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时间的针脚(现代,年龄穿越,R18 ②

 
 

二.


 
 


 


艾伦醒来的时候,隔光纱已经透进来明亮的光线,天色像是中午。他半睁着眼睛,摸到了手机,胡乱地按了开机。


 

“利威尔……”轻轻拍了拍背对自己的爱人,一声轻咳,“醒一醒,不早了。下午一点有安排。”声音带着沙哑。


利威尔睡得向来不深,一叫就醒,但今天似乎没什么反应,手臂枕在耳下,身体静静地微蜷。艾伦小心翼翼地先行起身,舒展了一下上半身,“醒一醒……”低低地唤着。


“烦死了。”利威尔把腿曲成更大的角度,毫不留情地扔出三个字。



口气真是刻薄,自己过生日还这么不上心……艾伦笑了笑,转头过去又补了一句,“不吃午饭了吗?”进行着平常的对话。


但床上的人丝毫没有感受到艾伦语气的和缓,更加生硬地回应:“你真的烦死了!”然后略显暴躁地撑起身来,半眯着眼打量了一下周围。随意扫了一眼,他便立马僵在了原处。


略显反常的对话在沉默当中凝滞了。利威尔盯着床,艾伦盯着利威尔,两个人莫名其妙地各自惊奇。


眼前的景象已然让利威尔头脑空白,血压陡升,像是全身的血液都冲上了大脑。他一阵晕眩。这里不是地下室,地上不是灰地砖,墙面没有任何掉粉剥落的痕迹,甚至他坐着的地方是一张柔软的双人床。

 
双人床?身下的触感立即变成了刺。


“你是谁!”利威尔一下子站了起来,脚重重踏在地上发出闷响。他几乎吓得站不稳,捏紧了拳头,困顿的气息一扫而空。眼前这个男人,面目和善,俊气非常,但是完全陌生的面孔怎么会出现在他身边?眼前的人并不是他的室友----那个洋泾浜的小混混。



艾伦坐在床脚,眨了眨眼睛,看着行为异常的利威尔,开始觉得不安。“……你怎么了?”


 
他上上下下地看,身量形容的确是利威尔,再也不可能有这么相似的一张脸。但是头发的确有些不同,仔细看去锁骨更为凸出……而且,这样跋扈好斗的夸张神情怎么也不像他的恋人。


哈……?艾伦甚至还来不及继续想下去。


利威尔踩上床,居高临下地一脚踹在艾伦的胸口,力道相当大,丝毫不是玩笑。艾伦毫无防备地狠狠挨了一记,重重跌坐在地,他闷声喊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定是哪里不对。背部撞在坚硬的白墙上,疼痛消磨着他的理智。


利威尔立在床上盯着他,神色很是恼怒,“怎么回事!我还想问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一觉醒来就在这个鬼地方!科林呢?你又是谁!”语气激动,带着利威尔平时根本不会显露的焦躁。


艾伦捂着痛处,脑子里被这一连串问题轰炸出了一排炮坑。“科林”“你是谁”“鬼地方”?

“你等一下!”艾伦希望此刻时间可以按住暂停键,他努力地在混乱的情况中找到了眉目。


眼前的这个人……瘦削有力,音色单薄清脆,皮肤和眉眼都很年轻,头发短了一些,桀骜的神色霸道张扬。这一个一个细节,慢慢地偏离着他所熟知的利威尔。艾伦的眼神越来越诧异,越来越复杂----即便是被包裹在同一件睡衣里,五官并没有什么不同,艾伦也知道,这并不是他同居的爱人。


艾伦只能呆看着,神情中震惊和迷惑交替出现。


利威尔并不知道事态的发展,他不耐地跳下床,身手轻快非常。“能不能别盯着我看了?快告诉我他妈的这!是!哪儿!”


 
艾伦对这个问题难以启齿,七年的故事、十七年的人生划过脑海,根本无从说起。他只能试探地叫出对方的名字,希望可以沟通:“利威尔……?”


