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吻我,宝贝 (童话架空,R18短篇 ③

三.







经历了一整个绝望的早晨,艾伦站在了一幢平淡无奇的房子前----看得出财力,但在王子心中并不算什么。阿诺德家族的幼子是他的贴身随从,拖着红缎面的方盘,上面立着一只无人认领的水晶鞋。


他们列着整齐的队伍,踏步走去立在了前厅。王子换下了白色的礼服,穿着米色的正装,金色的勋绶似乎自带亮光。出来迎接的一家人表情虔诚,笑容灿烂。父母,和三个女儿。高高矮矮,形容却相似。


艾伦第一眼看去就知道,这里面没有那个紫裙姑娘。他的眼睛微微黯淡了下来,只能失落地振作起来,礼貌应对。“艾伦·耶格尔。”微笑着叫出自己的名字,然后接受了所有的欢迎礼仪。那三件花哨的礼服都镶着蕾丝边,艾伦目光平静地扫过她们的裙摆,又打量了一下整间屋子。


第一个女儿不高,身材圆润,她咬着牙把脚尖塞进了鞋子,然后再也进不去了。怎么用力也挤不进去。她慌张地说,“不不,因为时间不够,再努力一下就能穿上了。”但是二女儿已经把鞋子抢走了。


第二个女儿太高,骨架很阔,脚比例匀称却显得挺大,她侧着脚踩进去半只,然后扭着身体,焦急地挂着那只鞋子走近王子,“这是穿进去了对吧!你看我……”话没有说完就失去了平衡,要往地上跌。王子伸手扶住了她的手臂,“小心。”然后俯身,轻轻地摘下水晶鞋,“不要勉强。”声音带着真心的关切。二女儿在原地呆了好久,激动地涨红了脸。


第三个女儿很是小巧,她看起来信心十足,走上前来自己拿走了鞋子。先是小心翼翼地踏进去前半个脚掌,然后慢慢地用力。所有人都屏息看着那只脚,剩下的两个女儿几乎嫉妒得眼睛放光。三女儿带着胜利的眼神,扬起的笑容却在半路卡住了。她的脚前后长度尚可,却被左右鞋沿箍得太紧,怎么样也按不到底。


继母很着急,她连声解释,“穿得进穿得进!谁的礼服鞋子能正好!抹一点黄油就穿得进去了!”艾伦紧张地捏起了手,“可是……”随行的骑士和仆从们也悬起了心。

“那个怪人在哪里,让他去拿黄油!”继母冲着父亲命令道。中年男子有些紧张地点点头,抬头对着楼梯上方喊了一句,“利威尔!你听到了吗?”利威尔的房间比较偏僻,正对着花园,可以从后门的楼梯直达厨房。

王子一行人有些尴尬地等待了片刻,轻缓的脚步声传来,从上到下,然后由左及右。没有穿正装、不被允许见贵宾的大儿子出现在前厅另一边。父亲快步迎上去,接过那一小个纸包“来了来了……”给三女儿递了上去,双亲都围着这个姑娘,抓着他们全家最后的希望。

艾伦心不在焉地扫过一眼那个黑发男子,有些讶异怎么会有这样穿着的男仆。或许……只是商人阶级的做派?他注目着水晶鞋,希望这个姑娘的胡闹不会损坏鞋子。


父亲百忙之中抬眼,看到儿子要走,害怕冲撞了王子,“你别走啊,过来行礼!”不能因为礼数坏了妹妹的大事。“王子殿下,这是我的长子。”尽力露出讨好的笑容。


王子在原地怔了片刻,又看了过去。长子?……他走访了十几个家庭,所有人举家迎接,不敢有一点怠慢。女孩子报着水晶鞋的梦想,男人们则希望结识。为什么这家人这么奇怪呢?


