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领巾后的秘密(ABO,怀孕生子梗A TO Z 已完结

→还是希望给不看这部分的菇凉留下无尽想象空间,不默认他们旅行的后续发展就是如此

→ 以A TO Z这种老掉牙的形式写QAQ,更新会一直编辑这篇,不发表新的文章


--------------------------------------------------------------------------------------

 

 

关于孕期和孩子的A TO Z

 

 

 

Awash  被淹没

 

 

那是一个平常的早晨,海鱼烤得金黄油亮、面包散发着奶香。艾伦整齐地收拾完毕,和乔治安娜互换了“早”。

 

利威尔没一会儿就迈着慢步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靠在了餐厅的门边。舒缓的海风绕着他的碎发和脚踝。

 

艾伦有些惊讶地笑着,“今天起得真早。你最近都睡得特别多。”拉开身边的椅子示意他坐下。身手利落地摆开餐具,盛了满满一碗汤。

 

利威尔吸了吸鼻子,却没有动作。

 

艾伦和乔治安娜一起望着他,眨着眼睛不说话。

 

停顿了良久,换了一个站靠的姿势。利威尔抬眼看着艾伦,“……就是因为最近睡得太多,人很难受,所以我昨天去见了医生。”撇开目光,“并不是生病。”

 

艾伦怔在那里,表情有些微妙。

 

“是……怀孕的迹象。”声音低而轻,语气带着故意加入的质疑。

 

艾伦握着汤勺一下子笑了出来,重重地放下勺子站起来。他直直走了过去,从眼神到表情都可以掐出一把水灵灵的兴奋。利威尔还没有等到任何言语的回应,整个人就被离了地。

 

“真的吗?!”艾伦有力的手掌抓着利威尔的肋部,像抱孩子一样托起扔高,“真的吗?!”。利威尔闷着一声惊叫,但一瞬间的离心力还未过去,就进入了热烈又温柔的怀抱。“我以为,这一天不会来了。”艾伦的声音喜悦杂着慰然。

 

 

利威尔在这样的支撑中保持凌空。闻言,他居高临下地轻轻勾住了艾伦的脖颈。

 

 

艾伦脑子里一阵呼啸而过的快乐,心脏跳得很快。他不知道怎样才能表达自己的心情,他觉得空气都可以把他们一同淹没。

 

 

 

 

 

Bewildered 困惑的

 

 

 

艾伦:“会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呢?取个什么名字好。”

 

利威尔:“……还早呢。”

 

艾伦说:“那要早点想好嘛……叫艾利吧,把我们两个的名字拼在一起。”

 

利威尔:“……”

 

艾伦:“不过这个名字……女孩子就不好了,她以后会怪我们的。”

 

利威尔叹了口气。

 

艾伦:“我有预感是个男孩子。这样叫艾利就正好吧?”

 

乔治安娜:“艾伦你最近烦死了,是当爸爸不是当爷爷啊!男的叫乔治,女的叫安娜!……省得你们以后不要我了。”

 

艾伦:“啊?……不会。不会的啊。”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Crankily 任性地

 

 

 

最近几天乔治安娜和艾伦一起陷入了担忧。

 

利威尔总是在艾伦出房间之后就锁门,不想出来吃饭,谁也叫不应。直到晚饭之后才勉为其难地放艾伦进门。

 

 

 

在一个风浪很大的晚上,船晃得很厉害。艾伦半夜里磕到了床柱,迷迷糊糊地半睁开眼。在一阵阵令人眩晕恶心的摇晃中,他的手臂间却没有人,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寻着隐约的声响,艾伦慢慢走到了浴室,他看到了利威尔。

 

瘦削的背,在艰难的动作中起起伏伏,呕出酸臭的液体。水龙头哗哗地开着,压制着他的声音。但是艾伦被这轻微的痛苦声响揪住了心脏,“利威尔……”

 

利威尔没有看他,不停地冲洗着自己的口腔,吞水吐水,忍无可忍地抹着嘴巴。眼睛睁开,又难言地闭上。

 

艾伦轻轻抚着他的背顺气,“别急,轻点擦。”扯下一条凉毛巾凑上去他额上的汗。

 

过了一会儿,利威尔止住了动作,微微喘息着。他看了一眼艾伦,疲惫地说,“回去吧。”

 

艾伦抓着他的手,相当认真地问,“不止是今晚,你最近每天都这样是吗?”

