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领巾后的秘密(ABO,R18,中 ⑤



七.


一早乔治安娜就被负责军工供应的人带走了,佩特拉骑马跟在他们后面,帮助安顿乔治安娜。

三笠看着艾伦,“艾伦的眼神很特别呢。”艾伦一怔,然后笑了笑,“呃,因为是第一次从巨人手里救出活生生的人吧……而且还这么小,好像有很多很多希望。”


三笠的眼神流露出一丝柔和。艾伦不好意思地看向远处,把话题又转回了阿明身上。阿明的头疼和腰背酸疼从淋雨之后就越来越严重,连逞强都做不到,只能在房里休息。

艾伦和三笠担心来担心去,阿明却没有抱怨。


近乎秋日的天气里,大太阳的日子也不闷热,明晃晃的光线把调查兵团的训服映照得比平时鲜艳。艾伦没有在晨训的时间见到兵长,心里一沉。不知道利威尔兵长到底是在意那件事,还是真的不想见到自己。而如果他在意,又该不该高兴呢。艾伦在心里叹了气。左右拉扯之后,他打起了精神:振作起来啊,胡思乱想不如去跑步举哑铃。


艾伦的表情微妙地变化了几次,三笠都看在眼里。在他抬腿跑起来的时候,她跟在了他身后。艾伦跑得比平时快,脑子里空白又复杂。三笠知道他有心事,却猜不清因为阿明还是别人。她正在有些犹豫地胡思乱想,艾伦的声音突然响起,“韩吉找我们。”

不远处的韩吉脸色不同寻常,有些沉闷。

艾伦和三笠一起皱起了眉头。



医疗室里的阿明面色绯红,白皙的脸上五官皱成一团却有一种无法言说的特殊气质。躺在板床上有些无力地蜷缩起来,“艾伦……三笠……”。艾伦的呼吸平白无故地有些急促。


三笠抓住艾伦的小臂,“艾伦?”手臂比平时沉,根本没有用力。韩吉向艾伦投去相当理解的一眼,“要不然你还是出去吧。”艾伦定了定神,摆手示意,没有听从。


三笠微微后退了一步,有些惊讶地打量了一下阿明。绵软无力,泪水涟涟,不像是严重的病,像是……

这股味道……她用最挑剔的感官做了审视。是Omega的味道……

韩吉看她的表情不好,“今天早上开始的。味道不重却止不住。有一些热潮期的症状,但还不算严重。”阿明看向三笠的眼神可怜无助。

“为什么会这样?”三笠不平地问道。

韩吉略显尴尬地说,“我仔细想过了,可能是生病的关系,淋雨之后体质变差,变成了这样。也可能是药的缘故,没有按时吃药,荷尔蒙失常。毕竟,压制了很久嘛。不严重啦……在这里躺几天肯定没事的,还没到……那种程度。”

艾伦艰难地开口说了一句,“淋雨生病到现在应该一个礼拜了吧,抑制剂应该服过两次了。”

韩吉点头,“两次药如果都不好好吃的话,肯定不行的吧。那就不止是现在这个状态了。”


阿明和艾伦对了一个眼神,艾伦抗拒着血液里隐隐的渴望,紧攥着拳头,告诉自己这样的感觉太不堪了。“阿明好好休息。”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不对,但是一时间无法思考。

三笠担忧的眼神在两个人之间来回。









从昨天晚上开始的阵阵特殊不适,让一颗警戒高位的心一直无法平静。它的主人几乎彻夜未眠,陷入了长久不曾出现,却无法与人言说的恐惧----利威尔仍然穿着昨晚洗澡换上的睡衣,坐在床上。

它牙色麻,紫棠色的针线,做工还算精良。他从来不是非考究细致不穿的人,但是这样的衣服显得干净,能让他入睡的时候感受到由内而外的平静。


昨晚把瓶子里剩余的几颗药一并倒了出来,仔细看了一遍,没有什么异常。利威尔从来不弄错抑制剂的服用时间,他并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或许是因为太长时间的规律服药,导致效果削弱。或许是……药真的出了问题。


