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酡颜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这里堆的都是两年前的文了……
欧美CP和国产在子博客

【艾利】领巾后的秘密(ABO,R18,中 ①

简介

 

 

 

一切,在艾伦走进兵长私人浴室之后都改变了。

 

 

 

 

 

 

 

一.

 

 

 

实际上,在军队里尤其是调查兵团里,性别属性是每个人都讳莫如深的话题。

 

 

理论上Alpha更适合于战斗,Beta也相当出色,而Omega并不会出没于军营----作为珍惜而诱人的物种,穿梭在军营本身就是一种风险,更何况是出城墙战斗。

 

但是凡事总有例外,尤其是在这样生死存亡的战争时期,Omega权益运动势头一日高过一日,正在拼命争取单方意愿堕胎权利和平等工作参战的权利。谁也不能保证,在这个每个人严格按照规定使用气味抑制剂,把自己包裹在Beta频繁气息中的兵团里,是不是存在货真价实、尚未结合、未被标记的Omega。他们单独洗澡,小心翼翼地伪装成平凡幸福的Beta;服用药剂,压制发情期,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要随便与人结合,告诫自己为了自由战斗,而不是掉以轻心地在双腿之间潮成一片等人捅进来。这个事实让众数军营中的Alpha倍感焦躁,又期待不已。

 

初露性征,仍在懵懂的艾伦也不例外。

 

艾伦是个气味稚嫩却强烈的Alpha。他一直坚守着阿明是Omega,三笠是Beta的秘密。当他散发出Alpha气味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必须保护他们。不论战力和资质,Alpha有着占有和保护的天性,在没有伴侣之前,艾伦愿意将这种保护作为亲情般的赐予。但Alpha的天性让他始终渴望着真正的结合。

 

 

 

 

因为初露体征,使用抑制剂之后Beta气息中不可避免地有若隐若现的Alpha味道。艾伦一直不甚在意,毕竟自己的性别是最强大的男Alpha。注意到这气味的人,有些是Alpha,会面露艳羡和不屑,有些则是Beta甚至可能是Omega,会投来躲闪、试探、怯弱又渴求的目光。但他没有丝毫热情。艾伦希望自己做一个可以负责的Alpha,随意的结合会害了柔弱精致的Omega,失去了标记自己的Alpha,Omega很难独自养育孩子甚至生存下去,所以结合是需要真挚的感情的。艾伦每次想到这里,总是会联想到自己难以启齿的欲念。

 

……越来越食髓知味,已经让人无法自拔。

 

 

 

 

 

 

 

 

入夜。

 

独立的房间。

 

 

 

“想要吗?”艾伦欺身压在全身赤裸的利威尔身上,深深地吮吸着对方的乳尖,热烫的舌头不时扫过顶端的殷红,灵巧的手指不停地逗弄着另一枚乳首。三十多的男人皮肤却好得惊人,不寻常的柔嫩让艾伦的用劲越来越大,一手揪动着乳头,同时把另一只啃舔得湿漉漉。

 

利威尔羞耻地闭着眼睛,“闭嘴……啊……”。白皙的身体陷在深色的床里,因为情欲而不复有力,倍显脆弱。绑在床头的双手不停地晃动,做着无用的挣扎。艾伦只是衣衫半褪,裤裆里肿胀的欲望撑得老高,他并不急着脱,只是这么顶在利威尔暴露的穴口,布料隐晦地传递着热切。艾伦时不时假意顶撞几下,一下一下相当有力却不真的进入,利威尔只能毫无招架之力地张开双腿,被顶得浑身瘫软。

 

利威尔大腿之间一片潮湿,散发着热潮期中的Omega最为诱人的香味,他的眼神已然涣散,眼神里充满了渴求,近乎叹息地,“艾伦……”

 

艾伦忍着就这样拉开裤链狠狠冲进去的欲望,用三根手指探进了他的小穴。Omega的体质天生便适合承欲,即便是第一次也不会太过痛苦。利威尔伴随他手指的搅动扭动着身体,竭力克制痛苦的嘤咛,分泌出越来越多又热又滑的液体。艾伦的手指渐渐搅出了轻微的水声,气氛更热了。他突然刮了一下甬道的嫩壁,利威尔终于咬破了嘴角,叫了出来,然后无地自容一般无力地踹了一脚艾伦,试图把他从双腿间赶出。

