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领巾后的秘密(ABO,R18,中 ④


六.






晚饭之后艾伦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外场随便转了一转。却真的在拐角灯光处见到了利威尔和乔治安娜。

小小的乔治安娜和利威尔,没有交谈。蓝色的碎花裙子绕着军靴转啊转,在地上摸索些什么。利威尔早早就看到了艾伦,但没有开口。


艾伦走进一些的时候,佩特拉却从另一边现身,和利威尔交换了几句话,低身抱走了乔治安娜。

艾伦一下子失去了继续前进的理由,犹豫地站在了原地。隔着夜色和利威尔对视。


兵长的表情在阴影中并不分明。艾伦慢慢地靠近了一些,没话找话地憋出一句,“兵长好。”
回应是兴致缺缺的“嗯。”

艾伦有些琢磨不透他的心情,不敢靠近也不想走开。

利威尔抬眼看了看艾伦,“我还以为你有话说。”

“我、”艾伦结巴地吐出一个句子,“我只是想来看一看乔治安娜。呃,我还挺喜欢她。”终于走到了兵长的身前。

利威尔淡淡地开口,“麻烦的小鬼。”

艾伦挠了挠后脑,小心地笑了,“可是兵长大人也挺喜欢她的吧。”


利威尔没有回应。艾伦看着他,保持着笑意:兵长大人的赞赏就是“麻烦的小鬼”吧,就像对待我们那么不耐烦、那么粗暴,其实心里一直有着不去言说的善意。对待兵团成员可以打骂,对待乔治安娜却不能,所以只剩下笨拙的温柔。


利威尔从艾伦的笑意里感受到了冒犯,盯了他一眼。艾伦一下子收敛了不少。



一阵沉默之后,“你觉得我很喜欢小孩子吗?”利威尔没头没脑地说出一句。


艾伦被他话里的复杂刺了一下,脑内转了好多圈,却不知道这若有若无的深意在哪里,只能说,“还好吧……”


利威尔的眼神略变了,“因为生理属性所以比较喜欢小孩子吗。”他注视着艾伦军靴的鞋尖。

艾伦的脑中空了一下,五雷轰顶般慌张起来。“哈?”

“依照生理的本能应该很喜欢小孩子才对是吗?”解释了一遍。

艾伦被击中一般,不知道怎么接话。“兵长、我……”

利威尔毫不掩饰地说,“不用装了。那种蹩脚的放瓶子的方法,太粗心了。有没有被动过看一眼就知道。”语气中的平静超出艾伦的意料,但是……这样的对峙还是太超负荷。艾伦试图说些什么。


利威尔却不想继续话题。“你,最好不要想象过剩,也不要说出去。虽然我觉得你根本没有这个胆子。”


艾伦的直觉告诉他:如果不说开的话,这个秘密会变成兵长讨厌自己的理由。“不是这样的……”


利威尔深受冒犯般看了他一眼,“不用再谈这个了。”收回了如恩赐般给予的正面,迈开了步子。

“可是为什么利威尔兵长要来提起呢?”艾伦手心里攥出了汗。

“为了阻止你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丧失对我和对别人正确的判断。”语气决绝利落。


艾伦脑子里一片焦虑的空白和热浪。在他走远之前,快步上前抓住了他的手腕。利威尔飞速地挣脱了桎梏,有力的下段踢直扫艾伦的大腿。艾伦堪堪避过之后,没有躲过另一记。被踹得几乎跪在地上。


利威尔皱起了眉头,“不要做无谓的纠缠。”
艾伦努力地撑起了膝盖,“我只是不想兵长你讨厌我。”

“无聊。”利威尔干脆地否决了他。

艾伦站直了身体,两个人变成了近距离面对面的姿态。“那,什么叫做对你和对别人正确的判断?”


“就是,‘作为一个Alpha,以后除了阿明之外我还要关注另一个Omega’或者‘原来某人是个Omega’之类无端的妄想。”利威尔的声音冰冷。


两句话都刺进了艾伦心里,让他五脏六腑都蜷曲起来。他有些无力地说:“不……其实我……一直觉得兵长你应该是最强的性别。虽然真相出乎意料但是我的敬佩绝对没有因此少,反而更多。”


利威尔完全没有被打动。


艾伦急急地补上:“兵长说过‘能够成为怎样的人,根本不在于性别’,三笠她曾经是个注定享受平凡的幸福的Beta,但是身世变故让她不得不超脱平凡,走向战场。兵长你……并不是最强的Alpha,但是选择了不依赖,最终变成了‘人类最强’。这对于我来说,都是莫大的鼓舞和憧憬!”


