上的一副画吸引了注意力,两个人同时注视着这张肖像,又迟疑又惊喜。

 

艾伦呆呆地打量了一下,“这个……是刚刚挂上去的。昨天还没有呢。”画里面是王子本人,穿着成人舞会上最金贵的白礼服,站在大殿上微笑着平视前方,只有上半身,却相当传神,大概是国王的授意。“如果是我们两个就好了。”艾伦有些惋惜,口气却相当神往。

 

利威尔没有发表看法,略显刻薄地盯了一会儿,眼神又慢慢和缓下来。艾伦的手掌转而握着了他的手心,不轻不重,就像跳舞的时候。这样力道恰好的动作,非苦修而莫成。利威尔瞥开了眼睛,文不对题的开口,“……放开,我自己走。”声音不高,却带着冷淡的抗议。

 

艾伦一下回过神来,“啊”了一声,转头看着利威尔,有些心虚地顿了一会儿,没有听从。“可是这里……没别人了啊。”公开场合不与旁人亲密,这是礼节。小王子眸子里坦坦荡荡一片“现在不就应该牵手吗?”

 

利威尔看了看他,被那个亮晶晶的眼神打败了。垂下了手腕的力道,放弃跟这个皇室赢家争辩。然后被满脸笑意的艾伦一路拉到了阳台前。艾伦大大地拉开厚帘,绛红和金色的流苏穗子晃了又晃。室内的光线一下子变得更亮了。“如果你的阳台也这么高的话,我就爬不上来了。”

 

利威尔低头一估计,从这里到地面绝不止一条床单一条被套那么简单。下面木刺丛生的玫瑰花丛也相当棘手。“那你是怎么逃出去的?”他低声问。

 

艾伦被他询问的口气弄得有些窘迫,“啊?我,我就是这么下去的,不是床单。”利威尔看着他,沉静的眼神里还带着好奇。王子脸颊带着红,“我扔了厚厚一叠被子、床罩、毯子下去,铺在地上。”

 

“然后,我就这么下去了……”艾伦自暴自弃地把最后一句扔了出来,完全不是开玩笑的样子。利威尔好笑起来,就这么下去了。跳下去的吗?

 

断胳膊断腿的艾伦·耶格尔还会有人要吗?利威尔淡淡地盯着楼下的玫瑰园,表情看不出心事。或许真的会有哪国公主,哪家小姐,眼巴巴等着这一天?

 

真是……糟糕的念头。利威尔在心里啧啧两声,不再思及。“喔。”出口的话倒是很自然。这一个字似乎安抚了尴尬的王子,他勾起嘴角,捏紧了手掌里面利威尔的手,“因为那时候实在很想见你。”

 

利威尔垂着眼睛,没有答复,眼中转动着自己的念头。艾伦看看他,又看看前方,笑了笑推开门,室外的空气带着阳光和花香的热烈。昨天闹剧的残局早被收拾了,现在阳台下面几米远的花丛被修得整整齐齐,丝毫没有被蹂躏了的姿态。可以想象平时王子站在这里的场景:穿着丝绸睡衣百无聊赖地等早餐,或者一身礼服在出席晚宴之后独自看星星,花园里的玫瑰春开冬谢,天之骄子一年比一年高大英俊。利威尔看着艾伦软棕黑的短发,心想:他知道自己的诅咒吗?

 

艾伦拉着利威尔踱步走到了阳台扶栏边,利威尔站在他斜后方,不再向前:“你就这么走出来了吗。脏死了。”意指他的睡衣,领口褶皱,鞋子还粘泥带垢。他掩饰着暴露在阳台视角的不安。

 

艾伦却毫不介意地笑了,“这里没什么人能看到,没有关系。”正对着王子卧室的地方,怎么能随时接受公共检阅。利威尔顿了顿,浅咬下唇,还是想折回去。

 

艾伦有些明白了他的想法,“不要紧的……”小孩子一样拉着他不放,伸手往怀里带。“大街上都不遮遮掩掩啊。”自己背靠扶栏,把利威尔圈在胸口,得到了对方一阵僵硬的抗拒,“松开。”

 

“不松。”王子难得皱起了眉,手臂很用力。“请利威尔习惯这样……”说这种话就跟“平身”一样。利威尔一边觉得实在尴尬,一边又嫌弃站在阳台上动手动脚动静太大,凑上去张嘴咬在艾伦的上臂,细锐的牙口嵌进了包裹单薄的肌肉里。

 