 

 

艾伦不可能任他得逞,一把抓住他的脚踝,狠狠地分开他的大腿。跪坐在他双腿之间,开始脱自己剩下的衣服。利威尔无法控制自己投去热切的目光,看艾伦裸露出上半身,然后开始解皮带扣子,最后,露出硬得不能再硬的欲望。他觉得自己还没被操就已经发出了呻吟。弄湿了一片床单。

 

 

艾伦欺身攫取了利威尔薄薄的唇瓣,同时顶进了他的身体。满足的呻吟被艾伦吞进了唇齿之间。终于进来了,利威尔的眼眶被生理泪水浸湿了。粗长滚烫的欲望打桩一样深深地捅进利威尔体内,他被顶得一下一下晃动。艾伦伸手抬起他的腿,紧紧圈上自己的腰身,然后更有力地侵犯着身下的男人。这个他一直想压在身下的男人。

 

 

啪啪的水声充斥着房间,伴随着艾伦粗重的呼吸和利威尔难以自持的呻吟。

 

在巨大的刺激下利威尔不一会儿了就射了。艾伦解开了束缚的绳子,但仍在他体内坚挺。丝毫不给他沉浸高潮的时间,将利威尔翻过身,又从背后进入了他。一刻不停地操干之下,利威尔被快感刺激得厉害,发出破碎的叫声。这让艾伦深受鼓舞,紧紧地环住他的腰,身下的粗长探入更深的地方。“是这里吗?”他滚烫的前端向前一顶,利威尔一阵轻颤。艾伦便狠狠地捅向那一点,加快了抽动的速度。

 

利威尔已然无法抑制自己的叫声,随着艾伦动作的激烈,快感爆发于四肢百骸,他甚至无意识地曲起了脚趾。

 

艾伦感受到了Omega的美妙,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前端所对准的,小巧柔软又热情的宫颈口。他身下的Omega,是一个难以琢磨和接近的Omega,但现在已然为他沉沦。他征服了这个美丽高傲的生物。只要他想,这个Omega便可以为他生一个孩子,这辈子都依赖着他。这样强大的满足感让他在高潮之时几乎眼前一片空白。他浓浓地爱液深深地射入了利威尔体内,彻彻底底地填满了利威尔。

 

 

 

然后,艾伦在利威尔额上落下轻轻一吻。

 

 

 

 

 

 

 

 

这天醒来的时候,艾伦也感受到了下身的黏腻。

 

 

真是……越来越受不了自己了,他把脸埋在了被单里。怎么能梦得这么真。越发强烈的感情导致他训练的心不在焉。

 

 

休息期间三笠关切地问及,“艾伦最近有心事吗?”

 

 

艾伦看着不远处表情不屑,相当不耐烦地试图摆脱韩吉的兵长,心虚地摇了摇头。

 

 

 

兵长大人是推行军队集体掩盖气味条例的始祖。不管怎么看都是个强大的Alpha。而且褪去中规中矩的Beta气息之后,一定是最迷人的Alpha之一。

 

艾伦酸胀又希冀向往的心情简直复杂到了极点。



 

二.

 

 

 

 

没有出勤任务的日子只能进行常规训练,即便下着倾盆大雨。

 

 

浑身湿透的艾伦吊在立体装置训练架上,丝毫不敢放松。根据指令进行高强度的连环动作。团长巡视之后就没有再出现。兵长却丝毫没有被大雨影响兴致,遥遥地坐在高架椅子上。视线与训练架平齐,架着腿。审视的目光从左扫到右,从右看向左。目之所及就是一阵紧张。

 

 

艾伦注意到兵长在阿明身上停顿了几秒。阿明勉强地迎上他的视线,紧张地晃了两晃。兵长表情都没有变,兴致缺缺地放过了他。大雨浸湿了全套的常服,利威尔还是毫不在意的样子,只是偶尔拨开额前挡眼的黑发,交换左右腿的坐姿。直到午休时间,他才施施然从椅子上跳下来。轻巧自如的动作让艾伦想到猫。

 

 

 

全身湿透衣裤紧贴的兵长……

 

 

如果今天晚上又做梦的话一定又是奇怪的东西。他自暴自弃地抽了一下鼻子。

 

 

 

