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领巾后的秘密(ABO,R18,中 ②

第②部分包括三四两章ww已更新



三.



在淋雨训练之后的几天,阿明的身体状态都有一点异样。三笠是第一个发现的,“阿明你病了。”

忍了数日的阿明无奈地承认了,“看起来……是真的病了呢。”他的身体本来就没有那么健实,不要给兵团添麻烦才好。

艾伦抓着面包问他,“感冒吧?很快就好了。”

阿明纯漾清秀的眼睛含着迟疑的笑意,“……嗯。”坚持参加出墙的任务。




结束了一天的巡视之后,艾伦试图找韩吉帮忙,给阿明找一点药。但是一回本部似乎韩吉就不见踪影了,“是又回实验室了吗?”


三笠回答:“没有。韩吉,佩特拉都跟着长官们出去了,据说是因为一个酒席。”

艾伦咀嚼了一下她的措辞:“长官们。”

三笠淡淡地点头,“埃尔温团长和那个矮子。”

艾伦听到“矮子”,抖了一下。









驱马行进的路上,虽然只有四个人不成阵仗,还是有很多人站在路边投来虔诚的敬畏的目光。


埃尔温在最前面,韩吉和佩特拉则并排跟在利威尔身后。利威尔目不斜视地板着脸。

韩吉在他背后大大咧咧地叫喊,“利威尔,你笑一个嘛!”

利威尔侧目白了她一眼,“找死吗。”

韩吉毫不收敛,“因为你的英勇事迹已经上报了啊,从王城到边境现在应该都知道了吧。”



利威尔背挺得笔直,懒得再理她。 是啊,拔刀威胁监督总协之后,各种社会协会就向调查兵团伸出了橄榄枝,今晚就要去参加这样无聊的宴会。一群自以为是的人慷慨激昂地演讲如何支持Omega权益,蠢。他向左上角斜了一眼,隐晦地翻了个白眼。 而且,以后肯定还会越来越多。





“说起来,利威尔你应该很会喝酒吧。”韩吉不知好歹地又凑上来。


利威尔看也不看她,“并不。一般。”在地下街的时候迫不得已喝过一点,酒味本身可算香醇,但是从别人身上传来的话简直……不可饶恕。
















任务之后阿明越来越觉得难受,晚饭吃到一半就回房休息了。

而艾伦晚饭至休息的时间都有一点魂不守舍。三笠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不知怎么开口点破。两个人在大家嬉闹聊天的空气里沉默着。


过了很久,三笠开口:“艾伦要出去走走吗?”她的眸子平静如水。


“哎?”艾伦猛地抬起头来。“……不用了。”


“兵长要很晚才能回来吧。”三笠一句话划开了艾伦的粉饰太平。


艾伦有些脸红地看向别处,“我知道……那,我,一个人出去走走就好”。有些抱歉地半跑着推门而出。

夜色里的训练场只有几盏暖黄的灯。艾伦坐在石阶上,开始回忆白天遭遇巨人的情景。只遇到了三个,两个都是三笠砍杀的,另一个则是兵长。都是平淡无奇的品种。本来艾伦也想出手,但是远远跟不上兵长的速度。


“一只也没解决就回去的话,简直要哭出来啊。”他启动立体机动装置之前低低地开口。

风一般迅速地移动,干净利落地砍下15米级的后颈肉。艾伦在脑海里不停地回放那个场景,在空中移动的样子,转身的样子,最后漂亮地挥起了刀。向兵长学习,总有一天可以像兵长那样强大,甚至更强。


正在艾伦脑内循环的时候,阴暗的角落里突然传出奇异的声音。他警觉地站了起来。


那是呜咽混着痛苦的呕吐的声音。艾伦看到了他,一手撑在盥洗池上,一手握住了水龙头。这是白天训练时才会有人去的地方,现在怎么还会有人呢。


瘦削的背脊拱起,一边不耐地喘气抽噎,一边不停地往外吐。那个身影是……艾伦瞳孔放大,“兵长!”他快步过去,扶住了利威尔。

利威尔从一阵凌乱中抬起头来,晕晕乎乎地琢磨了好久,然后看到了艾伦紧张又关心的脸。他脑中转过无数念头,最终却只无力地说出了一个指令,“闭嘴。”

艾伦看着他难受又死要面子的样子,只能顺从地点点头。然后打开水龙头,小心地掬了一捧水,擦干净了利威尔的嘴角。这么爱干净的人,现在应该难受得不得了吧。


利威尔难道地顺从配合他的动作,然后自己冲湿了手掌,捂在了脸颊上。艾伦在昏暗的光线下都能看到他闷得通红的脸,于是解开了他衬衫的前两颗扣子透气。


一路忍着恶心骑马奔逃的疲惫翻涌而上,混着酒劲简直让人要晕过去。利威尔神志不清地又跟自己挣扎了一会儿,终于脱了力。无助中他感受到在旁支持自己的力量,少年的臂膀环过他的背腰,温暖有力。他伸手不顾形象地拽住了艾伦。

艾伦马上挺起了身体,让他更舒服地靠在自己身上。有些蜷缩的小个子男人此刻看起来有些脆弱,黑色的发丝纠缠在艾伦的胸口,微痒的感觉让艾伦需要深呼吸来平复自己的心情。“我送你回去休息吧,兵长大人。”他紧张地开口。


利威尔没有回答,只发出了微弱的喘息。艾伦低头一看,他的细目闭得紧紧,眉心揪成一团。不会……要睡着了吧?