 

利威尔皱着眉心,“……真恶心。”他依旧避免了正面回答。支撑着自己,重心不稳地走回了床边。

 

 

 

那天之后艾伦就变得谨慎又小心,不给利威尔锁门的机会。吩咐了准备更多清淡和流质的食物,把三餐端进房间,晚上听到响动就起来看看。

 

 

有一个为了维护形象、不让人过度关爱而显得任性的爱人,就要变得仔细周全不是吗。

 

 

 

 

 

 

De ja vu 似曾相识

 

 

 

利威尔睡得并不好,所以总是做梦。

 

 

前几天他一直梦见奇奇怪怪的山和狐狸,还有无人岛。最近几天变成了……更为贴近心情的东西。他梦见了乔治安娜,六岁的乔治安娜穿着蓝色碎花裙。

 

幼稚,白嫩,裙子脏了也不理睬。她围着他的军靴转啊转,还不会太复杂的句子。总是伸手让他抱,他拒绝。她只能继续摸着地上的石头玩,一边艰难消化着自己成为孤儿的事实,一边揣测这些厉害的人物到底能不能拯救她的人生。快乐与不快乐交织。

 

小小的身影清晰得仿若在眼前。

 

利威尔想告诉她,过几年后就好了,一切都好,你可以跟我生活在一起。但是乔治安娜猛地抬头看了他一眼,有着笑意,轮廓很温柔,却充满了坚定。利威尔怔在了原地。

这一份微恙的心情让他半醒,有些疲软地调换了睡姿。艾伦的手臂在他的腰间,沉得很安稳。

 

利威尔不敢动作太大,别别扭扭地侧过身,静静地闭上眼睛。听着艾伦有节奏的呼吸声,慢慢平静了下来。

 

 

那个似曾相识的表情不是乔治安娜,它属于艾伦。

 

 

利威尔陷入睡意之前脑子里混沌而缓慢地交替着两个字眼:艾伦,和孩子。

 

 

 

 

 

 

Errantry 骑士精神

 

 

 

旅行已经进入了返程,却在原路返回的时候,意外遭遇了未曾见过的小岛。

 

乔治安娜手编了一顶草帽,戴着它站在桅杆下远望,“艾伦!我们去岛上看看吧!”

 

艾伦扔给她一柄短剑,点了点头。

 

乔治安娜接过来,兴奋地一蹦一蹦,她对利威尔说:“我知道你一定也会去的,来吧,我们保护你啊!”拔出了剑,和艾伦的剑相撞,发出尖利而脆的铮铮声音。

 

艾伦笑出了声,只有乔治安娜敢这样冒犯利威尔。他并不想承认,那一声“我们保护你”让自己心情愉悦。

 



 

Fuchsia pink 浅莲红

 

 

Omega进入了孕期,就是人生最为艰难的时候了。男性Omega的生活显得更加胶着不安,充满了无助的焦虑。

 

利威尔总是站在甲板上发呆,一边在心里攒动着漫无边际的迷茫,一边反复怀疑自己、质疑自己。身体里的异样越来越明显,这样的感觉令人烦躁。明明自己在期待着他,在养育着他,却总是因为他而不适、呕吐、低落、担忧。这样的心情,他自己也无法理解……所以无法与人言说。

 

艾伦没有什么不好,乔治安娜也没有什么不好,三餐还是应有尽有的样子,天气很宜人,可是这种无法满足无法填补的不安到底是怎么回事。利威尔无法忍耐地深深皱起了眉心。

 

这样复杂的心情持续了数天,随着时间的推移并没有缓解。直到那日,帮工的厨娘走进他们的房间,做了一些清扫。

 

那时的利威尔刚从浴室走出来,头发滴着水。吃得太少引起轻微的低血糖,让他在高温淋浴之后有些晕眩。

 

