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时间的针脚(现代,年龄穿越,R18 ⑤

TIPS:男体韩吉出没。
--------------------


五.







“那,我有车吗?”


“有,而且是辆好车。我总是被指责停车技术不好……倒档太磨蹭。啊,你现在不能开车。”

“我满十八周岁了。”


“驾照呢?”


“用原来的不就好了,我无证驾驶都不怕。”


“……不行。”


“你管得倒是很多。”利威尔的口气并没有太大的指责,只是不屑地带着刺。


“……抱歉。”艾伦不知道怎么回应,只能这么回答。


“你老是抱歉抱歉的很没劲啊。可以带我去那个酒吧吗?现在开业了吗?”


“八点就开了,但是现在还没什么人。”


“带我去吧。”


“……”


“我想看看以后我的事业会是什么样啊!”


“……去的话,不能喝酒。你没到年龄。”


“艾伦!”带着不耐的扫兴之感,“我还没提酒吧?”


“那你喝过酒吗?跟科林?”


“跟很多人喝过,科林太次了,我平时不太跟他一起。”提到这些,声音就平静了不少。


“为什么说‘次’?”


“就是靠不住。但我跟他说的话太多了,已经后悔了。”


“说了什么?我以为,你的室友应该是个不错的人。你们住在哪里?只有两个人?”


“……说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只回答了一个问题。


“第一天醒来的时候你很生气,以为是科林把你扔到这里来的。我就一直想着这个人。”


“噢。”


“那……你认识韩吉或者埃尔温吗?”


“谁?”


“一个都不认识吗?”


“不认识。”


“那你……没来这里之前是做什么的呢?Hue的事情我根本不了解,一直都是、原来的老板在管,或许你可以帮忙接受?”


“‘原来的老板’……就是我吧?”嗤地一声,“没自己管过,不过酒吧那些事情我真的很熟。”

“为什么很熟?你住在酒吧街的附近吗?”


“总之很熟。”




一个小心翼翼探向十七年的生活真相,一个满心好奇地摸索35岁的“自己”。谈话拉拉扯扯地在归家的车程中继续。



关于去不去酒吧的话题拉锯了许久。因为艾伦的坚持,他们还是回了家。在电梯里的时候,艾伦看着玻璃外的夜景说,“我还以为你会固执地一定要去。”


利威尔递过相当冷淡的眼神,“要我把你打趴下,然后抢车钥匙走吗?”


艾伦第一个反应是“你做不出来吗?”他没有开口,但是表情把它写在了脸上。


利威尔看着艾伦,上下一眼,有些微妙地说:“我才不跟你这样的人打架。”


艾伦有些讶异地转过头,显然两个人都想到了初遇的场景。利威尔有些艰涩地补上一句:“当时踢你那脚是因为太生气了。”


艾伦顿了一顿,虽然理解但是依旧困扰,“为什么那时候这么生气?”“这么”两个字咬得很重。


利威尔撇了撇嘴,没有回应。这样的防御屏障非常简单,但对于艾伦很是奏效。


电梯门在叮声之后,哗地拉开了。


 


艾伦猜测着利威尔的沉默,措辞着如何表达自己单纯关心的心情。自家门口站着的身影打断了他,直直给了他迎头一击,艾伦惊叫一般:“韩吉?!”



扎着辫子的男人靠着墙,夸张地笑起来,“终于回来了啊,再不来救我我真的要死掉了。”不管不顾地扔出一连串,“你们两个的手机都打不通是怎么回事?出去潇洒了所以一起静音了吗?”懒散的调侃语调却显露出认真的焦急。


 
艾伦却没有听进去,他有些紧张。踱步站到了利威尔的侧前方,“可是,你来干什么?”



韩吉万分理所应当地耸肩说道,“我的老板为了过生日弃生意不顾,天天不接电话不回短讯,我当然着急了。”他看了看艾伦,露出莫名其妙的神色,然后盯住了利威尔,“老板。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利威尔倒不慌,他觉得韩吉这样的人并不棘手,只是不知道如何接过话。他并不想假装三十五的自己。



“老板?说话。”韩吉大胆地哂着利威尔。艾伦摸出钥匙开了门,“你先等一等,进去再说。”本来他并不打算这么快让别人知道,但是……这一定瞒不过韩吉。



韩吉的反应来得远远快于预计。“等等。”他眯起了眼睛,声音放低。抬手推了推眼镜,仔仔细细地解剖了一遍利威尔。



艾伦的心蜷了起来。利威尔诧异地半挑着眉,看着这个男人越走越近,用视线分析了他上上下下的衣裤鞋子、领口和面容,困惑而好奇地问:“利威尔,你终于觉悟了吗?认识到身份证上的年龄的确搞错了。”


这一身从头到脚都嫩得不得了,完全不是利威尔的风格。


利威尔感到了深深的冒犯,“不是这样。”厌恶地补充,“你滚远一点。”


韩吉并没有被影响,他被这个口气里鲜活的情绪鼓动了,笑了笑,“不要这么可爱地叫我滚啊。”



利威尔完全没有继续交谈的欲望,他一把揪起了韩吉的衣领,用劲很大。本意是借力推开他,给个警告。但是韩吉完全没有给他用力的机会,牢牢制住了他的手腕,“……这是什么情况?”


