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吻我,宝贝 (童话架空,R18短篇 ⑤

 

五.




在站稳那刻,开心得冲昏头脑的艾伦伸出双臂,带着热切想拥抱对方,却被无情地躲开了。“……别。”利威尔的声音不高,认真又别扭。两个人站在玫瑰堆旁,对视一眼。艾伦怔了一怔,“我只是想抱抱你……”被更决绝的目光拒绝。利威尔缺乏表情,低头收下了床单被套,迈步走进了房间。落败的求爱者只能惋惜保持距离,也走了进去。


 对自己的房间毫不上心的王子,盯着利威尔的房间仔仔细细看了一圈又一圈,摆放的书和物品都再三打量,边边角角都不放过。目光安静地游走,像是另一种触碰。这里整洁程度完全超出艾伦的预计,甚至带着不能冒犯的拘谨。简单而干净……就像利威尔。王子勾起了嘴角,忍住了翻看书册和拥抱书册主人的一切念头。不想让心上人不愉快。


这一小片空间,第一次容纳了两个人。利威尔并不不习惯,只能心情莫名一言不发。追随他的小王子显得异常乖巧,跟在他身后走来走去。利威尔仔细地整理那条脏乱的棉绳索,松开结、叠整齐,堆进衣柜深处,王子搭手。利威尔转身去整理书桌,王子跟去书桌。利威尔站起来思索怎么铺床,王子就立在利威尔边上盯着他细白的脖颈发呆。


利威尔感受到了紧密的追随,他瞥了一眼身边的大型跟班,盯着他留下的一串串泥脚印蹙眉。艾伦观察着利威尔,然后意识到了自己的仪态,露出相当抱歉的眼神,那个纯良无害的样子看得利威尔无法招架。算了……他调转了目光。


利威尔面对床又看了一会儿,伸手摆正了一个枕头。没有条件打地铺,也没有第二张床。“只能这样了。”听不出是怎样的心情。


艾伦被那一个白色的枕头吸引了注意力,他靠近了些,“这样的话,利威尔愿意跟我一起睡吗?”直白地问了出来。房间的主人闻言,很是冷淡:“要不然,你就再爬下去。睡草坪。”德洛尔说不定可以自己变成紫裙姑娘,陪你跳个舞。艾伦惊了一下,摇着头,“不不我想说的是……我很高兴。”语气都有些紧张了。他的视线和利威尔相撞,近如那一场舞,眼底的思绪都能被对方察觉。



利威尔维持着表情,故作漠然地收回目光。“……随便你。”他无法说出更多,走去床另一头,背对着艾伦坐下。沉默了片刻,又抓起床头柜上的书,背靠床垫,曲起了腿,变成一个放松的姿势。他的侧身在一盏立灯的光线里很柔和,却没有交谈的欲望。艾伦见状,走去熄书桌上的灯。从不自己熄灯的十八岁青年,笨手笨脚地试了几次,总算成功。


做好一切准备之后,心情复杂又带着激动的王储,脱了鞋子,慢慢坐在利威尔身边。不大的床陷了深深一片,利威尔感觉到了被接近的不适。……有一点,奇怪。


“利威尔在看什么书呢?”艾伦试图找一点话题,他的眼神晶亮。


利威尔听到这个声音就心不在焉,又翻了几页,看不进去。“没看什么。”啪地合上书。顿了片刻,利威尔看了看艾伦,然后抬手拉了仅剩的灯,“睡吧……”他低声开口,拉开被子裹了进去,以非常安稳的姿势背对艾伦,不再说话。


失去了光线的沉默似乎带着奥义。


利威尔闭着眼睛拒绝思考,不想思及背后的温度来自谁。……他只是一个普通人,逻辑奇怪、还死心眼……不是王子,不是那个夜晚的舞伴,不是刚刚告白的追求者,不是一个绅士的美男子。纠缠了许久,他脑海里却还是那张“无数女人想嫁”的脸。他是艾伦·耶格尔。


有人研究过吗,跟艾伦·耶格尔睡同一张床、盖一条被子的时候,怎么平息呼吸?