对方相当不悦地盯着他:“你还真的认识我?”直来直往的思维非常简单直率。


我不只是认识你……艾伦几乎绝望地望着这个完全陌生的利威尔,艰难地开口问:“你刚刚讲的科林是谁?”他保持着坐地的姿势,望着对方。


“我现在的室友。”利威尔冷冰冰地向下睨他,“你别装了,老实告诉我,是不是他把我弄到这里来的?这个小杂种。”


艾伦被他的措辞刺痛了,“并不是……”纠结万分地挣扎片刻,他实在不知道如何解释,只能讲出听起来很荒谬的事实:“你住在这里。”


利威尔流露出绝对的不信任,“少来了!”他放弃了跟这个荒唐的人对话,快步走去开门。按下门把手才发现锁着。左掰右掰匡匡几声依旧打不开,利威尔泄愤一般朝门踢了一脚,“你过来开门!不愿意说实话的话至少放我走!”


艾伦当然不能放他走。他深呼吸着站了起来,看着困兽一般不安又狂躁的利威尔,目光细细地巡过他的领口和袖口,没有昨晚留下的任何痕迹。这一副身体,不是昨晚的利威尔。这不是简单的精神错乱或是灵魂互换,眼前这个利威尔,像是从时空里撕开了一个口子,完完整整地、异常突兀地出现在了这里。


艾伦顿了片刻,终于问出了一个问题:“利威尔,你能告诉我,你多大了吗?”


这样没头没尾的问题让少年心烦,他咬着牙咒骂一般,毫不犹豫地:“十八岁。够了吗?放我走!”语气完全不是撒谎的样子,让艾伦失去了最后一丝希望。



前三个字冲击着艾伦的心脏,他简直想掩面呻吟。今天是他的恋人35岁的生日,他想带他去一场音乐会,音乐会不喜欢的话就去看电影,然后吃一顿美得不像话的晚餐,所有的计划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但是唯独崩坏的因素,恰是最重要的一环:利威尔。


和利威尔的初遇是在艾伦的大学附近。那时的利威尔年轻了七岁,但已经是个历经世事的男子,跟眼前这个莽莽撞撞、行事乖张的人也相去甚远。这个利威尔……还是孩子。


艾伦无暇体会“十八岁的利威尔”带来的好奇感和保护欲,他满心是不知如何言说的混沌。


 
利威尔只觉得面前的人神情诡异,无法交谈。他独自对着开关粗暴地尝试了旋转和拉扯,最后摁住了门把手正下方的按钮,轻微的金属摩擦声过后,他感到手下一松。


门开了。


在艾伦“利威尔”呼喊中,自由了的利威尔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奔跑中左看右看好不容易找到了门,速度快得几乎在地板上打滑。


艾伦急急忙忙地追上去时,利威尔正抓起一双属于艾伦的鞋。脚速欠缺一些的25岁男人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穿着睡衣、光着脚提着皮鞋往外跑的少年一秒钟就顺利地打开大门,身影迅速地消失在楼梯口。


艾伦只能收起满腹的震惊和困惑,急急忙忙穿上拖鞋按电梯。一个一个红色的数字揪着他的心,笨拙的机器似乎运行得异常缓慢。好不容易来到了“12”,他踏了进去,又好不容易停在了“1”,他奔了出来。艾伦额上覆着紧张的薄汗。


“利威尔!”他一出电梯便大喊,“利威尔?”四处张望,却四处没有利威尔的影子。


艾伦一路沿着缤纷的绿化道走到了临近的大马路,心脏跳得很快,脑子里乱哄哄一片,只想着找到利威尔,但他没有成功。一时间,他除了“大喊大叫”这样的方法,竟然想不出另外的出路。卷入这样不可理喻的荒唐状态里,艾伦不知所措。





 
这边的利威尔更加不知所措。


身上挂着一套睡衣,脚踩在略大的皮鞋里的利威尔,在地下车库毫无方向感地撞了很久,终于找到了出口。少年打架、骂人、摸爬滚打,却从不知道该如何从一个高档的公寓楼里安然离开,这个事实扎着他的自尊心。但更为严峻的考验,还在眼前。


利威尔带着满腔的坏心情打量着周遭景象,思索着该如何回到这个城市中他熟悉的角落----他身无分文。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83)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