 

 

 

利威尔抹开脸上冰凉的雨水,快步准备回房换上干净的衣服。却在转角处偶遇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利威尔。”埃尔温低声叫住了他。

 

利威尔扬起眉毛不耐地看去,“你最好有天大的急事。”

 

 

“今天是监督总协每月视察的日子。”埃尔温递上了一份报文,时期是两天前。“这次可能会有不同,你最好先看一看这个。”

 

 

利威尔迟疑地接过,夹在两指中间并不急着阅读。埃尔温有口难开却仍存希冀的神情让他有些犹豫。

 


在埃尔温转身之后,他低头扫了一眼标题:即日起军队正式推行‘去第三性化’。

 

 

 

 

 

饭后总是一个娱乐八卦的好时候,虽然消息总是有好有坏。

 

 

“听说了吗,几天之前宪兵团出事了?”让的声音横贯了午休的厅室。身边的人杂乱地围上去,开始询问始末。

 

艾伦起先并不在意,正在擦溅满泥浆的靴子,直到三笠从沉默当中抬起头来,“要驱逐军队里的第三性。”

 

“啊?”艾伦停下动作呆呆地看着她。

 

三笠澄静无波的眼神带着冷酷,“我一直在听让说的话。宪兵团里有一个Omega和长官结合,已经怀孕了,让宪兵团颜面尽失。所以又开始闹‘去第三性’了。”

 

身边的阿明闻言,突然惊恐地睁大了蔚蓝色的眼睛,嘴巴张合了几下,却没有吐出一个词。

 

艾伦忙揽住他的肩,“不会的,不会的。”

 

三笠又听了一会儿,撇开了头,“会不会一会儿就知道了。今天……是监督总协例行检查的日子。”

 

 

 

 

监督总协一直是名义上协调ABO关系的组织,对社会人士来说影响甚微,社会人士更尊重Omega权益组织或是伴侣权益组织。但是作为公职的调查兵团,仍然是他们的管辖范围。

 

“调查兵团外场集合!”埃尔温有力的声音传来。突兀地划破了午休时间。

 

大家面面相觑了片刻,便飞快地奔去外场,列成方队。利威尔兵长已经站在了场中央,而且全身戎装,戴着立体机动装置。

 

大雨已成细雨,阴冷绵绵。刚刚略干的衣服又浸入了凉薄的寒意。

 

正对着调查兵团的便是五个撑着伞的男子,想也知道,是那帮监协的窝囊废。他们身后站着驻扎兵团的若干人。带头的是个中等身材的棕发男子,带着假笑,向团长和兵长致意,“埃尔温团长,利威尔兵长,又见面了。”

 

埃尔温微微颔首,没有回应。

 

“真不想跟你见面。垃圾。”利威尔冷淡地睇了一眼。

 

 

对方表情一僵,却又更灿烂地笑开了。“不不不,我们也只是遵照上面的命令,打个杂而已。所有有关人员都必须现场带走。当然、当然,当事人留在军营里的物品还是可以事后自行处理的。”

 

团员们开始发出窸窣声响。狐疑的目光打量来打量去,猜测今天中午刚刚传来的消息可能成真。艾伦和三笠都一言不发,向阿明投去鼓励和信任的眼神。阿明咬着下唇,紧紧地盯着兵长的背影。

 

利威尔嗤笑一声,“别做梦了。趁早滚吧。不要浪费你们寻欢作乐的时间。”

 

“这话可不是这么说……”男人试图解释。

 

“闭嘴。”利威尔利落地打断了他。

 

对方转而看向埃尔温,“这就是调查兵团配合的态度吗?

 

团长直视前方目光坚毅,“我不会驱逐兵团里的任何一个人。即便是Omega。”闻言利威尔挑着眉毛扫了他一眼。

 

棕发男子挫败又好笑地耸了耸肩,“这真是太遗憾了……”

 

利威尔几步上前,利落地一个侧踢把他整个人扫翻在地,然后军靴踩在了他的肋骨上。声音阴沉,“我说过了,‘闭嘴’。”看似随意地向下一用力,那男人却疼得两腿抽搐起来。

 

其余的监协成员惊慌又愤怒地示意驻扎兵团成员上前。背负守之玫瑰的年轻人们迟疑片刻,上前几步之后便不敢再动。利威尔却突然放开了他,脚尖一踢,那男人在雨中泥泞的地上滚了两圈。