这不对。艾伦有些失落地撇过头,盯了一眼露在被子外的黑发,和隆起的身体。那是小小的利威尔,不能拥抱的利威尔。一丝心酸之后,王子默默无声地安慰自己:这比在花园里站一夜好多了。他轻手轻脚地掀起被子另一端,也躺了进去。床不大,长手长脚的艾伦根本伸展不开,他却非常满足地占据了一小半床,身体绷得很紧。喜欢,很爱。感受到了吗?他带着期待和不安,思慕辗转,害怕第一次追求就会落空。


夜里的情绪最让人躁动,却又是最安宁的冥想。艾伦眨了眨眼睛,注视着利威尔的背影。他的起伏很有规律、很平静,或许……睡着了?利威尔不会那么不安分,应该已经睡着了。王子脑中转过无数念头,上上下下地想象熟睡的利威尔。最终还是觉得……接吻这样的事情,l留给一场隆重的婚礼。

婚礼……?他想到这里,抑制不住地独自微笑起来。他会给利威尔一场非常非常盛大的婚礼,非常非常盛大的晚宴和舞会,鲜花、美酒、礼仪队伍。只要……他接受自己。不曾恋爱的小王子,上一秒沉浸在甜蜜的幻想里,下一秒又陷入了担忧。利威尔要是回头看一看,就会知道艾伦的表情有多精彩。


很长久的静默之后,利威尔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的眸子似乎闪着一些光亮,艾伦睡着了吗?他那样委屈不起的贵族,不会习惯熬夜。他迟疑了很久,看不分明自己的念头。终于还是轻声开口试探,“艾伦?……”像叹气。


身后的人答得很快,几乎吓到利威尔。“我在。”压低了声线,简短的句子稍纵即逝,几乎不能存在。但这轻轻巧巧的两个字,让利威尔的心立时悬了起来。


“利威尔找我吗?”艾伦轻轻咳了一声,放开了一些声音。他看着对方侧过脸来,在月色中露出一双无波的眼睛,“……没事。”匆匆投来一眼,又转了回去。他是正对着自己的姿势,利威尔缩得更紧了。


艾伦没有想到利威尔没睡,异样的感觉揪住了他的心尖。利威尔……也睡不着吗?他几乎感激地露出温柔的眼神。失眠、言不由衷、却有些心软的利威尔,让人想疼惜。被子里的利威尔后背朝他,微微蠕动了几下,调整了一个姿势,似乎离艾伦更远了。但是那个刻意的动作带着的掩饰,却让年轻的王子无法克制悸动的心思。


“利威尔……”王子叫着他的名字。名字的主人慢慢地迟疑着,然后转过了脸,“嗯?”口鼻捂在被子下哼声,转身过来,也只露了半张脸。艾伦微微凑近了一些,他们交换了一个夜里无眠的疲惫神情。利威尔觉得艾伦的眼神像一汪深水。


似乎刚刚的胡思乱想都不能作数,那样的打算也都不重要了。这样安静的对视,在暗色中并不分明,却又鲜亮。利威尔终于直视了这张脸,终于,让脑海中的每一个细节变成了血肉。艾伦在枕头上感受到了利威尔的鼻息----可能是错觉,却带着属于利威尔的温热。这样的触感简直可以击溃一切。

“怎么了?”利威尔低声开口。

王子盯着他,认真地回应了:“请不要躲开。”王储的腔调总是如此,高雅又礼貌,出口的请求却无理取闹。“我要吻你……”像是从胸中深深地抽离出渴望。利威尔往下缩头的动作和艾伦伸手的动作几乎同时,利威尔无处可逃了。他们都闷在被子里,双唇在半强迫中触碰在一起。艾伦双手环住心上人的腰,胸膛紧贴。他们都不会接吻,只会含着唇瓣轻柔地吮吸。舌尖相绕的瞬间细腻的肉体感觉引燃了片刻失控,啃咬厮磨经历了饥渴的缠绵,却因为角度有限、空间有限,在细细的喘息之中,一个吻仓促结束。湿润的嘴唇分开时,腻润的声音带着情色。