没有旁人的房间里,只有一个陌生的背影。她包着头巾,动作轻快利落却粗手粗脚。他看着看着眼神就冷了下来。淡淡地目送她完成一切、笑着打过招呼走了出去,便盯着他人收拾的房间审视起来。越是审视,心里的违和感越是浓重。

 

不大的卧室,最占地方的摆设就是床----现在铺着一条浅莲色的床单。女人一样、充满不切实际的感觉、肤浅的颜色,异常心安理得地霸据中央,刺目至极。他上前,攥住了床单一角,一下子把整条都扯了下来,毫不犹豫地甩开弃在了地上,连贯至极。用力的感觉宣泄着内心深处的情感,让他的心跳到了喉咙口。

 

这时,艾伦的声音突兀地从门口传来,“……利威尔?”带着担忧。

 

利威尔没有回应,迟疑了片刻,浅浅咬着牙关,“把这个东西换掉。”语气是克制着感情的愤怒。

 

艾伦进来看了一圈,明白了过来,“……好。”小心地应着,然后捡起床单折了两折,放到一边。

 

利威尔觉得有些失态,不好开口,只能沉着脸色调整心情。艾伦就在一边打量。

 

沉默的气氛维持了没多久。艾伦伸手捏住了利威尔的一排指尖,放缓了语气,“好点了吗?别生气。”唯一能开口的安慰略显苍白,他看得出利威尔并不是生气那么简单。

 

利威尔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唇线是一条单薄的线。艾伦无条件地给予着包容一切的陪伴,丝毫没有不耐和试探。

 

等了许久,利威尔没有言语。艾伦便笑着拉起他的手,把嘴唇印上那个白皙的虎口,“还是这么难过?……你,可以跟我说说为什么吗?除了床单。”

 

一句话带着恰到好处的力道撞进了利威尔的心里。他摇了摇头,眼神微微改变了,弱化了些许锐利。

 

临近午餐的时间,空气带着一些海味的肉香。外面远远的杂乱声音让他们之间的安静更静。利威尔并不直视艾伦,他知道对方的表情:坦然而温柔,阳光而充满了爱。

 

那样的表情,总是想让他交托出自己的软弱。

 

但是利威尔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说出心事。他翕动着眼,说:“床单换成白色,或者米黄。”声音很轻,也没有满足的意味,但是带着他近日一直无法找寻到的平静。

 

 

 

 

Girl 女孩

 

 

 

回到有人息的地方,他们都有隔世般的恍然和喜悦。一路走走停停不想回到王城。

 

乔治安娜跟着艾伦和利威尔出去逛了一个晚上夜市,兴奋得睡不着觉。

 

第二天她跟利威尔说:“我回去之后就摆个赌场,赌你生女儿。”利威尔一口汤呛在喉咙口。

 

艾伦一边给利威尔顺气,一边笑,“你只惦记着妹妹吗?”

 

乔治安娜作骄傲状转头不答。

 

 

 

 

 

 

Harbour 入港停泊

 

 

 

在走出去接受万众欢呼之前,艾伦和利威尔交换了一个短暂的吻。

 

 

 

 

 

 

I 我

 

 



我是乔治安娜,我最近不开心。

 

回家之后,怀孕的利威尔就变得越来越难搞了。今天嫌天花板不干净,明天就嫌我的裙子花边皱了。然后跟艾伦嘀嘀咕咕地讲了好久,居然要给我请一个家庭教师。

 

虽然这个白白净净的南茜小姐看起来挺温柔的,可是我完全受不了每天坐在阁楼里读书啊!今天我跟利威尔说:“你再这样我就去地下街当混混了!明天就去!”

 

他白了我一眼,围绕着一圈低气压。艾伦只好连拖带拽把我弄走,我给了艾伦一顿怒视。

 

艾伦通情达理地说了一大堆,我没有听进去。只有最后一句入了耳,“南茜小姐让你写日记对吗?把这本给利威尔。”交给我一本厚本子,“他心事好重,但是什么都不跟我说……我觉得,写写日记可能会好一点。”

 

我抓着那本本子很不情愿。艾伦又是噼里啪啦一堆,像撒娇一样跟我说,“你去跟他说,他写你就写,不就好了。虽然……即便是这样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口气有点悲伤。

 

我好胸闷,“……你想得出‘让利威尔写日记’,想不到‘我可以去偷看利威尔的日记’吗?”

