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时间的针脚(现代,年龄穿越,R18 ⑦


七.






“你要剪到什么时候?已经好久了吧。”


“很慢的,老人家的脚趾甲都很难剪。我学了好久才会的。”


“……哦。”


“你喜欢这里吗?”


“……还行。可是为什么‘我’每年来?”


“嗯……因为我们关系挺好的,然后我奶奶很喜欢你。”


“哦。”


“你话比较少,看起来很文静。”


“这是什么形容啊!”


“呃……比较安静。还有你不要在这里拉高嗓子,我奶奶会以为你不开心了。”


“切。”


“我一直都是跟着奶奶长大的,中学的时候在城里租房子住,她还每个礼拜过来给我做两顿饭吃。”


“……”


“那时候她还没病,我却让她操心。我跟三笠住在一起,她成绩特别好,我就没那么优秀了。不过还好,还是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哦,三笠你还没见过……她是个好姑娘,不过你们还是不见为好。”


“你跟一个女的住在一起?”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从小就认识了,跟亲人一样,还有阿明。说起来……能认识你还是因为三笠。那时候我帮她打架,被人追到了酒吧街。”


“我帮你打架?”


艾伦笑了,“不。你一直都不打架……那时候你就站在那里发了一顿脾气,怕打架弄脏你的地方。最后说了一句‘滚吧’,那些人就都滚了。边上的人统统闭嘴,一个字不敢说。我吓得动都不敢动。”


“无聊……”


“那是我第一次跟人正面冲突得这么厉害,根本不知道怎么收场。因为要是打架被抓住的话,很可能大学都上不了了。”艾伦正犹豫着要不要解释冲突的原因,就被利威尔的问题打断了。

“然后‘我们’就认识了?”


“啊?……嗯,算是吧。不过你根本不在乎我死活。你不要那么不屑……我说‘不顾死活’是很中肯的词了。后来的话……我就进了附近的大学读书,所以才能跟你熟起来。”


利威尔不太介意艾伦关于“认识对方”的故事,他换了个坐姿,抛出了自己的问题。“那你说的埃尔温和韩吉是谁?”


“韩吉你已经见过了,就是那天晚上遇到的人……别再生气了。”一顿,“他是你最好的朋友,我觉得他知道的比我多多了。”


“我才不用这种人当朋友。”


“凭那么几句话就定夺也太孩子气了。”但是,对方本来就是个孩子吧,艾伦转念才意识到了这点。“韩吉……还是很不错的,你不太会跟女人打交道,都是他在管。埃尔温我不熟,他是个混血儿。你跟着他做过事,带出了一身西式做派。现在好像不太来往了?……我不清楚。虽然住在一起,但是你生意的事情我不太问,我工作的事情你也很少管。”艾伦说完便顿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延续这个话题。


老人的脚趾甲都硬而厚,形状不规整美观,很多都向内卷曲。用指甲钳剪太疼,掌握不好力道和深浅,容易扣进肉里。需要用小剪刀慢慢修,一点一点调整角度和剪掉的长度,剃干净里面的死皮。


艾伦自认为视力很不错,但是低头盯着同一个地方看了太久,还是眼睛干涩,视线模糊。他抬了抬头,眨着眼睛休息。不能提及“相恋”,似乎整个故事就变得异常平淡,失去了反复回忆润色的价值。他侧脸去看利威尔,却令人意外地看到了一双注视的眼睛。


利威尔相当专注地看着他。


艾伦喉头一紧,又低下头,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十个脚趾,似乎没有再修整的必要,便小心地给奶奶穿上了袜子。“接到我的电话,做家政的姑娘就走了。她说做了饭,不知道是什么……你饿吗?”看了看利威尔。


利威尔无感地摆头,“还行。”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利威尔在艾伦的目光中站起来,穿上鞋子走了出去。艾伦看着他踏进室外的阳光里,并没有跟去,起身去了厨房。


利威尔拧着眉心站在房子前,有些无趣。不过他并不那么焦躁。这几个小时的车程,让他对世界的认知又扩大了不少,纳入了一片安宁的新天地,仿佛可以一吐浊气。


天气很是明媚,乡间的空气里有一股透彻而沁人的气息。他分辨不出是不是花香。房前是一片阶梯状的野草地,却不杂乱,墨绿和翠绿嫩绿层叠出现,高高低低很是养眼。几层阶下就是水田,尾期的水稻黄得饱满。现在这样的稻田已经不多了,不知道是不是艾伦自家的。


利威尔并不想进去问,保留着这无关紧要的好奇,盯着前方发呆。


不只有房子周围有花,田边的小桥凌空着一片陆地,桥洞下也有花。是粉粉嫩嫩的夹竹桃,应着季节开得正好。艾伦的车就停在桥边,非常规矩地挨着路边。这个人还真是做什么都很……利威尔想了会儿,没有找到合适的形容词。



“利威尔。”艾伦的声音自身后来,有些吃力。利威尔转头过去,见他一手拿着一个托盘,端得平平整整,不让两个碗里的面洒出来;一手挂着两个折叠椅。“啊?”很是讶异。



艾伦径直走去了前方的草地上,支起两把椅子,松了口气。“在这里吃吧。”侧头一笑,“是荞麦面。因为知道你喜欢西餐……所以家政没有做炸什锦,都是黑胡椒炖牛肉。”


利威尔一遍一遍被提醒“西餐”“西式做派”,已经习惯了。他走去试探地看了一眼那两碗不伦不类的面,牛肉的香气逼人,倒不赖。“就在这 里吃?”