利威尔在艾伦怀里微微发颤着接受了这个吻,他觉得自己头晕目眩,快要神志不清了。艾伦平复了许久的呼吸。他吻了利威尔……这个刚刚还在婚礼当中幻想的场景,发生在了利威尔的房间里,就在……利威尔的床上。艾伦的心里像是一点一点涨开泪水,幸福得可以哭出来。“接受我了吗?”带着一丝沙哑。


谁也没去考虑刚才的表白、失眠,满脑子都是相拥、亲吻。利威尔在被子了闷了好久,反反复复地斗争,终于探出头来,依旧背对着艾伦,吸了吸鼻子,“睡吧……”依然是这样的话,却带着鼻音尾音,丝毫不算冰冷。没有肯定,没有否认。可爱得不得了。艾伦看着利威尔的动作,不停地循环这样的念头,很想很想就这样压住他吻上很久。


 像是经历了一场共同的梦境,谁也没有发言,没有只言片语的交谈。夜色中的气氛却变得绵软起来。背对的人和正对的人,更加怀着相似的心事各自挣扎。轻微的动作都因为逼仄的空间传递给对方。


利威尔在不久之后渐渐陷入浅眠,艾伦在长时间的胡思乱想之后也终于困入了睡梦。几经翻身侧身,克制的舒展和无意识的触碰之后,两个人终于还是变成了对面对的姿势。无人自知,相安无事地交换着彼此间的空气。

 


利威尔平时醒得很早,这天却睡了挺久。脑子里朦朦胧胧似乎抓着什么年头,还没有厘清,便被隐约的马蹄声、人声拉出了睡意。是谁来了吗?真吵。他迷糊地眯着眼,眼前艾伦的脸被距离放得很大,王子的睡颜相当英俊。这一眼让利威尔一下清醒了不少,忘了自己刚刚的困惑。


“什么……”楼下的声音传来,是继母在喊叫。不一会儿,又有几个尖利的女音混入。利威尔辨认了一会儿,一定是那四个无聊的女人。他决定不去理睬,驱赶倦意,慢慢地撑起身来,准备打扫一下地板。却听到了清晰的砸门声音,“利威尔!”这下却成了男音。


父亲?


利威尔皱起了眉,不确定该不该开门。


“利威尔!利威尔!”不止一个人的呼喊,甚至还伴随着别人的争执和试图开锁的声音。这样声势浩大的事情绝不是跟自己有关。利威尔一怔,突然有些明白了,他回头看了一眼艾伦。他的仆从们发现了他的行踪?还是别人知道他夜不归宿?利威尔站起来,用力地摇醒了王子,“醒醒!”不顾对方的睡眼,“艾伦。”


被利威尔叫醒的感觉的确不错,但是……艾伦还没有找到理智,就被砰砰的声音惊吓到了。门外的人似乎焦急难耐,不撞开不罢休。“这是怎么了?”他迷茫地看着对方,想要答案。


“你闯祸了。”利威尔宣布。他的黑眼睛平静无波,似乎跟自己没有关系。


 “闯祸?”他什么也没做错啊……艾伦又听了一会儿外面嘈杂的人声,那扇小小的门后堵着不少混乱,他却捕捉到了熟悉的声音。脸上没有惧色反而笑了起来。“是阿明来了,要带我们走。”他应该带着原定计划里表白的队伍。艾伦语气相当轻快,起身下了床。


利威尔的眼神露出了惊骇,还没有说完“你等一下”,艾伦就拉开了锁,把自己暴露在了众人视线之内。外面压着满满的人,男男女女,挤在狭小的走廊上。最前方形容震惊,很是失态的是利威尔的家人,王子克制地心想,以后这也是他的家人。剩下来仪表堂堂,相当潇洒的一小支队伍,是他的卫队。其中一人,见到艾伦后穿过四女一男,立到了王子面前。


 “阿明。”艾伦笑了笑。



一路喊着“怎么可能在利威尔房间里”的继母此刻张着嘴,发不出声音。死死地用目光抓着王子的身影,睡衣、头发微乱,“殿下……”艾伦注意到了她的恐惧,又看到三个女儿都尖叫着不明所以地互相推搡。伸手抓了抓头发,“失礼了,我刚刚醒来。”一定看上去挺糟糕。