 

他的眼神亮了起来。但是我更胸闷了。

 

今天的日记就写到这里。

 

关于越来越棘手的利威尔和越来越蠢的艾伦,我真是没什么可说的了。谁来告诉我巨人是怎么被这样的人驱逐走的,骗我的吧?

 

 

 

 

Jade 碧玉

 

 

 

艾伦带着一干出海的研究人员整理了所以沿途见闻,交给了王室。

 

得到的嘉奖中依然没有耶格尔子爵心心念念的亲卫队,但是他转念一想,现在利威尔已经只能穿着宽松的衣服做适量的运动,怎么能关照毫无意义的亲卫队呢。还是孩子比较重要,艾伦轻轻笑了。

 

他把色种水工最上乘的玉石挑了出来,给乔治安娜作了一副耳环----姑娘迟早都要用到,然后为他们还未出生的孩子作了一套小小的脚环。

 

 

可惜的是,利威尔绝对不会接受首饰做礼物。即便碧玉是那么适合他,脆硬剔透,晶莹通亮。

 

 

 

 

 

 

 

 

 

 

Kiaugh 苦恼

 

 

 

利威尔最近都穿着袍子一样的棉衣服,下摆直到小腿肚。拖拖踏踏,活动不便。越来越嗜睡,一醒就变得烦躁。

 

 

偏偏乔治安娜越来越不让人省心。南茜小姐每天都会准时到家,但是每天乔治安娜都可以做出意想不到的事情来。今天跳窗户,明天装哑,在逼迫之下依旧心浮气躁。

 

利威尔坐在花园里晒着太阳,脑子回想着那句“你再这样我就去地下街当混混了!”。他揉了揉眉心,一遍遍地告诉自己镇静,这种麻烦事情交给艾伦就好了。

 

可是为什么乔治安娜那么抗拒坐下来读书呢?

 

他细细地想了一圈又一圈,感受着裸露的皮肤接触的空气。又是夏日了,花都开了。在日光中,玫瑰的香气尤为热烈。

 

 

“利威尔?”刚归家的艾伦还没换衣服,穿着沉闷的正装,笑得很是温柔。他抓着一顶可以落地支撑的阳伞,向利威尔走来。

 

没有多余的言语,利威尔有些倦怠地开口,“不要挡。我想晒一晒。”

 

艾伦闻言就放下了伞,横着摆在了地上。“不走走吗?”蹲在了利威尔身边,伸出手,用大拇指和食指丈量着他的手腕。

 

利威尔垂着眼睛,腰背陷在藤椅里异常安稳,“不想……”艾伦总是在担心他营养不良或是缺乏锻炼,但是利威尔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

 

艾伦捏着那只手贴在自己脸上,细细打量着利威尔的眉眼。然后在他的手心里落下一连串细碎的吻。

 

 

 

 

 

Lust 情欲

 

 

 

艾伦难耐地克制着欲望,小心翼翼地调整了很久姿势,硬物终于没入了利威尔的身体里。孕期的分泌物更多,腻滑的声音格外情色。艾伦他有一种错觉,自己可以触碰到那个孩子。

 

 

利威尔比原先敏感许多,体力也不能跟之前相比。所以艾伦抽动得很规律,慢慢地戳刺体内的柔嫩,一点点卷起对方的快感。在轻微的鼻音和喘息声中,两具身体尽力地贴合。

 

艾伦抬起利威尔的腿,支撑着他的重量,不让自己的身体给予对方压迫。然后用力把自己顶进了深处,粗长被熟悉的火热紧紧地包裹着,却不能尽情地互相满足。温柔却动情的交合一点点厮磨着神经。

 

 

