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吻我,宝贝 (童话架空,R18短篇 ④

四.

 

 

 

 

 

 

利威尔没有下楼去吃晚饭,他知道餐桌上的话题他不感兴趣,会充斥着某一个名字。

 

他仰面躺在床上,架着腿有些出神,慢慢地在自己的眼前伸开一只手掌。五根手指,他天天见到。一,二,三,四,五,拇指,食指……一个一个动过来。

 

他知道了吧?已经知道了。利威尔在心里自问自答。他敏锐的神经试探到了这个有些难堪的事实,淡淡地露出一丝嘲讽。

 

纪念……他们肯定会卖了那只鞋子,水晶鞋本身就名贵。不可能收作纪念,利威尔肯定地作了判断。只是他猜德洛尔的戏法维持不了那么久,恐怕他们要失望了。

 

艾伦·耶格尔转身过去的眼神他注意到了,很是复杂。落荒而逃----他换了一个比较贴切的词。教他一课也好,省的这个小王子自认完美、无所不能。……就这么结束吧。

他的心有些蜷曲,带着不明的情绪,既坦然又窘迫。

 

这样的心情随着天色渐暗慢慢平息,利威尔发了会儿呆,起身理了理房间,时间便静静过去。黄昏的朦胧美好被夜色扯下。寥然的身影在室内灯光下,有些倦意地翻着书页。目光偶然经历阳台,陡然变得困惑。

 

那里散着两支玫瑰,艳丽的颜色在白色的砖面上相当显眼。完整,漂亮,不是残花。他们的花园里没有玫瑰,不可能是德洛尔的恶作剧。利威尔神色一顿,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换了一页又看了一会儿。再抬眼,又多了两支。

 

……谁?他迟缓地慢慢走去阳台,目光仔细盯着空中。刚踏进阳台,就被脚下的影子吓了一跳。又有一支玫瑰被人抛了上来。

 

原来是从下面来的…… 利威尔板着脸,带着莫名的心情低眼往下一看。只短暂一眼:草地上站着一个人,仰着头,身边散着一捆花。他反应迅速地把身体收了回来,噎着一口气往房间里走。要命……

 

艾伦·耶格尔。又是艾伦·耶格尔。这个名字像咒语一样。他靠在墙上,下意识攥起了手心。

 

 

 

艾伦换下了正装,一身丝绸睡衣,冷艳的墨绿色滚着银边,却因为一双沾满泥的室内鞋看起来有些狼狈。他从宵禁的王宫里一路逃出来,拖着一袋子花,怀着悸动和忐忑。见到利威尔的瞬间绽开了笑意,“利威尔?”声音并不敢高,依旧是熟悉的语调。

 

楼上却没有任何回应。艾伦又抛上去两支花,“请让我上去,王宫已经全面禁戒了,我回不去了。”带着不安而真挚的笑容,“抱歉……现在来打扰你。”

 

利威尔在房间里听得一清二楚,他有些混乱,深深地皱起了眉,这个人是缺心眼还是太天真。

 

“利威尔,我不敢从正门进来,我不喜欢你的父母。抱歉。希望这里的对话他们都听不到。”艾伦担忧地解释,没有了身边浩大的随从队伍,他显得很是单纯,捏着一份无依无靠的心意,带着羞怯和勇气来见心上人。

 

的确听不到,他们的房间都在另一头,可是……利威尔犹豫了好久,又转身走去了阳台。

 

“利威尔,小心脚下。”艾伦盯着他的脚踝和玫瑰裸露的尖刺,如果自己在他身边,可以解下披风或者外套铺地了。这个礼节,王子一直找不到机会使用。

 

不要再叫这个名字了……利威尔无措、武装戒备、居高临下地问,“你怎么来了?”