艾伦平稳地支撑着他的重量,发现利威尔真的没有睁开眼交谈的欲望。思忖片刻,他小心翼翼地调整了搀扶的姿态,让利威尔揪着他衣服的双手从后面环过自己的脖颈,然后一蹲身,抓住兵长的双腿,把他背了起来。


利威尔头靠着艾伦的左肩,进入了昏睡。艾伦可以感受到那里有呼吸的气息。呼吸的节奏不稳,显示着本人的糟糕状态。但是那股温热的感觉----来自兵长,这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像是烟灰落下,在皮肤上微微发烫,然后开始在四肢百骸中暗暗燃烧,蔓延到了骨髓里。


绕过了其他人可能出现的地方,艾伦稳稳地背负着不省人事的“人类最强”,到了一个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可以进去的地方----兵长的房间。



 

 

 

 

 

四.

 

 

 

 

门并没有关,艾伦按下门把手的时候发出轻微的“咔嚓”声音。周围好像变得特别安静。

 

开灯,轻手轻脚地把兵长安置在床上之后,艾伦伸手脱下利威尔的军靴和紧锢肌肉的皮带,在衬衣和裤子面前畏缩地止住了手。虽然就这样睡着的话,兵长醒来一定会大发雷霆,但是贸然帮他换了衣服,会怎么死都不知道吧。

 

素蓝色的寝具,简单地摆着两个柜子,每个地方都整整齐齐一丝不苟,地板一尘不染。床头没有阅读灯,只放了三个木相框,里面是兵长和属下的合影,很多面孔艾伦很熟悉,更多的他完全陌生。覆在相框上的玻璃也干净地泛着柔光。

 

安静地侧躺在床上的利威尔依旧拧紧了眉头,但是没有一丝戾气。安静得像个闹别扭的孩子。兵长的房间并不比普通成员的大,除了有私人浴室之外,比艾伦想象得简朴很多。

 

利威尔不知梦到了什么,突然小声地嗤笑一声,又恢复了安静。艾伦无奈地笑了笑,转身走进了浴室。

 

左手边挂着五块毛巾,严谨地按照大小和长度依次摆开。艾伦左看右看,凭直觉挑了第二块,默念着千万不要明天被告知“第一第二块是擦地的啊!第三块开始才是人用的!猪猡!”然后被活削后颈肉。

 

 

怀着这样忐忑的心情,出去给兵长擦了脸和手,又默默地把毛巾搓干净。这样满身酒味的兵长也依然可爱……沉浸在为兵长服务的快乐中的艾伦无意往角落一瞥。一个蓝色的四方瓶子让他怔住了。……这个瓶子,真的很眼熟。

 

 

伸手抓过来仔细一看,没有标签没有剂量提示,没有任何文字,里面是白色的胶囊,糖衣上一条细细的红线。

 

 

艾伦拿着这个轻巧的瓶子端详再三。这根红线他很熟悉,每个月他都会领到这样带着细细的红线的白色胶囊,而且就装在……这样类似的瓶子里。艾伦拿到的一直是绛红色的瓶子。但是蓝色的,他也见过。

 

 

……跟阿明的一模一样。

 

 

 

艾伦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心里已经攥着一把汗。兵团里,除了Omega自己,基本没人见过O型抑制剂的样子,但是阿明曾经给艾伦看过自己那份。绝对……错不了。

 

 

 

抑制剂的分配,一直是ABO混居的地方必须定时完成的工作。Alpha和Omega一般需要每周两次服药,一些过敏的Omega会进入医院使用外用药物,但这样的Omega无法掩饰身份,不能混迹在兵团当中。

 

而这项需要低调又负责地完成的工作,被兵长交给了阿明。他必须在药剂室领到数量正确的各种制剂,定时定量地交到正确的人手上。艾伦曾经非常认真地问过阿明:“这么说,其实每个人的性别你都知道咯?”