高潮来得比以前快,利威尔瘫软在床上紧紧闭着眼睛。艾伦从他体内抽离,躺到了爱人的身边,他的手覆在对方的腹部。仿佛可以感受到三个人的心跳声。

 

 

 

 

Mysterious 不可思议

 

 

那是深冬的早晨,玻璃上厚厚的雾气笼成了一片白。

 

利威尔醒来的时候像是梦境,眼前一阵晕眩的白。他的脑后和腰下枕着温热的软垫,身下是同样细腻舒适的床。纹理熟悉的天花板告诉他,这里仍是他的家。终于结束了,那样可怕而艰辛、无处可逃的痛苦。

 

“利威尔……”艾伦的声音很近又很远,带着欣喜和关切。“利威尔。”

 

乔治安娜的脚步声很重,从左到右咚咚噔噔,她蹦蹦跳跳在喊着什么,语速很快。还有一些别人的声音,他分辨不清。

 

“利威尔。”艾伦的呼唤自他头顶传来,利威尔终于找到了方向。艾伦也坐在床上,自己被严实地裹进被子,被他整个抱在怀里,半躺的姿势异常地舒服。“……嗯?”抬头的动作,撞到了艾伦的前胸。

 

艾伦发出了笑声,揽在腰际的手搂得很紧。“你还好吗?”并不。利威尔想回答他,却没有多余的力气,他有些虚弱地开口,“……在哪里?”

 

乔治安娜走近了一些,一腿跪在床上,语调比谁都兴奋,“还好没去开赌场。不然你现在生了个男孩子,本都赔光了。”她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皱巴巴,瘦而小,嘴一张一合咿咿呀呀,好像跟无数的新生儿都一模一样。利威尔盯着他看了许久,描摹着所有的线条,没有错过丝毫细节。

 

这样柔软、小、无助的生命,曾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他心里一下溢出了多到无法承受的感情,却不知道如何言说。

 

艾伦把孩子接了过来,安置在利威尔身前。利威尔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白皙的细指,骨节已然不那么突出,轻轻地抚过孩子的脸。艾伦感受得到怀里的人有多激动,虽然他一直保持着沉默。

 

不善言辞的爱人,为自己生下一个孩子的爱人。他的爱人一直都可以轻易地勾住他的心尖,让他疼惜,却不敢说出口。

 

 

爱人、孩子,这样的字眼都是如此不可思议。

 

 

 



 

Name 名字

 

 

 

“叫乔治。”

 

“安娜你就不要闹了。”

 

“好吧。”

 

“叫艾利吧。我是认真的啊。利威尔你看我一下嘛……”

 

“……叫都叫不清楚。”

 

“为什么叫不清楚?”

 

“……艾利,艾伦,之类的。”

 

“叫乔治更加叫不清楚。”

 

“……”

 

“艾利。”

 

“……好吧。”

 

“乔治安娜你那是什么眼神?”

 

“我弟弟还睡着呢,眼睛都没睁开就被取好了名字。”

 

 

 

 

Omega 

 

 

 

 

利威尔终于决定成为Omega权益协会的理事之一。

 

 

 

 

 

Purgatory  暂时的苦难

 

 

 

有了艾利的日子过得很辛苦。利威尔坚决不同意请佣人帮忙,艾伦只能陪着他手忙脚乱。

 

利威尔睡得很浅,一有哭声就会醒。他愿意自己起身看的话,就会轻手轻脚地走去艾利的房间;如果不愿意,就去吵艾伦----推一推,叫一声“艾利·耶格尔”,他就会醒了。

 

艾伦一直不知道怎么判断孩子饿不饿。利威尔很嫌弃,“你不要对着他自言自语,他又不会说话。”一顿,指导一般说:“用手指碰一碰他唇角,要是饿了,他会来咬你的手指。”艾伦笑了笑,看着利威尔认真的样子,送上了一个深吻。

 

 

 

 

有一天,艾伦抱着艾利,带着乔治安娜,在花园的阳伞下吃早餐。乔治安娜坐在地上。她穿着明艳的玫瑰红,天鹅绒裙摆铺在草地上鲜亮得像个童话。

 

