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吻我,宝贝 (童话架空,R18短篇 ②


二.





从前,有一个富人的妻子得了重病,在临终前,她把自己的独生儿子叫到身边说:“孩子,妈去了以后会在天上守护你、保佑你的。”说完她就闭上眼睛死了,她被葬在了花园里。小男孩是一个沉默少言的人,没有哭泣。冬日至,大雪为他母亲的墓盖上了白色的毯。春意融,太阳又卸去银装素裹。冬去春来,人过境迁,他爸爸又娶了另外一个妻子。


男孩渐渐成熟,他对继母和随她而来的三个妹妹没有一点热情。父亲试图跟他沟通,但是他的心门紧锁。妹妹们对他冷嘲热讽,因为他并不高大英俊,也不能言善道。他不参加舞会和社交,在继母和妹妹们花枝招展地走出家门时,他只是冷淡地把自己锁在房间。


没有心爱的姑娘,没有亲密的家人,他的父亲很担心。但是这个已然成年的丧母之子,从不介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真的有这样的事吗?德洛尔。”利威尔盘腿坐在草丛角落,兴趣缺缺地盯着一只矮小的尖耳朵,语气很不屑。


被冒犯的精灵上蹿下跳,发出细而尖锐的声音,夸张地说:“嘘……!嘘!不要说出来。”他蹦了两圈,又诡秘又兴奋地看着利威尔,“这么些年了我骗过你吗?这是真的。如果再过几天王子还是没有遇到真爱,他一喝酒就要昏睡过去了。”比了一个睡觉的手势,“你那些妹妹们拼命想嫁的就是这样一个男人。”



利威尔上下看了他一眼,手臂那么高的精灵眼神相当单纯,只是看起来有点蠢。“她们的眼光也只能这样了。”


精灵发出咯咯咯咯的声音,“不止她们,全国的女孩子邻国的女孩子都想嫁给他。即便他不出王宫,也有美名在外。”眼睛放光。


“你想嫁吗?以一千岁的高龄。”利威尔无不讽刺地盯着他,“不过……还真没见过这个人。”


德洛尔睁大了眼睛,凑近了利威尔,“等他满了十八岁,就更加不会抛头颅面了。说不定全国的甜酒都会被驱逐。”他咧开嘴笑了,“利威尔想见见他吗?”


“……”利威尔维持表情没有回答,“我……不会去那种舞会的。”语气冷淡,却有些微妙。除了眼前这只东西,他很少跟别人接触,更不要说和陌生的女人跳舞。


精灵顿了片刻,又独自咯咯咯咯起来。这样闷笑的表情让利威尔很是不适。


德洛尔越笑越起劲,脸上打起了褶子。他看着利威尔,脑子里盘旋着很多念头。……他从小陪伴这个能通精灵的特别的人类。埋葬了母亲,不理睬父亲和继母,被妹妹们视为怪物。有一个聪明绝顶的脑子,却不喜欢跟人类沟通。利威尔喜欢些什么?利威尔……会有喜欢的人吗?


精灵金色的大眼睛眨巴眨巴,仍是自然天真。利威尔皱起了眉,不懂他在想些什么。这样的困惑却并没有持续多久----当自己毫不自知地穿着裙子立在金色的王宫大殿里,脑中一片空白的时候,利威尔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德洛尔。他不记得自己到底是怎么到了这个鬼地方,一阵阵眩晕,穿着高跟鞋站都站不稳,好不容易绕开伸手邀舞的男伴,伸手扶住了墙,却听到一句“需要帮助吗?”


那张近乎完美的脸靠得很近,带着绅士的得体。利威尔却无法享受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时刻。……脚好痛,而且……头疼。


只有半支舞曲,却像煎熬了一个世纪。利威尔学过跳舞,却不是女步。前前后后总是踩错,低着头跳得毫无章法。所幸所有的动作都是男伴主导,如果有相当有技巧的男步,女伴完全可以放松。……艾伦·耶格尔,英俊而温柔的王储。利威尔偶尔瞥过几眼,虽然同为男性有些尴尬,但是他努力地适应了艾伦的舞步。


跳舞了……那三个没脑子的女人心中的天神,跟自己跳舞了。利威尔在乐声停止的那刻便不敢回头再看,带着荒谬的现实感一个劲想逃。


从偏厅跑出来之后,利威尔一额头的冷汗,躲在灌木丛里。静静地等到王子的脚步声远去,才慢慢起身,拎着仅剩的一只鞋,一瘸一拐地回了家。脚尖的刺痛和脚后跟火辣辣的伤痕让他拧起了眉心,有些烦躁。

十二点的钟声传来的时候,利威尔有些犹疑地看着自己的头发,慢慢地变回了原来的长度。他又不可避免地想起了那个恶咒。隆隆而清亮的声音,像是宿命的召唤。

“如果没有遇到真爱,他一喝酒就要昏睡过去了……”





利威尔努力地赶在父亲和继母他们到家之前打理好了自己,若无其事地待在房间。

那三个聒噪的声音不停地响起。“王子看到我了!第二首曲子就注意到我了!”“他才看不上你!”“他今晚的舞伴没有一个比我美!”

利威尔厌烦地锁起了门,独自对着窗户发呆。他的脚依然酸疼难耐,那一只可怕的高跟鞋静静躺在衣柜深处。他回想起那张完美俊气的脸。“要么爱上一个好女人,要么…………”思绪一顿,“别喝酒。”






第二天的王国依旧充斥着无数人的美梦,少女和少女父母的猜测层出不穷。但是王宫里传来消息:王子正在寻找一只鞋的主人。小而精致的水晶鞋,仅此一只,可以穿得上的姑娘才是他的心上人。

得知此事的所有人都沸腾了,到处打听是怎样一双鞋。这样一只鞋又有怎样一见钟情的故事。

三个长相普通的妹妹在一楼的前厅里惊呼阵阵,跟继母商议了好久,怎么样让自己的脚看起来更小更美,怎样才能穿上那只鞋子。作为受邀的家族,王子即将登门拜访,亲自验鞋。

听到消息的利威尔愣了半天,还是想不出有其他的可能。他沉着脸走去了花园,用力地踹着那棵高壮的梧桐,不顾自己的脚伤,“德洛尔。”声音压得很低,“闯祸了你知道吗。”

德洛尔的声音却从他头顶传来,在层层叠叠的叶子中间。轻易不现身的精灵此刻看起来相当异常,“闯祸?”

利威尔盯着他,“……你难不成还想赖?把我弄过去的不是你吗。”有些怒意。

精灵从树杈里探出一个头,“因为利威尔想见王子,所以我帮忙了。可是发生了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无辜又尖细的嗓音让利威尔很是恼火。“怎么了?利威尔为什么闯祸了?”德洛尔递上好奇又善意的眼神,“利威尔看起来很苦恼啊。”


利威尔咬了咬牙,实在说不出口。又踹了一脚树干,转身走了。德洛尔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利威尔的脚受伤了。利威尔你要小心一点喔。”


利威尔听着一声声的“利威尔”越来越纠结,从花园的小路绕进了房间,远远地避开了前厅。总觉得那一扇实木门挡不住无数心烦意乱。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103)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