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领巾后的秘密(ABO,R18,中 番外①


番外四部曲,一





一个姑娘和一个姓氏


 


 


落地镜子很大,漆木镜框因为明亮的日光泛着亮色。它摆在这样一个小巧精致的房间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镜子前的人已经站了许久,荷叶边衬衫、白鼬衬里背心、绑腿裤、轻薄却相当保暖的大氅,一件一件仔细整理好,然后理了理已然整洁非常的黑发。利威尔一边扣袖口一边盘算。


 


这是战争结束的第二个月。艾伦一个月前还在WALL MARIA附近驻扎。而他们,已经十七个月没有见过了。


 

捷报频传,关于艾伦的也不少,他在前线是个人人称赞的战争英雄。但是自己……住在这样千篇一律的公寓里,见千篇一律的人。偶尔可以见埃尔温,但是,利威尔维持着面无表情,埃尔温也不有趣。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明天是王册封战争英雄论功行赏的日子,艾伦一定会在午宴之前到达王城。利威尔凝视着镜子里的身影,因为长期没有正面参战而肌肉退化,线条松弛下来。也许旁人会说这是“柔和”,利威尔瞥了镜子一眼,但在他看来明明就是松弛。


 
不知道战后艾伦有什么打算。出门时,利威尔轻轻地上了锁,他心里有一个低沉的名词,“荣誉爵士,战争英雄艾伦.耶格尔”。早就传来消息,王为他特地准备了勋章。


 


入冬之后,前方战场的清理应该轻松许多了吧,不容易爆发瘟疫。利威尔抬眼看了看灰沉的天色,觉得有些压抑。静肃的冷风从颈间滑入,让人有些瑟缩。


 

战争结束的喜悦气氛两个月来仍在持续升温。就比如他现在将去的餐厅,甜点馈赠和各式热饮都在不断优惠。这才是……寻常人的生活。



前方不知道是谁追逐打闹,喊声很响,一路奔来。利威尔走到了最右边,没有多看。但是那个到处乱撞逃命的孩子见到衣着不凡的利威尔,一下冲了过来,拽住他的氅衣,“救救我!”声音倒是很好听。



利威尔停住了脚步,冷淡地看着追来的几个人。有个中年男子粗声粗气地指着利威尔,“你给老子闪开!这小子偷了我们好多钱……”“闭嘴。”利威尔低低打断他,瞥了一眼躲在他身后的孩子,大概十岁,蓬头垢面看起来怪可怜。他从那孩子的裤腰里拽住一个钱袋子,“还你们。”随手一抛,几人慌忙地接住了。


 
利威尔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但是那孩子紧紧地抓着他不放,“我让你救我,你却不帮我打架,把救命钱还给他们了?”利威尔想迫他放手,扯了两下,却微微发怔。那孩子眼睛动也不动地盯着他,大而圆润,晶晶亮。利威尔又看了一会儿,“你,是个女孩子吧。”

 
对方没有回应,还是那样委屈而倔强不满的表情。


利威尔突然怔了一怔,“……你叫什么名字?”

 
她还是不回答,咬了咬嘴唇,脸有些发青。那个神情,似乎自小就没有变过。


利威尔移开了目光,他终于听懂了那句“你却不帮我打架”。


然后他认命般解开了大氅,裹住了半高的姑娘,“想不到再见到你还是这么狼狈……乔治安娜。”


 



他们两个没有去利威尔计划的地方,只是在附近的温暖的餐厅吃了午饭,乔治安娜把自己塞得很饱。


利威尔在谈话中知道,她的养父母在一年前的战争瘟疫中去世了,她便一个人流浪来到了王城,扮成男孩子,想在有钱人扎堆的地方“讨生活”。

乔治安娜说话的方式带着市井一般的爽快,甚至因为身世坎坷而有些世故。但是她这样的年纪还看不清性别,有一种孩子特有的感觉。利威尔坐在她对面平静地观察。


狼吞虎咽之后的姑娘,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开始盘问曾经自己心中的神。利威尔平静地告知了一切,到了这样的年纪,他并不想隐瞒什么。


乔治安娜懵懵懂懂地抛出一个问题:“所以……你现在是个独自生活的Omega?了不起。”


利威尔没有接话。


她又灌下去半杯热饮,“利威尔……为什么没有孩子呢?”