艾伦逗弄着还不足岁的孩子,跟艾利一起咯咯地笑。他有一双星辰般的眸子,眼睛柔和,像艾伦。但是很白,骨架不大,眉细而利落,像利威尔。艾伦端详着他,勾起了嘴角,“再笑一个。”双手托住艾利,让他稳稳地站在自己腿上。“你要是会走路就好了,对吧?应该快了,再过一个月就是生日了。”相当愉悦地独自对话着。

 

 

艾利挥着手臂,毫无意义地叫了几声。艾伦捏着他的手,左右甩了两下,动作很轻。在努力地“啊”了一会儿之后,小小的艾利睁大了眼睛。

 

艾伦看着他,两双相似的眼睛互相好奇地对上了焦。仔细观察了一下对方的表情,艾伦有一种隐隐的希冀。他轻声试着诱导:“叫‘爸爸’。”笑意在眼中漾开,“‘爸、爸’。”

 

小艾利一动不动地望着他,而后模糊的音节从原始而稚嫩的生命中振荡出来,“爸……爸。”两个简简单单的字眼撞进了年轻的父亲心里。既是情理之中的期待,又是意料之外的喜悦。

 

“爸爸。”这张和他的爱人如此相似的脸,天真无邪,懵懵懂懂。

 

 

艾伦原地怔了片刻,然后仰起脸笑开。他伸臂抱起孩子,带着满面幸福奔去了客厅。“利威尔!”

 

 

 

 

Quirk 怪癖

 

 

 

 

在盛夏时节正好的时候,艾伦和利威尔正巧去了一趟城外的庄园。

 

 

晚宴上,庄园主人盛情地摆了两个玻璃圆盆,装了满满当当水亮的当季葡萄。

 

 

艾伦一边和主人谈笑,一边观察着利威尔挑选的葡萄。他从不伸手去抓,只用两指去捏。轻轻巧巧地挑了个别身量很小颜色不深的葡萄。偏偏动作还利落潇洒,一点也不小气。

 

席间艾伦低声问利威尔,“连甜的葡萄都受不了吗?人家待会儿可是要送我们两大箱呢。”带着笑意。

 

利威尔知道他注意到了,淡淡地戳去一句,“艾利也不喜欢。拖回去你跟安娜吃。”面无表情地瞥开了眼神。

 

 

 


 

Recreate 重塑

 

 

 

 

乔治安娜并不知道自己的生日。生身父母很早就去世了,舅舅本来就是个莽莽撞撞不会照顾人的糙人,没有提过她真正的生日。

 

利威尔把再次与她相遇的日子当作了生日,每年很准时地庆祝。艾伦便提出,既然都是在冬天,就让安娜和艾利一起过生日。

 

 

艾利已经会说话了,他整日跌跌撞撞地跟着乔治安娜,跑动跑西,窜去阁楼又钻进花园。他听到艾伦这么说,高兴地在乔治安娜身边打着转,不停叫着,“姐姐。”童音很是动听。

 

利威尔看了看乔治安娜,清冷地压低声音,“不要这样。”反驳地相当干脆。

 

艾伦有些惊讶,转头和他对了个眼神。“哦……我觉得这样热闹一点。”

 

利威尔架着腿,在客厅另一头翻着书,“为什么要改?两个人本来就不一样,何必要挤在一天。”口气很平静。

 

艾伦听到“两个人不一样”的时候心里一紧,他们很避讳这样的话题。但是一转念,马上就领会了爱人的意思。

 

本来就是两个人,何必硬凑着让一个人为了另一个人改变呢。

 

 

 

 

 

 

 

Sweetmeats 甜食

 

 

 

 

他们家关于言语的争论,利威尔和乔治安娜一直占着绝对优势。利威尔措辞犀利又冰冷,乔治安娜越大越伶牙俐齿。但是遇到甜食的战争,这个黄金的结盟就瓦解。变成针锋相对的两方。

 

乔治安娜的世界里“不放糖不能吃”的东西列成了长长的单子,利威尔的世界里只有两个字“不甜”。艾伦并不介意利威尔的口味,他愿意宠爱这样的习惯。但是艾利完美地继承了这个不能冒犯的癖好,义无反顾地投入了利威尔阵营。