 

阿明睁大了眼睛拼命摇头。

 

“不知道?”艾伦怔怔地看着他。

 

阿明点了一下头,又开始摇头。无辜害怕的眼神完全让人不忍追问。

 

艾伦笑嘻嘻地扯开话题:“一定是因为你太聪明了啦,这种活都交给你……”

 

三笠淡淡地瞥了一眼他们:“说不定是因为阿明是这里唯一的Omega,不会对任何人造成威胁。”

 

 

 

 

 

这个场景现在回想起来,艾伦有一种醍醐灌顶的透彻。兵长交给阿明负责这件事,不只是因为阿明是个绝对不会伤害别人的Omega,而且……他需要一个完全信得过的人来保护自己的秘密。

 

 

兵长大人……

 

 

他是个Omega。

 

 

 

 

 

一阵乱头风狂啸着略过艾伦的脑海。他站在原地僵了不知多久。各种各样的画面杂乱地出现,不止是兵长,还有阿明,有三笠,甚至曾经给自己科普性别的父亲。艾伦半张着嘴,却找不出词汇形容自己的心情。最终艰难地放下了抑制剂的瓶子,并且把它塞到了瓶瓶罐罐的最深处。

 

 

艾伦从浴室走出来之后依然无法平复自己的心情。躺在床上的男人并不知道自己最深的秘密已经被人揭开。那个他寄予了骄傲和自尊的秘密,只有团长和极少数人知道的秘密,现在被一颗年轻、热情、对自己充满了向往的热切的心,牢牢地记住了。

 

 

 

 

艾伦走了过去,面对利威尔,跪坐在床。淡淡的蜂蜜酒味道随着利威尔的鼻息,传递给了艾伦。少年青涩未脱的脸满满是迷茫和不知该不该承认的欣喜。

 

 

“兵长……我们都被你骗了。”艾伦单手按住了他的后脑,落下一个渴求已久的吻。无法言说的欲念和向往,一直都被表象蒙蔽,没有结果。暖热的唇紧紧压住对方,没有章法地舔舐着上下唇瓣,攻入牙口之后柔软的舌。醉梦并不安稳的男人感受到了压迫的力道,试图扭动了一下脖颈,又被艾伦伸手掰回,各个角度加深着这个动情的吻。无力反抗的Omega只能在缝隙里寻找着氧气。许久才放开他。

 

 

一阵探索之后,艾伦在他的颈边闻到了淡淡的气味,隐晦得无以复加,遮挡在领巾之下,被Beta

的气味掩盖、被Alpha的气场掩盖的,一股属于Omega的味道。

 

 

 

艾伦深深地呼吸,才克制住自己征服这个毫无防备的Omega的欲望。站了起来,又把自己狠狠地摔在了墙角坐下。他不想离开,不想把这样一个Omega独自扔在房里。他只能保持这个不能亵渎的距离,以尊重的Alpha的姿态,保护他。

 

 

即便心里一千遍告诉自己没人敢擅自进来、这个人不需要保护,他也无法抑制自己的心情。这是融入血液的基因的强大。一个Alpha,无论如何也想守护着Omega,自己心爱的Omega。

 

 

在这样的情绪面前,艾伦突然觉得自己非常强大,强大到无人可挡,充满了力量。幸福感紧紧揪住他的五脏六腑,全世界的喜悦都抓住了他。

 

 

而全世界又是那么小,小得只剩这一个房间。

 

 

 

 

 

 

 

 

第二天醒来之后,他坐在兵长房间门口。睁眼那刻,恰巧团长路过。

 

埃尔温有些怀疑地看着他,“艾伦你怎么在这里?不吃早饭吗?”

 

艾伦睡眼惺忪不明所以地看着他,找不出合理的回答。

 

埃尔温似乎一下子猜到了情况,“昨天是你把利威尔兵长接回来的?”

 

艾伦犹豫了一下,想回答“不是”。身后的门却突然开了,利威尔梳妆整齐,看起来和平时别无二致,“是他。”

 

艾伦结结巴巴地喊出,“兵、兵长……你醒了?”

 

利威尔没有低头,“嗯。”然后并没有任何道谢的意思,径直跟埃尔温团长并排一齐走。

 

艾伦还没有从昨夜的心情当中恢复,胡乱地喊了又一声,“兵长大人!”

 

利威尔停住脚步,回头垂目看着艾伦。“……有什么话要说吗?”

 


年轻的Alpha别无他法,只能摇头。然后目送他们走远。 兵长大人,你现在还不知道,那就由我来保护这个秘密吧。只不过……今天的兵长大人,以后的兵长大人,在我的眼里,都不会跟从前一样了。




中场休息-------------------------

《一句话结束这个故事》

艾伦还没有从昨夜的心情当中恢复,胡乱地喊了又一声,“兵长大人!”

利威尔停住脚步,回头垂目看着艾伦。“……有什么话要说吗?”

艾伦:“兵长大人!请为我生个孩子吧!”


艾伦死亡FLAG。全剧终。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276)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