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领巾后的秘密(ABO,R18,中 番外②

 

 

 

番外二

 

 

 

一片生菜和一条毛巾

 

 

 

 

 

艾伦最近很苦恼。

 

 

在王城待了两日,就搬进了新居,整个过程顺利至极。乔治安娜围着房子跑了好多圈,开心地想去草坪上滚两圈,却被利威尔一个眼神盯得放弃了。

 

这之后,利威尔拒绝了所以宴请和酒会,所有慕名而来的崇拜者都被冷冷清清地拒之门外。艾伦被迫参加了一些社交,都尽量避免了晚餐时间。

 

这相安无事的一个礼拜看起来和谐得很。乔治安娜天天从花园跑到阁楼,再从阁楼奔去花园。利威尔把大把时间花在了厨房:如何把柜子里的水果按照新鲜程度、颜色、大小、种类排列得整整齐齐;如何把黄瓜丝切成完全均匀的细丝;如何把奶酪切成厚度平整形状规矩的形状;如何让淋雨淋雪的窗户依旧一尘不染。

 

他们有三个定时来做饭打扫的女仆,利威尔并不用做这些。艾伦知道他只是在找一件可以做到精益求精的事情。

 

利威尔比原来瘦了一些,各处的线条变得干净而柔和。艾伦以为他不会放弃各种各样的锻炼,努力维持精瘦的肌肉,但他并不。尖锐挑剔的脾气一点也没有变,但是说不出哪里不一样。

 

就是……跟原来不一样。

 

 

艾伦知道这是一种不可避免的改变,但是它发生得如此自然,就变得让人在意。像一根小小的植物茎刺,扎进了艾伦的食指里。

 

艾伦静静地坐在前厅看着厨房里的利威尔,以自己对他的了解细细描摹了他的心思。的确懂得这样很荒谬无用,但是他控制不住。

 

他们甚至没有正面谈论过艾伦的求婚。利威尔在神智恍惚中度过了求婚后的第一天,之后却从没有过问关于暴露关系和他的性别的话题。艾伦感到不安。

 

 

 

又在心烦意乱中想了很久,他无奈地推想着可以帮忙的人的名字,终于喊出了:“乔治安娜!”

 

 

噔噔的声音传来,穿着孔雀蓝绒裙子的姑娘从楼上跑了下来,“艾伦?”穿着羊毛袜直接踩在地上,一看就是利威尔教的。艾伦总觉得她天天都在长高。

 

 

“安娜。”艾伦有意放轻了声音,“你觉得……利威尔最近高兴吗?”

 

乔治安娜坐在沙发上,和艾伦并排。她看看艾伦,看看远处的利威尔,又看看艾伦,“你惹他生气啦?”

 

艾伦噎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犀利的问题。

 

乔治安娜噗地笑了,大眼睛闪着光,“你一定惹他不高兴啦……利威尔这两天穿得好少,他心情一不好就不喜欢穿得多。”

 

艾伦怔住了,“你倒知道?”

 

乔治安娜小脸扬得很高,“我不知道,我只是看啊。你每天都在那里想想想,就不看。”

 

艾伦一下笑了出来,“好好好我知道了……那,你去找他过来好不好?说我们谈谈。”直觉告诉他用乔治安娜来开启这个话题会容易一些。

 

乔治安娜眨了眨眼睛,似乎还考虑了一会儿,“好。”然后又踩着那双白色的羊毛袜,软绵绵地踏着地毯,走进了厨房。她仰着头跟利威尔说了什么,正拿着黄油刀的利威尔看都没有看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乔治安娜便一个人回来了,她告诉艾伦四个字,“现在没空。”

 

 

利威尔专注地盯着手下的面包,把黄油均匀地一层层涂开,涂到没有一点起伏。乔治安娜那句“艾伦说你不高兴,想跟你谈谈”让他一下子无言以对。真亏他……想得出来。

 

 

 

艾伦塌下眉角,“没空吗?是不想……”他没有办法用更深奥的语言跟乔治安娜沟通。

 

小姑娘古灵精怪地笑着,“你们要谈什么?”

 

艾伦叹了口气,“没什么。”他脑中的念头百转千回,琢磨了片刻,有些困难地吐字,“安娜,你,能再帮个忙吗?”

 

 

 

利威尔完成第二片面包的时候,乔治安娜又站在了他身边,用一种理直气壮一字一句的语气说,“我在联合军里跟一些挚友提过,还有就是后来进城领奖的那些人了。而且是出于……出于对战后的憧憬,绝对、绝对、绝对没有不尊重的意思。你曾经也提过,如果有战争结束那天,一切都变得不那么紧张,公开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出去参加酒会的时候很多人提起你,都问我为什么你不想参加。”背得既有结巴停顿,又有语序不齐。

 

利威尔差点把刀滑进左手手掌里。这样的内容和嗓音还真是……让人不知如何是好。

 

 

他相当冷淡地告诉乔治安娜,“知道了。”乔治安娜又等了一会儿,发现他完全没有继续的意思,灰着脸走了回去。

 

 

马上她就回来了,“曾经我非常害怕触碰这个问题,觉得你不喜欢。但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如果我不作这个决定,等待你做决定的话,说不定是三年五年。那么缓慢地打开心结不如……不如先敞开胸怀,把握来之不易的幸福。”

 

 

利威尔停了动作,还是只说了,“知道了。”语气平静。乔治安娜这次毫不犹豫地跑了回去。

 

 

这次的停顿时间略长一些。乔治安娜进厨房的步伐依然轻快。

 

 