利威尔端起了杯子,盯着茶色的液体看了一会儿,“战争时期不合适。至于现在……我觉得已经成为定局了。”呷了一口。他面对这个问题一直很坦然。


乔治安娜呆呆地看着他。外面下起了雪雨,湿漉漉的冰冷。她身后的玻璃窗上都是水雾,利威尔透过它,打量着外面的彩色。


 
没有雨声。那片寒湿安静地被挡在玻璃墙外,玻璃墙里面只有他,和这个时隔四年再次同桌吃饭的小姑娘。战争已经结束了,这样的、小小的生物,应该生养在室内,喝热牛奶、学种花、留起很长的头发。



也许是一个早上都在考虑“未来”这个问题,也许是因为命运颠沛流离之后的相遇带来的宿命感。利威尔轻轻地把杯子扣在桌上,发出好听的声响,然后淡淡地开口:“乔治安娜。”


小姑娘把头抬了起来,“嗯?”


“你今年多大?”


乔治安娜的答案并不意外,“十周岁。”她半垂着眼睛。他觉得那个纯净的深墨绿很漂亮。


利威尔小心地琢磨了一下当年听到的那番话,然后组织了语言,“你六岁那年说过,想跟我一起生活。”一顿,“……你现在还想吗?”



乔治安娜似乎花了一些时间才厘清这句话的意图,她睁大了眼睛,眨了眨。眼皮几下翻动之后,眼泪就涌了出来。眼泪掉着掉着就有些呜咽,然后坐在那里越哭越响。周围的纷纷侧目,但是利威尔并不在乎。他递上了一块棉手帕。


“帮我打架”“全都死了”“只好用一点‘特殊手段’”不应该属于她,这样,才是一个十岁的孩子不是吗?


 


十岁的乔治安娜圆了六岁的梦想,她拿着自己唯一的行李----一顶帽子,搬进了利威尔的家。



 



第二日,王的封赏盛大隆重。利威尔找出了调查兵团的常服,仔仔细细地整理了一遍。但肩膀那里垮下的线条怎么样也不挺拔好看。


 
乔治安娜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了许久,“可以带我去吗?”怯弱的声音。


利威尔回头看了她一眼,面对着眼神里水亮的希冀,只能说:“你可以去看游行。中午进王城的联合军,都会骑马过街。”这句话让他自己都心里一颤。


 

去王城宫廷的路上,不同于往常,挤满了面露喜色的普罗大众。穿着棉衣夹袄,嘴里吐着白气,就为了目睹中午才进场的战争英雄的风采。


利威尔骑着马,感受到不断逼进自己身体的寒气。果然,没有了长期锻炼的身体和原来大不相同。但因为身体而产生的失落,他早就摆脱了。一生都向往依靠绝对的肢体强势也是一种愚蠢,战争已经结束了。


 
早晨是摆点心参会的小众聚会,没有参加最后清剿的长官们依次得到了王的口头赞扬,然后三三两两凑在一起笑谈。利威尔并没有兴趣,在长桌最末端捡了一杯颜色还算干净清爽的白葡萄酒。



埃尔温倒是和一些人有话说,就在不远处。利威尔扫了两眼之后,站在原地发起了呆。


 
突然外面传来了阵阵狂热的叫声,隔得皇宫的石墙都能感受到民众们的声嘶力竭。一个身穿内廷盔甲的宫卫,踏着规规整整的指定步伐,大声通报:“联合军军士到!”