利威尔的眉头一下皱紧,“一口一个AlphaBeta。自以为是的小子,不识好歹。”一手肘顶在他的肋骨上,艾伦无意闪避,痛迎一记,然后钝疼地半弯下腰。


“小鬼,这些我只说一遍。”利威尔声音凉凉的。


“你脑子里那些幼稚的东西都没有用。的确,我是Omega,但是我从来没有用Omega的思维衡量过任何东西。选择变强,不是生理缺陷的逼迫。不要把我想成普世的Omega,更不要把我想成激励你们这些自欺欺人的Alpha的补药。”一顿,“三笠和我是不一样的。我倒退十年的人生你根本没有任何概念。所以,不要揣测我,不要分析我。”


艾伦放开了隐隐作痛的胸口,一时难以消化这些话。只能否认最糟糕的部分:“……我、从来没有想过揣测和分析兵长。”


利威尔没有回应,似乎难以相信。


艾伦努力地措辞着,“我……知道兵长是有故事的人,而我,懂的还太少。但是请相信我绝对,绝对不会用好奇心来试探你。”表情因为疼痛而扭曲着,眼中却满是坦然和勇气。


利威尔缓和了表情。灯光在他额前投下碎发的影子。艾伦盯着他的发梢,几乎看出了神。


“回去吧。”利威尔开口,然后侧过身调开了目光。“我没有想到会跟你讨论这些。毕竟……性别这个问题,只要不被冒犯,我已经很久不在意了。”低低的声音。


艾伦不知道哪里来了一种力量,心口似是溢出了冰冷又滚烫的水,“可是……我一直在意。”


利威尔斜了他一眼。


深呼吸的艾伦,清清楚楚感受到了刚才胸口的一记,它有形状,正在他的皮肤上形成深色的、难以褪去的淤青。


艾伦说,“因为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让我觉得自己可悲、愚蠢、没有希望。梦里一直很荒谬,白天也总是出神。像个傻子一样……还做了一些,不太好的事。”那个吻让他有些脸红。




艾伦背光而立,凉薄的夜风撩动着他的心绪。好想说出来,这样的心情。





他慢慢地一字一字,从心口剥离了一个句子。“我非常抱歉,但是……在知道利威尔兵长的秘密之前,我就喜欢上了利威尔兵长。”


利威尔的眼神出现了明显的裂痕。


艾伦露出了有些酸涩的表情,鼓起勇气把这个似乎不可能得到的人圈进了怀里。利威尔感受到他禁锢的手臂,勒得他发痛。他挣扎了数下,艾伦紧紧咬着牙没有松手。


“小鬼,这太荒谬了。”


早就知道是这样的回答。艾伦找不出更多的语言,只能传递给他不安稳的、却异常有力的心跳。




“我不是你想的那种Omega。”利威尔迅速地找回了自己的思绪。






这样的话,艾伦看来文不对题。“我想的不是‘某个Omega’,从来都只是‘利威尔’。但他曾经是个遥不可及的Alpha,根本不可能和我有什么交集。知道了他是个Omega之后突然有了保护守卫的心情,但还是被他当做‘无聊’的垃圾。”少年袒露心迹之后的豁然和他的伤感一并倾泻了出来。“我现在根本配不上他,甚至没有他强,但是我还想很喜欢他。真的很喜欢他。”



利威尔维持着表情,由他抱了一会儿,然后推开了。放开那一瞬间,少年的肩膀瑟缩了一下,眼神却倔强而炽热。



“满脑子这种东西的人类太过弱小。”利威尔武装了语言,找到了整场闹剧的总结陈词。




而那片刻,艾伦乱哄哄的脑子里什么都有,他本来也并不常说这样的话,但是看着表情与平常无二的利威尔,他一瞬间从满满的勇气里揪出一个句子。





“兵长觉得依靠自己是一种强大。而我会证明给你看,想爱一个人的心,也让人变强。”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234)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