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领巾后的秘密(ABO,R18,中 番外③

 

番外三

 

 

 

利威尔的花园

 

 

 

 

 

乔治安娜一直很喜欢这幢房子的草坪。虽然利威尔总是挑剔这里不平整,那里有落叶,石板缝里杂草太高,但是乔治安娜从来不介意,在她看来一切都好。她可以沿着草坪跑得很远,然后回头看变小了的房子。冬日将逝,草皮仍泛着黄,将秃未秃,但是好像隐隐地攒着小小的绿。

 

 

其实在房后还有一快应该用作花园的圃地。搬进来之前已经整整齐齐地翻修整理过,只留了一小片玫瑰。艾伦和利威尔都没有在意过。只有乔治安娜曾经摘过----挑拣冬日里非常难得的半开花苞,随意配上其他地方的野花,凑成小小的一束。

 

 

事情的起因,是一顿莉莉安单独宴请他们一家的午饭。

 

莉莉安是王城里很知名的贵妇人,丈夫执管经营着一个权益协会,自己则是上流社会手腕一流的名媛。利威尔原本没有兴趣,但在艾伦“那我只能自己带着安娜去了,她也不想总是待在家里”的种种言论之下,还是决定同行。

 

 

一个晚上波澜不惊,莉莉安逗弄乔治安娜,笑得开心,艾伦只是偶尔接话。

 

在端上最后一份甜点的时候,利威尔动也不动,完全没有兴趣。这让莉莉安非常好奇,“利威尔先生真是沉默啊,也不吃也不说话呢。”艾伦笑了笑,“他不喜欢这些。”

 

莉莉安有些夸张地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看向利威尔,似乎非常感慨,细细地看了一遍又一遍。

 

艾伦很担心这样的眼神会冒犯到利威尔,抬眼看去,利威尔却没有注意到他。他的眼神一直注视着餐桌中央的花瓶。大而浮夸的烫金烤瓷图案,但是花很美。这个季节竟然还可以摆着嫩粉色的百合,在灯光暧昧的餐厅里曜曜灼灼清秀得让人不忍。

 

 

临走的时候艾伦特地问莉莉安要了一捧,在马车上进献一般递给利威尔。“莉莉安说整个城里只有她养着冬百合。”

 

利威尔皱了皱眉,没有动容也没有动作。

 

乔治安娜来回看了看他们两个,伸手接过了花,然后盯着艾伦笑啊笑。

 

 

 

 

第二天吃过午饭之后,艾伦出了门就不见踪影。乔治安娜只能围着利威尔转。

 

 

半晚天色时候,女仆开始布菜。利威尔扫了一眼钟摆,艾伦一声不吭不知去向一直到现在是找打吗?

 

在大家安静地各怀心事的时候,艾伦推门进来,带来一丝门外的寒意。利威尔侧过脸扫了一眼,一下滞住了动作。

 

已然是个高大男子的艾伦几乎被怀里的花株淹没,一棵一棵细苗还裹着麻绳。花苞红红粉粉白紫相间,一眼就看到了白百合和玫瑰。艾伦把它们仔细地捆在一起。抱的时候不能挤不能松,必须保持着恰好的力道,这非常吃力。一路走回来,在这样的天气里,身上也散发着热气,出了薄汗。

 

利威尔看着他艰难地左脚踩右脚脱了鞋子,不知说什么。乔治安娜已经兴奋地蹦蹦跳跳尖叫起来。

 

 

艾伦小心地把那一大捧放在了门口墙角,笑着跟乔治安娜说:“你别跳了。快吃饭吧。”乔治安娜便跑着凑上去闻着他身上的味道,“艾伦身上都是香的。”

 

 

利威尔调开了视线,坐在了餐桌前。但是艾伦直直地向他走来,“回来得晚了。”拉开椅子坐在他身边,一句没有提到花,但声音里的满足无以言表。

 

 

利威尔迟疑了片刻,作平静状开口,“哪里来的?”