 

监协中一个略年轻一点的人有些紧张地开口,“利威尔兵长,请、请住手。军队去第三性化现在是大势所趋,而且已经不是志愿,两天之前已经变、变成义务了啊!Omega现在越来越变得稀有,应该去安全的地方结婚生子,为人类做贡献!这次宪兵团的事故已然很能说明问题,Omega天生就应该受到更好的保护,远离不该有的诱惑,得到光明正大的伴侣。没人愿意和Omega并肩作战啊……”

 

利威尔只说了一句,“你也闭嘴。”那人似从目光中感受到了疼痛般后缩了一下。顿时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队列中的兵团成员至此当然已然清楚了事件的形势。

 

 

就在这时,看起来瘦小却有惊人力量的调查兵团兵长,双手拔出了砍杀巨人的长刀。金属出鞘的声音响起时似乎空气中都有棱棱刀锋。

 

利威尔一步一步向前,目光冰冷地把监协和驻地兵团逼退回原来的位置。

 

“你觉得说这些话就可以打动我和我的手下吗,垃圾。在把Omega定义为‘宪兵之耻’之后,再花言巧语粉饰去第三性的目的,愚蠢得像一群三米级。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用这种原因带走我的属下。”一字一句坚定至极。

 

“安全的地方是什么。巨人今年闯不进,大概五年之后会闯进的地方?Omega就该去‘安全’的地方?大家一起被吃掉,并勇敢地争取被囫囵吞吗?Omega天生并不强势需要依靠,所以Omega就该被驱逐出军队结婚生子?那人类天生就比巨人弱小,人类就不应该战斗了是吗!”

 

兵长的声音并不响,他的语调翻来覆去也就是那么个样子。平时说话不耐和犀利粗暴包裹在一起,音色低润还带着不易察觉的慵懒。今天看似没有太大的区别,却真真实实地让人感觉到了不一样。

 

“至于有没有人愿意跟Omega并肩作战,还轮不到你这样的蝼蚁做任何评论。”

 

艾伦突然之间第一个站了出来,“我愿意!”握拳重重地击中自己的左胸。大家楞了一愣,也纷纷响应起来,“我愿意!”“我愿意!”“愿意!”响成一片。

 

利威尔侧过脸看了一眼艾伦,深黝的黑眸带着一丝动容。随即又转过头。

 

“我的属下,Omega和AlphaBeta一样优秀。能够成为怎样的人,根本不在于性别、年纪、身份,在于选择。只要我还在,你们驻地兵团也好、宪兵团也好,总司令也可以,谁都可以,一个人也休想带走。”

 

 

一个字一个字伴着雨声敲在了地上。

 

 

 

这件事便以此不了了之,监协带着“不可理喻”却“不能招架”的复杂情绪离开。埃尔温是唯一目送他们走的人,立得笔直。

 

下午的训练,兵长不见踪影。但人人都在讨论这件事。甚至很多人有这样的言论,“这样看还是做Omega更有趣,得到成就之后显得特别了不起。”

 

阿明一直沉浸在悄悄的小小的,劫后余生的喜悦之中,三笠则如平常一般和他谈笑。

 

艾伦的脑海里一直都是那个如剑一般锐利的背影。瘦削却有力,矮小却强大,粗暴苛刻却内心隐藏着无限的包容与温柔的人。

 

 

“能够成为怎样的人,根本不在于性别、年纪、身份,在于选择。”

 

 

如果不是真的强大,怎么可以对世上最柔弱的一类人抱以如此的信任而不是廉价的怜悯呢。

 

憧憬、敬爱、试图接近的欲望、想要了解他的渴望,混杂着一种强烈的感情。那样强大的兵长,“人类最强”,看起来不需要依靠,一直是别人心中的希望,但他对弱者需要的信任和关爱却那么了解。那样了解的人……一定、不会、不需要爱啊。

 

艾伦突然有一些明白他对兵长为什么越来越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曾经,对于兵长的强大只是崇拜。现在,越来越了解完整的兵长,让他对于兵长的强大----这样独特又倔强的强大----有了一种怜惜。

 

 

 

上一篇
评论(9)
热度(492)
©水酡颜 | Powered by LOFTER