他吞咽了口水,觉得自己必须做些什么度过焦虑的空白。门锁得紧紧,他怕自己控制不住会走出去。左手已然在床柱上绑紧,理智锁在眉心深处。


不知道过了多久,四肢开始无力起来,心口烧着低低的火。


他想要一些阴暗、疼痛的记忆。在地下街的日子……亲生姐姐,打架输了被揍得满地找牙,抢劫,同伙内耗。但是这些太过久远,而且是他早就释怀告别了的过去。现在闭上眼睛,地下街的日子是一片昏黑和蓝绿,根本凑不成应有的形状,利威尔甚至没有办法给那时的自己一个中肯的评价。

迷迷糊糊一阵酸软之后,心脏的悸动开始了。他抽吸着空气,努力地想找痛苦的事情转移注意力。可是……为什么会这样?根本没有理由。现在是中午了吗?自己没有出现,晨训照常吗?埃尔温在哪里?利威尔咬住了唇。


埃尔温…… 遇到他的时候是雷雨交加的黄昏,利威尔被追得无路可逃,和三个青年打得不可开交。好大的雨,几乎在路面流成了河,所以他没有看清楚那时埃尔温的表情。



破碎的片段在他脑中随机地闪现。他抽了抽鼻子。





“Omega的热潮是可以避免的,有一种东西叫抑制剂。”埃尔温告诉他。

“你姐姐不在了。”

“没有疼死的话,现在就站起来。”


然后呢……格斗训练是他最讨厌的训练,但是渐渐他的对手就不是兵团成员了,只是埃尔温。



那个时候,有时候肋骨很疼,更多时候四肢酸麻,日子压抑又狭窄,却充满了希望。那样的日子不同于地下街,不用一个人自残一样度过热潮期,不用面对面目可憎的地痞无赖。


不愿和人随意结合的热潮期,他曾经在房间里打滚呜咽,把手指捅进自己的身体聊以慰藉,和另一个Omega在凌乱的地板上抱作一团,互相抚摸,交换没有作用的亲吻。扯开衣裤,胡乱地上下其手。他清楚地记得如何在那个Omega口中射出来,却越来越无法抗拒体内的瘙痒刺激,求对方用舌头舔自己的甬道。然后在精疲力尽却仍然欲求不满的绝望中昏厥,又满身狼狈和脏乱地在地下室里醒来。



好恶心……卧室里的利威尔仿佛背上还是那天黄昏的雨水,冰凉冰凉。他喘着气。又是这样的感觉。


为什么,现在又让我经历这个?利威尔感受到自己绑住的左手,布条的触感越来越明显。双腿之间开始有股股热液,浸润了体道。双腿不自觉地想蹭床单,但他拼命地克制住了,几乎痉挛。

利威尔仰着头努力地呼吸,四面的白墙似乎都要向他压来。






从医疗室出来之后,艾伦双手撑膝在外场吹了一会儿风,三笠静静地站在他身边,等着他平息。


在一阵深呼吸之后艾伦开口,“阿明肯定会没事的吧。他……一向可以逢凶化吉。”


三笠“嗯”了一声。“只是不知道原因。”

艾伦点点头。进入了一阵沉默。

三笠平视前方,心事重重。艾伦的眼神则无意识地扫了一眼周围。思索之后,他站直了身体。刚才在医疗室的时候,就一直觉得哪里不对……


阿明这样的人不可能错过服用抑制剂的时间,或者自己拿错了抑制剂。这一次的一直刚刚分发完,他就淋雨感冒了,如果是……

艾伦怔了一怔。“抑制剂本身就有问题。说不定它本身就有问题。”

三笠端详着他的表情,不知道那股紧张从何而来。“是说不定。”

艾伦的紧张却越来越明显,惊吓和迷茫清晰地略过他的眼睛。


“艾伦?……”


艾伦没有回答,想通了什么似的,突然又转身折了回去。


“艾伦!”


“三笠你不要跟着我!不要!”艾伦跑了起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143)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