“可以的话,跟我一起出去参加一些社交吧。很多战后的问题都需要意见,没有战斗经验的人连城墙的结构都、都不知道……需要我们这样的人。”

 

 

利威尔低头继续着手上的动作,第三块涂得并不好。“我早就有打算了。”

 

 

过了一会儿,有人走进了厨房。脚步比乔治安娜轻,绵软地踩在地毯上。利威尔凉凉地开口,“出去。”然后被一个大而温暖的怀抱拥住了,艾伦小心地圈上了他的腰。

 

 

利威尔并没有用出全力,但是找准了一个精确的角度,骨感的手肘一下戳在艾伦的胸肋中间。艾伦吃痛地收紧了手臂。利威尔感受到腰间的压力,放下黄油刀,右手肘又来了一记。这一下艾伦叫了出来。

 

 

艾伦边疼边笑,虽然跟以前风格不一样,但是,“真的……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利威尔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摸向腰间,一把捏住了艾伦的小拇指,狠狠外扯一掰。这下前联合军军士真的痛得松开双臂几乎跳脚,“小拇指肌腱锻炼损坏是三级轻伤!”

 

利威尔面无表情,垂着眼神。

 

艾伦无奈地笑着,大着胆子又抱了上来。利威尔低头继续抹着黄油。第四片也抹得不好。

 

 

“你能告诉我有什么打算吗?”艾伦下巴微抬,抵在他的发间。

 

 

利威尔显露出抗拒的神色。沉默了一会儿才低低地扯开了话题,“不要把我想成那样矫情的人。比如战后生活我会失落之类的。”

 

艾伦有些尴尬地接话,“我……不是这样的想法。”

 

 

利威尔认命地放弃了第四片,停下了黄油刀。“在和平的时代重新开始生活对我们来说也需要勇气不是吗?活在过去太懦弱了。”他叫出一个词,“小鬼。”

 

怀里的触感比以前柔软,但是骨子里锐锐发亮的感觉永远都这样吸引人。艾伦浅浅地笑了,“那为什么不想再锻炼身体练肌肉了?”战争未结束时,在议事时间之外无暇顾及,现在完全可以开始。

 

 

利威尔淡淡地回应,“没有那个必要。那么痴迷肌肉想早点去死吗。”他抓起了骨瓷碗里的一片生菜塞进了艾伦嘴里。

 

艾伦一呆,然后随意嚼了几口急急地咽了下去。利威尔盯着眼前素色的蔷薇墙砖,让他抱了一会儿。

 

 

 

 

突然乔治安娜的声音响起,她站在厨房门口,“利威尔,有人有东西给你喔。”

 

两人一齐转过头,艾伦放开了手。乔治安娜手里拿着一个金边的厚纸信封,“刚刚我去开门,有个穿得很好看的叔叔给的。”

 

利威尔接了过来,撕开了绛红色火印,里面是一张书写简洁却大气的帖子。他和艾伦一起看到了内容:王城驻卫荣誉总领。

 

 

利威尔毫不意外地扫看过后,摊开那张纸,直直地拍在了艾伦惊讶的脸上,“耶格尔子爵,如果你有幸得到一支亲卫队的话,请多指教。”

 

 

 

 

那天的晚餐显得安静而和谐。尚没有亲卫队的子爵,在餐桌上目光越过大盘小盘的熏肉、胡椒烤腿、蔬菜汤,敏锐地看到了切得整整齐齐的生菜沙拉和黄油面包。

 

利威尔从来没告诉过他们自己做的东西会摆上餐桌。但是乔治安娜教他的不是吗,要学着“看”啊。

 

 

 

 

 

饭后,乔治安娜摘了两把花,噔噔地跑回了阁楼。利威尔放下餐巾便上楼,准备洗澡。他下了好大的决心才跟艾伦共用了一个浴室,好在艾伦从来很有自觉,从不留下碍眼的痕迹。

 

 

过了好久,利威尔才披着厚浴袍,擦着头发走了出来。艾伦换了睡衣正仰面倒在床上,手背在脑后,一腿曲起,一腿架在上面。“困了吗?”利威尔开口。

 

“我在想一些事情……”艾伦动了一下脚踝,然后看着利威尔笑了,“想以后有没有机会跟你一起去宫廷里的宴会。”

 

 

利威尔没有回答,颇无兴趣地坐在了床的另一头。一条纯白的澡巾在一丝不挂的擦拭下透出了湿润,他突然转头看了看艾伦。“艾伦。”

 

 

耶格尔子爵马上“嗯?”了一声。利威尔跪在床上,抓住了艾伦的一只手,在他好奇的注视之下,用条巾紧紧地将那只手捆在了其中一根床柱上。在最后用劲抽紧死结的时候,艾伦伸出另一只手把他抓进了怀里。“绑得真熟练。”

 

 

利威尔用力挣脱了,刚要撑起身来,被艾伦自由的手摁住了后脑,陷入了一个痴缠的深吻。艾伦没有平时那样有利的姿势,却用有力的舌尖牢牢掌握着接吻的节奏。利威尔被困在了他的手和唇之间。利威尔气息不稳地支撑着身体。他觉得艾伦一直很爱亲吻,甚至超过做爱。他修长的手指深深地插进利威尔的发间,在不停侧动当中揉乱了他的头发。

 

艾伦终于放开了他,两个人的细微喘息在空气中交换。艾伦伸手要去解那条毛巾,利威尔本能地阻止了他,“不准。”两个字轻声利落。

 




NOTICE:肉的部分被屏蔽,抱歉,请戳TXT下载_(:з」∠)_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143)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