 

艾伦扬起脸,注目的目光带着节制的爱慕,声音低柔。“因为想念。”他的措辞很是温和。

 

“你开什么玩笑?”利威尔压低了声音,尽力地展现出不能理解的表情。

 

艾伦没有退缩,眨了眨眼,“并不是玩笑。白天……我觉得时机不合适,也有一点不知所措。所以只有这个时候来。”原本的计划是明天,但是他看着那一袋子玫瑰,想到了利威尔,怎么样都忍不住直接出宫表白的心情。

 

这个口气让利威尔的平静有些破裂,他很想把德洛尔抓出来甩在这张俊脸上。那个绿皮精灵在哪里?在花园里偷听吗?“我……并不喜欢你。”口气略带懊悔。两个大男人凑在一起跳舞就够奇怪了,现在这个样子,更加荒诞。“都是误会。”

 

艾伦僵了片刻,舞会上紫裙姑娘的躲闪加上白天利威尔的冷淡在他脑中浮现,清澈的眼睛里有一丝伤痕。这早该在意料之中……

 

利威尔的脸色看不出表情,他只想这个小王子快点死心,“都是误会,舞会是一个精灵的恶作剧。白天出现是因为我没想到你可以认出我……”

 

艾伦看着他的眼睛,没有读到虚假,慢慢垂下了拿花的手。“可是,我很喜欢利威尔。”对方并没什么反应。他便更加认真地想要表达自己:“我,带着队伍走了好多家族,看了一幢又一幢并不好看的房子,就是为了找一个舞会上很特别的姑娘。可是又看了一个又一个的姑娘,好像每一个都一样。我父亲常责备我不去注意漂亮的女孩子,其实我注意,我欣赏。可是那样的欣赏停留在眼睛里,嘴角上,不能……不能让我心跳。”一点也没有惭愧,一点也没有遮掩,竟然还带着困惑。

 

“利威尔懂这样的感觉吗?……看到别的人,我注意五官、身材,她们都还是‘她们’。可是我见到你的时候,那样的头发那样的下巴,那样的锁骨那样的眼神,你是怎么样的‘你’一下子不重要了。”声音高了一些,“……因为我都不是‘我’了。这就是我认定你的原因。”没有自己穿着邋遢的不安,没有身处低位不占优势的自觉。 “喜欢……很爱。请接受。”他的逻辑听上去语无伦次,但是好像爱得天经地义,可以讲得明明白白。

 

这个……被老天宠坏的王子。利威尔盯着那双灿烂透亮的晶蓝眸子发怔,有些干涩地说:“……我不信一见钟情。何况,你喜欢的是那个紫色礼服的、姑娘。”

 

艾伦似乎从来没有思考过这样的问题,他顿了片刻,却答得坦荡荡。“可是我现在追求的的确是你……如果那时没有一见钟情,就请现在爱上我。”“现在”这个词让他考虑到了自己的模样,一下子泄了气,面露困窘地说,“抱歉,计划得不好,应该穿得更加正式一些。”表白应该拿出最好的衣服,“其实,舞会那天的衣服我也不满意,或许你喜欢军装?”

 

真要命……利威尔低头,看着那张轮廓俊气的脸。室内的灯光朦朦胧胧地投下,花园里的指路灯也散着柔和的暖黄,和初见那时的金色无法比拟。军装?要带着一个方队喊着一二三四吗?利威尔出了一会儿神,手抓紧了铁扶栏,满脑子转着两个字:要命。

 

“利威尔?”艾伦轻轻叫他的名字。

 

听到声音的男人,找回了一些理智。他安静地撇开脸,像是作了什么决定,转身走进房间,似乎不想多看。

 

艾伦无用地抬手阻止,“请等一下!”眼看着那个身影又消失在眼前,他有些挫败地微叹了口气,话说得太多,却没说好。是不是应该保留一点形象,翻墙回去,然后明天整理完队伍再来?队伍用哪里的好呢,仪仗队还是军队?利威尔看起来喜欢简洁一点的风格。又或者说……在这里守一晚上?

 

哪个方案更合理?年轻的王子有些忧虑地抬头一看,那个场景却让他褶皱的眉心陡然松开,眼睛都亮了起来。

 

 

利威尔拎着一条床单被套系起来的棉绳索,一头捆在阳台扶栏,一头甩到了草坪上。沉着脸色,无奈地为自己的行为补充说明:“你要是在这里出点什么事,全国都会吐唾沫淹没这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9)
热度(120)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