镇静的阿诺德却没有丝毫意外,只问,“艾伦殿下,昨天睡得好吗?”花不在人也不在,整夜空房不归,还穿着睡衣不知去向,如果不是知道有利威尔这样一个人,他早就通知宫卫倾城出动掘地找王储了。



艾伦在竹马眼中读到了一句“胡闹”,有些惭愧。“很好。你挂念了。”出口的话倒依旧得体,穿着这一身不伦不类的行头,也没有折损贵气。他们两个传递了信任的眼神。艾伦抬眼无意扫过利威尔的一家的目光,觉察到了抵触,他敏锐地回头一看,利威尔果然站在他身后。小小的个子,凛凛清亮的眼神……还有他吻过的唇。



看到利威尔,艾伦的笑意从眼睛里蔓延到嘴角,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利威尔没有任何回应,只在对视的片刻中沉默接受了他的暖意。但是继母的叫声打断了他们,“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带着夸张的哭腔,三姐妹都哀嚎一般哭诉起来,“怪胎你做了什么?”


利威尔的眼神带着明显的拒绝,看得艾伦有些揪心。多希望你……不要,再过这样的生活。也不要再离开我。


王子瞬间的思忖过后,清咳一声,有些郑重拉过利威尔的手,把他用力拽到了自己的身边,“他什么都没有做,是我追求他。”利威尔的挣扎伴着不可思议的女声惊叫,乱成一片。“我的‘心上人’一直是利威尔。”


 
利威尔异常抗拒地想逃,艾伦没有松手。最后迫不得已变成左手抓左手,右手抓肩膀的姿势,把利威尔固定在了自己身边。利威尔被高音的叫喊充斥了耳膜,忍无可忍地拧住了眉。艾伦殿下却没有那么多顾虑,紧紧搂住了心上人,讲出了他所有坦率的心事。“而且现在……我们相爱着。”


“谁跟你说……”利威尔有些恼羞成怒地质问,却没能说完。“……你的吻告诉我的。”一句话把利威尔的辩解堵在了嘴边。艾伦看到他别别扭扭的样子,就忍不住毫不绅士地借题发挥。他的心思早就不能说得更明白,王子殿下的追求还能够更复杂吗?利威尔眼神有些涣散,脸一下涨得绯红。不是应该还有很长的表白吗?军队在哪里?为什么现在提到的却是接吻呢?

利威尔咬着下唇,肩背上的手臂有力健美,是昨天拥抱他的手臂。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吻。

阿明的心情陡然明亮不少,他看着利威尔和艾伦迥然的样子,咧开嘴牙几乎要大笑。艾伦怀里的……小东西,金发少年措辞着。他多大了?有十八吗?这样脸红还要死撑着的脾气的确不好办。但是他相信艾伦殿下,艾伦殿下说是相爱,他们就不止是单相思那么简单。


“我们今天来,就是为了接王子殿下,和他前几天寻找的人回宫。”阿明非常谦逊有礼地向利威尔的家人解释了一番,说出的话却像是抢人。没有顾忌哭天抢地的三个女儿和面露绝望的继母。


艾伦和低着头完全脑中空白的利威尔经过了利威尔的家人,挤出了楼梯。顺着卫队的列队一路走了下去。
 

阿明·阿诺德今天没有托红缎盘子,所以可以搭把手,扶王子殿下的心上人上马----套着金色马鞍,专属王储的白色骏马。


利威尔微微咬着牙,他和艾伦共乘一骑,背后就是艾伦的怀抱。 他想回头看,却被艾伦的身影挡住了视线。


“利威尔,”艾伦的声音自后上方传来,“不要回头了……”


并不想回头,只是……利威尔莫名地有些战栗。


艾伦的后半句话却很简单,声音里跃动的爱意和兴奋无法被平静包裹。“跟我回家。”









TBC


看更新时间QAQ感受到我的心意了吗【滚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3)
热度(143)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