王立即面露喜色,“去廷外迎接!当场嘉奖!”众人迅速集结起来,向外走去。

廷外的广场已经向百姓开放,“嘉奖”便要在广场正前方的高台上进行。战争英雄将依次逐级拾阶而上,走到乳白色大理石台阶的顶端接受王的赞誉。


两列身着白礼服的仪仗队迈开步子,完全跟随着王的速度,自偏门鱼贯而出,在廷外排成了英姿飒飒的圆弧列阵。托金银勋章的华服女子随后到达。



利威尔和众多长官一同,在王的身侧,微微靠后站成了一排。他立得笔直,完全不在意衣着单薄。



民众们抛起帽子,一阵一阵热烈地欢呼。联合军军士们披着红色的斗篷,象征胜利。艾伦的马在最前排,他已是成年的战士,肩膀更为宽阔,身体长开之后肌肉良好,但并不饱满,有一种属于青年的颀长有力。



在多次示意之下,大家终于止住了兴奋的热浪。胜利的演讲在冬日里饱含感情地展开。


 

利威尔早就看到了艾伦。他们隔了一长段玉石路,一大截大理石阶,眼神相遇了。艾伦仍是活力满满的阳光模样,眼神发亮。利威尔意识到并不能这样死死盯着,但是艾伦嘴角自豪的笑意和满满思念的神色让他不忍心调开目光。
他在前线独自奋斗了十五个月,又在琐事中牵绊了两个月,才这样跋山涉水载誉归来。




册封嘉奖终于开始了。安静了没多久的人们又开始了尖叫。


第一个名字是“多托·匹西斯”,司仪话音一落便是一阵欢呼。艾伦终于眷眷地把目光转向了高台,利威尔便平静地直视前方。


站在高台上的长官们,都依次得到了相同的恩赏。但当“利威尔”的名字响起的时候,全场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尖叫和响应,刚刚在路上没有认出他的人们纷纷惊叹起来。“人类最强”的神话是战争前期最大的期待,至今还在大家心中。


利威尔平静地接受了金色的胸章。回头效仿别人的动作生硬地向大家挥了挥手。

 


 
接着便是对联合军军功特殊的战士的奖赏。利威尔听到了三笠.阿克曼和阿明.阿诺德的名字,侧目一看,的确也长大很多。



艾伦还在马背上静静地等待着,直到身边的人都得到了召唤,下马领奖之后站成队列。



终而,“艾伦.耶格尔!”司仪大声叫出了名单最末的一个名字。


 

艾伦心中一紧,跨下马,快步走了上去。
他脚下的台阶似乎特别多,在安静的注目中走了许久。




王的声音稳重而大气,“荣誉爵士,战争英雄艾伦.耶格尔,享子爵待遇。愿你继续倾力贡献。”


艾伦跪地接过了勋绶,然后笑着向台下已然沸腾的群众挥手致意。利威尔微微惊讶,这是今日得到的最高封赏。许多姑娘甚至跳起来甩着手帕和丝绸。



不过仔细想来也不意外。一个为人类作出如此巨大贡献,却可以巨人化的人,是一种特别的存在。若是不好好对待,万一发生些什么,杀不得留不得,也很难办。利威尔做了最悲观的猜测,然后被心里压抑不住的喜悦又冲走了大半……若是军功特殊,英雄自然该有这样的对待。他竭力不显露出心情,静静看着艾伦走向崇拜的人群。


 



这便是整个仪式的末尾。


 


在宫卫全部撤离之后,大家围向了红斗篷们。利威尔并不想假装自己没有看到艾伦收到的鲜花和无数殷切的询问----男女都有。毕竟他是知名而成功的Alpha,新晋子爵,阳光英俊……果真是前途无量。


 
正在利威尔准备转身,与长官们一同离开的时候,台下的艾伦却叫住了他。穿过了层层人群的包围,响亮地喊道,“利威尔!”

利威尔停住了脚步,投去了困惑的眼神。他并不想在这样的场合跟艾伦进行久别重逢的第一次交谈。


但艾伦的眼神却很执着,眼神里满满是期待。他挤过众人,向利威尔走去,众多红斗篷们紧跟其后。大家看着他们的动作,犹豫片刻也纷纷涌了上来。


 
平民们踏上了皇室的乳白色台阶,簇拥着战争英雄。利威尔本能地在人群中寻找乔治安娜,但没有成功。
 


艾伦在推推搡搡中努力地前行,终于站上高台。又长高了的青年眉目俊秀,笑得灿烂。




那刻与他相望,利威尔胸口一滞。十七个月没有见到……只能在心里触碰的人。但理智回归之后,他仍然不知道这样做的意义何在,难道不觉得和阔别数十月的长官如此见面太过夸张?