艾伦吃痛地叫了出来,双膝微屈,却没有放手,揪着利威尔的衣服仍然抱紧了对方。“停下,停下。”招架不住地叫起来,直到利威尔松口。颚间拼命用力的的感觉让利威尔大脑充血,缓过劲来却还在艾伦臂间。

 

艾伦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耸肩活动了一下左臂,疼到筋骨里去的感觉他几乎没有经历过。一瞬间脑子闪过怒意,却在下一秒消失殆尽。他伸手按住利威尔的后脑勺,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我不会松开的,别闹了。”这一次的语气带着认真。“我又不会给你丢人。不要……不要这么在意这些啊。”

 

利威尔的头埋在艾伦胸前,头发揉得有些乱。真是不想抬起头来……没有脸抬起头来。……真要命。

 

艾伦的手依旧搭在那头黑发上,安抚一般不肯放开。“只不过是个阳台而已,以后还有婚礼,还有各种各样的宴会。利威尔要跟我一样穿得很正式,要一直站在我身旁。什么都不用怕啊,有我在为什么要怕。”语速流畅的前半段理直气壮,但是一讲到衣服好像又忍不住跑题,“其实那些衣服真的好麻烦,你以后就知道了。”

 

利威尔被他弄得哭笑不得。

 

艾伦感受到怀里的温度,胸口小小的鼻尖和柔软的碎发,鼻息、体温、呼吸的起伏,直觉告诉他利威尔还在想更多的东西,但他却无法一下子体会利威尔的心情。他的心上人在苦恼?艾伦被这个念头抓住了。他收紧了怀抱,传递给对方稳健安宁的心跳。可以感受到吗?左胸的爱意。艾伦王子有些词穷,只能抱着利威尔,站在原地。

 

在一阵沉默之后,利威尔调整了呼吸,微微抬起头来,还是无法组织自己的语言。艾伦低下眼神,星空般灿烂深邃的眼睛直视着对方。这个吻显得不那么突兀了。不是淹没在黑暗和棉被里的一场混乱。

 

低头的王子异常专注执着,攫取了对方犹豫的唇。从来不能给利威尔退路,不然他就会逃,从侧厅跑出去、躲在房里不出阳台、缩在床的角落、众目睽睽之下还要挣扎拉扯。所以……不能给他退路。没有追求经验的王子殿下,凭着一腔热血,居然也找到了对方的弱点。

 

他们站在乳白色扶栏边,下面就是一大片明亮娇艳的玫瑰。王子把心上人揉在自己的怀里,双唇在一个契合的角度紧紧贴合。并不是浅尝辄止的碎吻,唇齿就着这一个单一的角度不断加深纠缠。艾伦的手托着利威尔的后脑,没有给对方任何闪躲的机会,相勾的舌尖交换着津液。甜美的接触夹杂着对方的味道和喘息。这样的感觉好像直直地戳在肋骨之间,又软又疼又有无法满足的不舍。吻了很久,才慢慢地松开。

 

得知王子就在房间里,端着午餐的侍从端庄地立正,开始敲门,却久久无人应答。他郁卒又忐忑地下楼,禀告上级,王子又不吃饭了。闻言,厨房里的所有公职们很是焦虑,“王子殿下还没有找到心上人。又开始茶饭不思了。”

 

 

晚餐的长桌上,“茶饭不思”的艾伦·耶格尔殿下却好整以暇地出现了,还带着他曾经遍寻不着的“心上人。”瘦瘦小小,表情刻板,却意外地有敏锐的气质。那一身衣服显然来自王子殿下,衬衫袖子卷了两卷,裤子也垮了一些。但是人们的好奇远远盖过了对着装的挑剔。

 

认定了对方就是真爱的艾伦殿下,得到了父亲完美的支持。老国王感慨万分地上下看着利威尔,没有把诅咒说出口,留在他心底变成了秘密。在众人惊讶的祝福中,艾伦·耶格尔殿下终于订下了婚期。这件喜事,也是无数人的悲息,第二天就传遍了各个角落。

 

 






那一天,阳光格外灿烂,寓意欠佳的白黄郁金香都被请出了宫。所有的院子里都热辣地盛放着鲜红的玫瑰和粉嫩的蔷薇。风里带着轻浮却明快的香味。已经一整天没有见到利威尔的王子殿下,脑中盘踞着思念和兴奋。

 

衣服很好,状态很好,天气很不错。艾伦·耶格尔殿下心情很是愉悦。他骑着白马,带着队伍向教堂进发。

 

他即将拥有一个相伴一生的爱人。

 

 

  






TBC←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104)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