 

 

艾伦照常铺开餐巾,想了想还是不愿撒谎,“……王宫。”

 

 

利威尔瞥了瞥他,虽然好奇到底是怎么得到这些的,但是他问不出口。薄唇轻启仍是有些讽刺,“看来你需要告诉莉莉安,不止她有冬百合。”

 

艾伦盯着他的眼睛笑,“昨天看见的都是粉色的,大概她养不了冬天的白百合。”

 

 

 

 

第二天晨起之后,经历了一上午挥汗如雨,艾伦耶格尔子爵终于为这一座房子添了一小片花园。

 

 

 

 

 

 

而花园的另一个故事起点还是一顿晚宴。

 

利威尔和乔治安娜在咖啡厅度过了一个平静的晚上,归家之后,酒宴上的艾伦还没回来。利威尔在浴室里磨磨蹭蹭地待了很久,出去之后艾伦还是没有踪影。他一皱眉心,却没多想,呆坐着擦干了头发。

 

不安的感觉直到关灯睡觉的时刻才慢慢沁入。平时艾伦一定会记得拉上窗帘,今天整个落地玻璃门暴露在夜色中,不明的月色之中利威尔打量着自己的身影。看了好一会儿,越看越觉得什么都不对劲。

 

 

他起身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儿,拉紧了睡衣的领口,推门去了阳台。新鲜的空气伴着凉意一起袭来,利威尔随意地踩上了矮阶,目光空空地随意一扫。但这一眼看得他僵在原地。

 

 

 

 

一个巨大的红色身影正坐在花园之前,肌肉强健,但是他似乎不敢动,颇为笨拙地慢慢挪动着自己的腿,不去触碰那些花。

 

 

这样的……体态,利威尔已经许久没有看到了。久到他觉得一瞬间的思绪追溯了很多年,狂奔了好几条街,乱撞着不知道扑进了哪条小巷里。他不知所措。

 

 

巨人艾伦看到了他,那样细长却大得可怕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利威尔。

 

 

利威尔深吸了口气,然后伸手轻快地爬上了阳台高高的扶栏,光着脚踩在了金属上。艾伦伸过一只巨臂,平平地摊开了手掌,手掌边缘紧紧贴住铁栏杆,护住利威尔。

 

 

渺小的男人一脚跨进他的掌心,便被高高地抬了起来。高空静止的感觉,与立体机动装置带来的操纵感完全不同。利威尔跌坐在那有些发烫的皮肤上,便不觉得冷了。但他一思索,马上被一种奇异的愤怒感抓住了,用力地站了起来,立得笔直。明明是体积对比悬殊的对峙,利威尔还是丝毫没有气势的削弱,“你到底是怎么了?”

 

 

巨人之力早就被熟练掌握,稳稳控制了不是吗?现在变成这样是在玩什么?

 

 

艾伦静静地注视着他,利威尔分别看了看他的左眼和右眼,“你……不是故意的,就变成这样了吗?”

 

 

艾伦硕大的头颅上下一动。利威尔盯着他,“你晚饭的时候都做了什么?倒是变回来啊!”出口他就意识到,肯定是有什么变故,艾伦才会这样深夜坐在这里发呆。利威尔迅速地思索了片刻,“……你等着,我去劫了军事博物馆也要找到立体机动装置……”但艾伦的手掌一晃,利威尔又摔了下去。

 

 

两个人似乎剑拔弩张地对视着,但是利威尔知道这是他自己的想象。如果艾伦可以有表情,一定是个无奈又温柔,固执得要命的表情。利威尔平息了片刻,微微咬着牙,“那你到底……准备怎么办?”

 

天黑的时候,这座藏在三层高的房子后的花园很安全,天亮之后呢?

 

马上全城都会知道,这里还有最后一只巨人。因为巨人之力而成为战争英雄,得到了人类的拥戴和尊重,但还是无法控制自己。会随时在毫无防备的王城中心巨人化,威胁整个人类世界的安全。

 

 

这个让人纠结住心肺的事实,让利威尔深深地锁起了眉头,眼前都发黑。眼前的“人”却没有任何回应---不可能有回应。还有别的办法吗?别的刀?谁来告诉他哪里有那样的刀!居家的刀具浅而短小,起作用之前伤口就愈合了。可怕的各种猜测和尝试冲破困境的思索让他无法冷静下来。“艾伦.耶格尔!”他知道自己很久这么激动过了,但是怎么样也克制不了这股冲撞着心脏的力量。

 

 