 
艾伦靠近了一些,和利威尔面对面站在人群中心,“利威尔!”他的声音比原先低沉一些,却仍是熟悉的质感。红斗篷们紧紧挨着他们。头发短了不少的阿明正对着前任兵长,给了他一份温柔而鼓励的笑意。



短暂沉默之后,风尘仆仆却意气风发的青年艾伦.耶格尔,直视着利威尔的眼睛,认真地讲出一句。


“嫁给我吧。”


 


利威尔瞳孔瞬间放大了,他像被人打了一记,第一反应竟是逃。


 
他们的关系从来没有公开过,甚至在当时告别的时候,也没有对外显露出丝毫。处于对利威尔的尊重,艾伦更是不会提及性别。


所以……这样的对话简直不可理喻。


 
周围层层叠叠的人没有给他任何退路,所以征战多年的前任兵长只能定下神来,深呼吸,“你开什么玩……”话没有说完,艾伦单膝跪了下来。他一怔,便把最后一个字生生吞了回去。满脑子乱头风一样的念头让利威尔不知所措。


“一路从城墙赶来,进城之后也没有任何休息,所以我没有戒指。”艾伦仰着头深深地看向他,“但是这一刻我等了很久,从驻扎在WALL MARIA开始就跟别人一起讨论计划,最后……还是选择了现在这刻。”他解下了自己荣誉爵士的金色勋章,交到了利威尔的掌心里。利威尔没有动作,艾伦便覆上手将他的拳心收紧。


 
金属的质感硬而微凉。上面清晰地镌刻着“艾伦.耶格尔”的名字。利威尔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着急这么难堪过,那个小小的名字灼得他手心发烫。


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艾伦身边的人已经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知道了全部真相?现在身边这一圈红斗篷都清清楚楚他们的关系?


这样丢人的脾气到底是谁教的,他看着跪地的艾伦眼神几乎流露出绝望。十七个月的思念和眷念在这样可怕的人墙窘境中沸腾又止息,又止不住沸腾。这样复杂的无助感把他淹没。谁可以告诉人类最强如何倒退时间,头也不回地跟着别人走掉?


“利威尔,你愿意,让我给你一个姓氏吗?”艾伦看着利威尔难言的神色,没有任何退缩。抓着他握拳的手,一字一句有可见的真心。


利威尔心脏一阵酸涩,分不清喜悦和难过。他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如何,但是挣扎片刻,终于作出了毫无形象的姿势:把另一只手紧紧捂上了自己的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身边的人什么声音都有,利威尔脑子凌乱,分辨不清内容。站了良久,终于艰难地松开手,说出两个字:“艾伦……”轻得几乎被哄闹声淹没。



艾伦笑意更深,“答错了。”一顿,眼神里明亮的温柔在闪烁,“应该是‘我愿意’。”



红斗篷们发出了会心的笑声,混着旁人哄闹的尖叫。利威尔脱力一般,撇开脸不敢面对。人群中一个小小的身影让他略一分心,被挤得快要淹没的小小的乔治安娜,盯着他开心地大笑。

在这发呆的片刻,利威尔突然重心一斜。被艾伦打横抱了起来,动作干净利落,没有任何犹豫的余地。


 




这一幕当天晚上就传遍了王城的各个角落。


“新晋子爵在万众瞩目下向他的Omega求婚了。”


“哦?怎么求的?”


“不知道,闹哄哄的。我听现场的人说,没说两句话,那个Omega就被抱起来带走了。”


“啊,那么轻松,一定是真的情投意合。”


 

坊间传闻都不是真的,但是没有关系。


至少结论是对的。


-------------------------------------------------------番外一.FI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258)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