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时间的针脚(现代,年龄穿越,R18 ③


三.





艾伦反反复复地看了一圈周围的花草树丛,又走了一条街,还是毫无踪影。他无措之下只能回了公寓,带着一身热汗,踩着一拖鞋灰尘,无力地承受着煎熬的心情。





床头柜上的手机一闪一闪,显示的未接来电有很多,来自各种订餐和订票。他根本不能顾及,只能直奔主题,用力地按下了快速拨号的“3”键。



“艾伦?”三笠接得很快。


“三笠。”艾伦的声音无法掩饰焦急,“帮我个忙,现在,马上出去找利威尔。他出走了。”

古怪的措辞让三笠有些疑惑,“‘出走’?……这不像他。”



艾伦难以自持地略拔高声音,“因为他现在根本就不是他!”吞咽着口水,“……主要是他身上没有钱,还穿得比较奇怪。我怕他出事,总之你再叫上阿明,然后谁也不要告诉。马上!马上就去我们家附近可能的地方找一找。”逻辑仿佛是现成摆在那里,直直地从他脑海里一起扯了出来。



迟疑片刻后,三笠答道:“我知道了。”并没有多问。她平静的声音此刻有一股镇定人心的作用。三笠说完便主动挂了电话,房间里恢复了安静。



在这样的安静中,艾伦深呼吸。他不允许自己在浑噩中发呆,马上厘清了自己该做的事。



选了一套看起来轻便舒适的运动服,折叠整齐套袋装好,备给利威尔。自己也快速地换好一身。


钱夹、门钥匙、车钥匙和手机都随意地丢进了包里。在他开大门那刻,熟悉的声响和无数记忆重合。










而利威尔,还不及思考太多。




从停车场出来之后,心里烧着火的少年一刻不停地往更远的街区走。这周围地区都不能给他微弱的安全感。



过往的行人纷纷投来的猜测目光,眼神擦过他的着装和鞋子。利威尔试图把裤脚拉低遮住鞋子,但根本做不到。便放弃了挣扎,压制所有的情绪故作镇静,若无其事地维持着脸色。



一开始他的脚程很快,毫不受这双不合适的鞋子的影响。在那幢建筑物已然远离之后,他终于放缓了节奏。决定注意一下周遭的公交站台和地铁入口,计程车要逃款太过复杂,并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他四下打量了一番,没有任何方向。一切都是陌生的景象,陌生地像进入了另一个城市。这样不安的感觉揪住了他的眉心,又渐渐变成了被人生情节戏弄的烦躁感。




在他有些疲惫的时候,正巧路过一家便利店。那里的职员正在清扫门关,整理广告牌,扫把的金属柄和塑料广告纸在太阳下反着光。利威尔看了看她,似乎相当和善,他犹豫再三决定上前询问。




走近一些后,利威尔无意识地清了清嗓子,“请问……”生涩的音节还未出口,那店员把广告牌正了正位置,露出一排大字:2013秋季面世。花里胡哨的糖果图案糊了一大张纸,但花花绿绿当中只有这一行字引起了利威尔的注意。他扫过一眼,便聚焦目光盯着不放。




那中年女人相当有礼貌地笑着:“请说?”见他动作呆滞,没有反应,又问道:“年轻人?”



利威尔的视线依旧没有移开,空洞但直勾勾地,像要看穿那层纸。信与不信转了两圈,最终还是被硬邦邦的现实敲上了钉子。



女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误解了意思,“啊,这个现在还没有喔,虽然今天是九月一号,说起来的确是秋天了呢。”这样和颜悦色的解释,却没能让利威尔听进分毫。


等待着“期待”赞许的店员还未褪去微笑,就看到穿着怪异的少年神色崩溃一般,迅速地跑远了。





潮闷的天气里,捂着一股散发不去的热气和水汽,似乎随时酝酿着一场大雨。连奔跑都不能带起风来。




鞋和脚的贴合靠装饰般的鞋带艰难地维系着。没有丝毫进食的身体不断抗议着持续的运动,步子有些沉重。但利威尔无法对抗这个可怕的事实,他只想摆开双臂越跑越快,



起床时那个男人的声音又开始嗡嗡作响,“你多大了”“你住在这里”……声音很好听,说的话却很不对劲。利威尔自厌地想,不……不是他不对劲,不对劲的是自己。



是自己。



这是未来十七年的世界,不是他的世界。科林不知道在哪里,熟悉的人都不知道在哪里。这像是把利威尔从自己生活的气息里剥了出来,连血带肉厚厚一层,然后扔去了另一个星球,让他磨合着那里的空气重新生长。


他在一个人流稀少的路口戛然止步,巨大的冲劲陡然收紧,热血上涌,在脑内形成巨大的冲击。身心的冲击接连袭来,倒有一种击溃般的解脱感。



那一瞬间,利威尔觉得自己可以晕过去。但令人绝望的是,他保持了清醒。









再见面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暴雨倾城。从城南一直延伸向城北,落地有声的雨珠噼噼啪啪。阿明和三笠都在城的另一端。




利威尔躲在店铺狭窄的屋檐下,一半身体淋着雨,依旧穿着睡衣和皮鞋。艾伦从车里走下来,撑着伞直直地走向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25岁的男人被眼前这个人和这场雨折磨得神情憔悴。但经过了一整天的慌乱,此刻倒神色平静。给了利威尔陌生人般安全的距离。





他强忍着把对方揽入怀中的冲动,尽力保持路人的口吻,开口问道,“既然……你还没找到回家的路,要不要先来我家躲雨?”但发自内心的关怀无法从语气中完全剔去。




少年抬眼,嘴巴开合数下,已然无法虚张声势。巨大的变故便是巨大的无助,隐隐跳动的反抗命运的神经,在大雨里被渐渐麻痹。





“你早就知道了吧……我在这里根本没有家了。”利威尔递过不甘的眼神,不想让自己显露被打垮的样子。





艾伦怔了一怔,有些意外他依旧知道了事实。但是面对这样的利威尔,他并不打算细问,只是用最简单的话抹去少年的担忧:“不,十七年后你有家……你逃出去的那个地方,就是你的家。”



大雨在他们之间流成了河。




利威尔站在原地,心里的沉重卸了大半,几乎感激涕零地接受了这个他希望相信的事实。但是他空白了片刻后,认真地端详着艾伦,又开口:“……那你是谁?”




艾伦捏着伞柄,无比渴望让安全的伞沿直接蔓延到利威尔的头顶。他描摹着少年清爽健康的轮廓,又怜悯了他狼狈不堪的遭遇。最终动了动嘴唇说,“你的室友。”





18岁的少年终于还是回了家,他没有得到全部的真相。但起码,并不会流离失所----像他预料的那样,不是吗。





命运的荒唐很多时候是一种馈赠。人,总是在逃离自己命运的路上遇到真正的人生。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3)
热度(68)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