艾伦.耶格尔的名字在静谧无声的夜色里振开。利威尔喊出之后,觉得自己的声音包裹这个名字的触感,竟然有些陌生。

 

“艾伦”“小鬼”,很少有“艾伦.耶格尔”。

 

 

艾伦.耶格尔。

 

艾伦.耶格尔,是他五年来的恋人。利威尔放上“恋人”两个字眼,他不喜欢“伴侣”这个称呼。……而且是亲人。他有些颤抖地收紧了双手,低下了头。谁能告诉他,他的恋人和亲人怎么能摆脱这个困境。

 

 

 

他第一个得到的决定,怎么听也不像是利威尔,“……你快点站起来走,在天亮之前走出城。”现在到处都在拆城墙,混出去很容易。

 

勉强合乎逻辑的解决竟然语气坚定:“我去叫醒乔治安娜,我们现在就走。”

 

 

艾伦的眼睛眼中有安慰的宁静,拒绝放他下去。这样的神情太有感情,并不适合一个巨人。这让利威尔更加深深地感到刺痛。

 

他是艾伦。

 

 

利威尔静静地坐在他的掌心。他的心脏被揉成一团,理智正被一点点挤走。但他并没有意识到这点,有些迟疑地试图说服艾伦,“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好。我早就想问你,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一顿,“刚进调查兵团的时候你一直在提自己的家乡。为什么战后从来没有说起?”声音轻而明晰。

 

 

平时的对话大都是艾伦在主导,寻找话题、继续话题、逗笑。这样独自进行的表述让利威尔突兀地力不从心。但是他还是明明白白地讲了出来,“曾经的艾伦,并不是满足于这样的房子和花园里的艾伦……惦念着外面的世界,冰与火的大陆、海洋……不是吗?……”最后的语音已经略归平静。

 

 

利威尔的表情一下子看不分明心情,艾伦把他捧近了一些,近得似乎可以接吻。

 

夜色如水撩人心绪,却被胶着的危机感蒙上了无法言说的灰色。一般心事两相无言。

 

利威尔觉得指尖和后背攥着一股烦躁和无助。但是艾伦安安静静地保持着动作,腿蜷曲得很别扭,但是他放弃了调整姿势。只是这样稳稳地托住利威尔。

 

这样的心思,完完全全就是人类的艾伦……人类的艾伦。他眉心一紧,咬住了内唇肉。艾伦读懂了这个表情,张了张嘴,似乎想传达些什么。

 

利威尔抬起赤裸的脚,踩在他坚硬的脸上。有些僵硬的脚瞬间暖得舒展开来。他盯着自己小小的脚趾甲看了一会儿,然后慢慢站了起来。

 

 

这样的角度,对视需要抬起头。利威尔只是仰脸微微地跟他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展开手臂,把身体贴上了他的脸。十指分开,尽力地接触。那样的质感他从不曾接近,未曾以恋人的姿态审视过、抚摸过,这样陌生却熟悉得契合像本该就这样。

 

 

这样不和谐的亲密持续了良久。利威尔的声音冰冷,却有一丝颤抖,“什么地方都可以去。一定会没事的。”

 

 

这样的表达已经不是利威尔语言习惯表达的程度。眼前的人,甚至不是人。没有任何语言的交换,利威尔只能任由自己发展。

 

 

 

辛苦、被忧虑笼罩的拥抱,明明连胸膛都无法触碰,却觉得可以落下泪来。

 

 

 

 

 

不知道过路人多久,一记黏腻的拍打声音让利威尔回过神来。他微微松开了动作,然后抬眼看到了一只手。

 

 

人类的手。

 

 

那只手很使劲,抓紧了红色皮肤用处了全力。然后上半身艰难地解脱了出来。

 

 

 

 

 

 

 

 

这天乔治安娜醒得很早,她睡得并不好,晚上似乎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这样的睡眠像是在全身紧绷地被人甩了两圈。

 

 

 

慢吞吞地洗漱之后,打着哈欠走下楼。艾伦和利威尔都在,她坐在了桌子对面。

 

 

 

她揉着眼睛整理了裙子,然后举起了勺子。

 

 

“早。”

 

 

 

 

 

---------------------------------------------------------------------------番外三.FI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150)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