他和几米开外的“长子”对了一个简短的眼神,然后看着他垂目走上前来。身量不高,棱角分明,穿着简单并不正式。这一眼,看得王储的胸口发滞,他盯着眼前这个人不明所以地有些慌乱。



他走来的动作带着一股沉静淡漠的气息,眼神却有些闪烁。艾伦呆呆地站直身体。……这个感觉……不太对。



阿明·阿诺德在一边观察着艾伦的神色,清咳一声,“殿下。”要失态了。


“艾伦……耶格尔。”王子神色飘忽不定,有些迟疑。在对方要屈身下跪之前,他下意识地伸手托住了他的手肘。“不用。”


利威尔知道自己抬头的神色一定不自然,他挑着眉毛看向艾伦。的确,是这张脸。不在金色的大殿,没有那身隆重的行头,一样贵气逼人,俊秀非常。王宫,舞会,水晶鞋……脑中划过那个场景像光怪陆离的梦境。……别逗了,利威尔。他告诫自己,然后维持着正常的表情调开了目光。



王子伸出了右手,金边白底的手套包裹着线条优美的手掌,行使了完美的礼仪。利威尔与之相握,王子不开口,他便不用开口。



艾伦捏住掌心那只手,从指尖开始的战栗一直传递到胸口。他忘记了控制力道,也忘记了松开。目光游离在表情之外,描摹着眼睛、下巴、侧脸的样子,还有……手心那个熟悉的触感。完全不一样,又完全都一样。


沉默的气氛不太妙……利威尔瞳孔微张,暗自用力想挣开握手礼。


“……等一下。”艾伦低声开口,又说出了这句话,“请,告诉我你的名字。”他的手丝毫不放松,紧紧抓着眼前的人。


黑发男子这次并没有理由拒绝,他清冷的态度一如往常,轻重正好地敲出三个字,“利威尔。”


第一次听到他说话,艾伦收藏了这个声线。“你……还有姐妹吗?”


“没有。”


“一个也没有了吗?”艾伦的声音有一些颤抖,他看着那三个姑娘金色棕色和栗色的头发,眼神让人难懂。


“……没有。”然后没有更多的语言。在沉默中,他们相遇的目光各有各的思索。艾伦的眼神很深,带着挣扎的希冀。从讶异和震惊中慢慢抽离出一股温柔,盯得利威尔想逃。



三女儿终于把鞋子穿上了,她带着痛苦的笑容一瘸一拐地走上来,在父母叽叽喳喳的欢呼中跟王子说,“我穿上了!艾伦王子!你看一看!”她发现了他们紧握的手,很不满地吵闹,“怪胎,你不要拽着艾伦王子不放。”


父亲闻言见状,连忙解释,“他是我跟前妻生的孩子,不关我的女儿的事。殿下……”上前拉住利威尔的肩膀,把他往后扯,“实在对不起。”


这些每天都能听到的话,实在激不起利威尔心中的波澜。他面无表情地伫在那里,倒对艾伦有一些亏欠的歉意。


艾伦看着他对家人毫不在意的神情,有些惜意地松开了手。这个不被疼爱的长子。好想……就这样把他抱进怀里。他顿了一顿,抬眼看着一家之主,“请不要道歉,也不要责备利威尔。”


大家更加诚惶诚恐起来,继母牵着另外两个女儿上前来,竭力显得体贴,“利威尔不太见生人,的确不能怪他,好在我的女儿们都是懂礼懂事的姑娘……”高亮的声音被艾伦的眼神打断了,她直视着王子的眼睛,顿失张狂,忘了怎么接话。


艾伦想了片刻,“鞋子留给你们纪念,当做我给你们家的礼物。”他在众目之下认真地允诺,然后更为肯定地补上,“但是……我想我的心上人不是这位姑娘。”很是含糊地一句带过。

大家都一下失语起来。继母的神色变得绝望而不可理喻,不娶她的三女儿吗?穿上鞋子的姑娘不就是王子的心上人吗?怎么会?随行的人也有些诧异,但是怀疑的心情被掩盖在一丝不苟的立正姿势下,谁也不敢违背王储的意愿。


一家四口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皇家的队伍离开,远去。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跟自己擦身而过。


水晶鞋的梦想就在这样一句话里灰飞烟灭。




少女的希望和父母的希望都碎成了片。“哪里出了错?”继母质问父亲,“到底哪里不对!”又质问她的女儿们,“你们说到底哪里不对?!”每个人都对错失这个机会痛心疾首,激动到跳脚。




唯一有些眉目的人,骑着白马与艾伦并排前行。他的金发捕捉着阳光,音色很温柔,“艾伦殿下,”一停,“因为喜欢的人很特别,所以有些苦恼吗?或者说,真的这么喜欢吗?”


一路无言的王子,完全无法摆脱心爱之人的身影,他被这个问题刺中了心事,侧脸看着阿明·阿诺德,“恐怕……的确是的。”这样“想要得到”的心情陌生又神奇,甜蜜又酸涩,撞得他心都疼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117)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