 

小小的艾利,在餐桌上一开始黏着艾伦,然后就变得只想赖着利威尔。利威尔话不多,并不有趣,但是可以挑出他喜欢的东西----不加蜂蜜的牛奶,没有浓糖霜的面包,奶油不重的汤。

 

所以吃饭的时候,艾利总是坐在高脚凳上望着利威尔,眼巴巴地盯着他。那样可怜可爱的眼神,经常看得艾伦笑出声。

 

Trig 英俊& Us 我们

 

 

 

见到艾利的人都说,他比艾伦秀气,比利威尔活泼。

 

乔治安娜并不绝美,却捕捉着一种无法模仿的魅力,精致而热烈。

 

 

 

 

 

 

 

 

Violet 紫罗兰

 

 

 

王城里最近流行着正宗的紫罗兰,附庸风雅的人叫这草桂花。原来残存的品种已经失去了淡黄和白色的分支。

 

这都是由最新一批开垦荒地的驻民,自千里之外递送过来的。皇亲国戚取了大半,剩下的就由贵族们派分。利威尔的花园里又多了一小片。

 

而这件新鲜的东西,让艾伦开始憧憬计划另一场旅行。现在各个方向延伸的疆域都在扩大,境况比原先好了很多。

 

艾利非常高兴,好像第二天就可以踏上远航的船。但是艾伦告诉他,这一个非凡的机会,是他十岁的生日礼物,不能提前支取。

 

 

 

 

 

Whatever 随便如何

 

 

 

 

利威尔最近想到,如果他没有遇到艾伦,人生会变成什么样子。

 

 

没有爱,没有家,可能这辈子也找不到一个人打开他的心,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他也会放任自己锁进一切,过随便的生活。

 

 

他或许会保留性别的秘密孤独终老。

 

 

 

 

 

X 未知

 

 

 

乔治安娜在十五岁那年渐渐明白了,自己是个Alpha。这并没什么惊讶。

 

艾伦说她一直喜欢着南茜小姐,看眼神就知道。

 

利威尔觉得她总是提起认识没多久的小公主,里面有问题。

 

但是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呢?不是每个Alpha都能在十五岁时遇到自己钟爱一生的Omega的,不是吗?

 

 

爱和被爱不是全部,但是是人生最大的未知,既有“可”与“不可”的悬念,又有“对”与“不对”的挣扎。

 

 

 

 

 

 

 

You 你

 

 

你今天过得好吗?

 

应该还不错吧,因为摆水果的动作很轻快。我在前厅看了好久。

 

 

今年艾利七岁,我们花园里的花已经换了三四轮。昨天安娜去见了三笠,她们居然一样高。三笠说乔治安娜长得不像你,可是说话的神情很像你。

 

你总说安娜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其实她跟我说过,她想进军队。

 

虽然军队改制了----你是推动者之一,我为你骄傲----但是还有兵长这个职位。乔治安娜立志要比你当年强,我没忍心打击她。

 

原本她站在我们中间,一手牵着我,一手牵着你。现在她已经不需要我们的手了。你就不要别扭了,跟我牵着手走,好吗?

 

 

南茜小姐介绍来的乐师很年轻但很专业,如果艾利可以好好学琴的话,我知道你会很高兴。但是一开始学琴的孩子弹不出旋律,会很吵,我很担心你睡不好。

 

 

最近的天气都很好,我一直想着带你们出去玩一趟。艾利听说了我们那时的旅行,他觉得自己应该出生在船上,这很浪漫。我告诉他,我不舍得你这样受苦。

 

 

 

 

我不是那个可以把“爱”挂在嘴边的“小鬼”了。但是我还是爱你。

 

 

 

 

 

Zero 零

 

 

 

 

再美好的爱情也会平淡,再美好的人也会老。

 

 

但怀拥自己便是拥有了过去,怀拥孩子便是拥有了未来。

 

 

生命,在爱人的目光里可以变成一个完整的圆。














FI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3)
热度(1293)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