 
利威尔终于被激怒了,在他决意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人的时候,门边的艾伦及时地叫道:“都够了!”声音响亮,超出他自己的预计,“进来再说。”他所有最坏的预计,都被证实了。


韩吉表情也正经了起来,目光来回巡视了利威尔和艾伦,然后松开了手。跟在愤愤的利威尔身后走了进去。



经过艾伦略显混乱的叙述之后,韩吉成为了第一个第三方。他抱着手臂倚在墙上,若有所思地听完了所以的故事。
认真的表情和平日不同,显得很有魅力。



“所以……现在就是这个情况了。他根本不认识你,这不能怪他。”艾伦试图建立起和善的气氛----这指望不上利威尔。


在艾伦的预计里,韩吉是个人情通达的人,对这样超自然的现象也很感兴趣,应该会一下子接受这个事实。


但是韩吉没有很快回应,他缺乏表情地看着利威尔,“你再过两年才会遇到我。20岁。我记得很清楚哦。”


利威尔阴沉着脸,坐在艾伦身边不作声。


艾伦面向韩吉,“我还以为你们从小就认识,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


韩吉露出笑意,“并不是。”然后隐去了情感,“店里我可以照顾,没有关系。但是……艾伦你至少要把手机交给他吧?”转折的逻辑似乎并不搭调。


艾伦琢磨着他的神色,隐隐有些不安。但是他说得对,不是吗?


艾伦犹豫了片刻,起身去卧室,利威尔的手机被他放在了书房的柜子里。利威尔没有跟上来,韩吉也没有动作。



韩吉目视前方,似乎在发呆,但是在艾伦的身影消失那刻,非常精确地开口:“所以……你是住在地下室、还在靠追债打架为生的利威尔。是吗?”声音压得低而轻。



压迫的口吻,和“追债”这样精确的用词让利威尔有些吃惊。



韩吉自言自语一般,“虽然不如埃尔温,但是我对你的往事还是知道得非常清楚的哦。”一顿,“不知道这样说合不合适……不过如果真的是时空错位,进行了调换的话,你可以想象三十五岁的利威尔过你那样的日子吗?”
“利威尔”和“你”的字眼异常刺耳。



书房并不远,艾伦的脚步声马上又近了,几秒之后他的身影就出现在客厅的另一头。利威尔突然希望对话到此为止,但是没能如愿。


 

“……事实上,你的生活比‘追债打架’还略难堪一点不是吗?”韩吉非常平静地宣布。



完全不同于艾伦的试探和提问,不是那样笨拙的猜测和关心,是一字一句刺进心里的事实。利威尔冻在沙发上难以承受,一时间竟然难以有力地反击。


整件事情发生以来,他从恼怒、恐惧、迷茫渐渐变成了不安、好奇、探究,并没有经过非常痛苦的斗争。今天一整天跟着艾伦,逛街吃饭,斗嘴聊天,除了偶尔冒出来的不适感,没有一丝挣扎。



即便不愿意承认,利威尔心里也非常清楚。这都是因为值得信任和依赖的艾伦,和优渥的生活质感。……和原来差得太多了。



韩吉维持着动作不动,观察着十八岁的利威尔阴晴不定的神情----掩饰的技巧很拙劣,锐气被三言两语轻易击倒,完全不是利威尔的做派。他的本意是刺激一下利威尔而已,探探他的真实想法,到底怎么看艾伦怎么看现状。


说得有些过了?



韩吉看向艾伦,他的脸色也不好。这个家伙……也冲昏了头脑吗?“艾伦。”他唤道。


艾伦目不斜视,看着韩吉,“嗯……”空白了一刻,“啊,手机我会交给他的。”故作轻松地抛接了一下利威尔的手机。


韩吉看他那么辛苦地转移话题,顺着台阶下来,“好,这样联系比较方便。”不痛不痒地说道。他留意了一下利威尔的表情,还在自尊受伤当中。


艾伦递给了韩吉无奈的眼神,然后歪了歪头,示意他走。已经没有了多余的言语。韩吉塌着眉毛,有些抱歉又有些警戒地露出复杂的表情,然后叹了一口气。迈步离开了。


门锁的咔嚓声音响起,利威尔就站了起来,低着头向前走。


艾伦叫他,“等一下,手机给你。”语气有些怯意和安慰,却没有伸手阻拦。


利威尔深吸着气,把自己的语气全副武装,“不用。”两个字冰冰凉。与艾伦擦肩而过,垂目走进了房间,把门摔得震天响。



“嘭”的响声让艾伦顿时萌生无数内疚,他不能管韩吉也不能怪利威尔,好像可以责备的只有自己。少年一定很生气,来到这样一个不愿来的世界,还被陌生人试探曲解。




 


房间里面相当暗,黑色自玻璃渗透进来,弥漫着夜的气息。像是在做梦。

 


利威尔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难过,只是觉得太多的感情闷在心口,无法宣泄又无处躲藏。白天平淡温和的场景好像已经隔了几年。




脆弱的信任和快乐被这一阵灭顶的安静冲刷干净。这个世界不属于他,他并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这样的念头萦绕不去无法驱散,把身边的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


  


少年抱着腿坐在地上盯着窗外发呆,挠心般的失落和自厌让他眼神有一些空。思维向前左扑右扑,过了许久才抓到了力量的边缘。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
热度(70)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