“嗯。”艾伦应得利落,把筷子夹在了碗上,递来给他。“奶奶吃完就要睡午觉,正好别去吵她。”


还真是头一次对着田和草吃饭……

利威尔有些犹豫捧起碗,慢慢坐了下来。面汤的热气带着油腻,却在这样的气氛下显得朴素温馨。利威尔习惯架着腿,艾伦的坐姿就比较端正----他的皮鞋陷没在草丛里,裤脚皱起,不过看起来依旧相当俊气。两个人面对着一顷澄亮厚重的田野,细风带着各处花草和谷物的气味。


利威尔用心地搅着牛肉,黑胡椒有一股带着辣味的甜香,让人口鼻感官都相当满足。虽然不理解未来的自己的口味,但是这一股干净醇厚的气息让他心情渐渐愉悦起来。


艾伦投去一眼两眼,看他表情放松,安静地吃饭,就浅笑起来。简单的带帽套头衫很适合这个年纪的利威尔,露出脖下一小片皮肤,正好挡住锁骨。没有多余的东西,好像凑近一点就可以闻到身上衣服清洁剂的味道。


两个人并没有交谈。


艾伦先吃完,筷子轻轻敲在碗上,声音清脆。利威尔看了看他,也停住动作,留下厚厚的半碗。“……不吃了。”艾伦默认。

然后两个人对面对一起站了起来,利威尔的肩膀撞在艾伦的上臂,不轻不重。硬肩骨的触感带着少年的锐利。艾伦的心里一阵微妙。


身前利威尔的脚步轻快,拿着碗直奔厨房,不自知而无防备。艾伦突然很想抓住他,给他一个吻----锢在怀里感受到对方的温度。就站在草地上或者缩在客厅一角,哪里都可以。






两个人在厨房里磨蹭了一阵。艾伦一边洗三个人的碗,一边细碎地跟利威尔解释绿豆芽和黄豆芽、煮蛋器怎么用、为什么盆子里装的葡萄叫夏黑。

利威尔被他说得窘迫,便放弃了问问题,“……你还真是啰嗦。”怎么什么都懂。

艾伦听到他的语调,挑着眉没有争论。“这句话的口气……倒是跟三十五岁很像。”

利威尔听到了“三十五岁”。 他伸出手指拨弄着夏黑,“你还真是啰嗦。你还真是啰嗦。”照样又重复了两遍,模仿着自己。

艾伦笑了笑,手中的动作没停,眼神有些深。“三十五岁的你……是个优秀的人,你必须这么承认。”带着一丝自豪。

利威尔转过头,表情却有些僵硬。

艾伦隐约读出了一丝怒意,顿了片刻才有些领悟。他低声开口,“这并不是说现在的你不好。”语气真挚,介于爱和关心之间。

艾伦在对方的沉默中关掉了水,抓起白净的绢布擦干双手。“时间一直在改变一个人,十八岁的你和三十五岁的你不可能完全一样……但是对于我来说,利威尔一直都是利威尔。”他用了非常简单的逻辑,没有显露太多感情,却很率然地表达了态度。

利威尔盯着艾伦看了片刻,见他那么认真,只好妥协一般,“好吧。”拿出了一副历经世事的“懂”的模样。这让艾伦有些好笑,此般神情出现在利威尔脸上实在是有些奇怪。


艾伦平静地告诉他:“我只是希望你别想太多。既然我们什么都不能做,就不要勉强自己考虑这种事情。”他要开导利威尔,也要开导自己。一心一意想着爱着自己的恋人,忽略眼前的少年的感受,这太混蛋;把这个利威尔当做自己的恋人,倾吐一切,亲密地接触,这也很混蛋。爱已经让他进退两难,偏偏肩上的感情和责任丝毫不允许懈怠。


利威尔觉得他的神情有些异样,却说不出哪里不对。但是以他的角度看,这样成熟的逻辑听起来相当有说服力。“……哦。”

艾伦勾起嘴角,得到了一些满足感。





晚餐的时间利威尔又开始为应付奶奶而手忙脚乱。奶奶偶尔会开口说话,但是无法正确地跟人进行语言交流。利威尔总是无法传达“我已经饱了”的想法,很是苦闷。


艾伦看着他的神色,觉得满脸写着“换个人我就踹上去了”,低着头笑。他们一直待到奶奶睡下,收拾完一切才离开。

那时夜色渐渐拢了上来,乡间的风格外凉爽。艾伦把车开得很快,车窗大开。

利威尔在副驾驶座,一个手肘搁在车窗上,眼光扫过一排一排夹竹桃、茉莉和白桂花。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70)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